《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四章: 愛沒對錯,只有真假?

《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四章: 愛沒對錯,只有真假?

翌日,回到公司,苗加樂的知心好友,載星廣,亦是他的好夥伴,也一早回公司辦工。
載星廣看見苗加樂,眼旁有黑眼圈,像睡不夠的樣子,可是見他卻沒有一點倦意,還面帶微笑,「很風騷」地與其他同事打招呼說:「早晨!」

苗加樂今早的面容,比拾到黃金更高興,與他平時返工,頗為木獨的模樣,大相徑庭。

載星廣甚為奇怪,待苗加樂入了他的辦公室房間後,隨後也跟了進去。

「怎麼,眼有黑眼圈,睡不好?放了三天長假期,便如此開心地回來辦工,返回北越找亞嫂風流快活回來?」載星廣打趣地問。

「你看出我很開心嗎?」

「是。」

「但與我太太無關,我很久也沒有返北越找她了。」

「不是亞嫂,莫非你......你昨晚佳人有約?」

載星廣不待苗加樂回答,已急不及待,像很明白他想做什麼,搶著繼續說:「讓我猜猜,是不是『美而樂』洋行那個叫韋秀竹的迷人女人?我早早已留意你,每次上人家的公司,總借故找她問這問那,你對她是有特別的『關注』啊!」
載星廣為人聰明,多嘴,是愛說話和道理多多的人。

「老朋友就是老朋友,瞞不過你, 我昨晚與她吃晚飯,還傾談了一晚。」

「啊,你壞了!你約人出來吃飯,九成九你是喜歡了韋秀竹。唏,不可忘了,你在北越有妻兒,你有沒有告訴她?」

「當然沒有,我才沒那麼笨!我們只是初次約會。是了,我也正為此事煩惱,你認為有什麼解救之法?」

「有什麼解救辦法?你還是安分守己,忘記她,好好作回你老婆朱美姿的好丈夫吧!」

「我也想,但我實在控制不了我自己的感情,我忘不了她,何況昨晚我們有又好又投契的相處,我實在覺得,我已找到真愛,與她十分有緣,人生難得找到我所愛的人,我豈能白白放棄?但是朱美姿和我兩個孩子怎樣安置?以我了解,韋秀竹這女強人的性格,若知我有妻兒,一定不會與我來往下去。」

「做男人豈能三心兩意,見一個愛一個?將來你若遇上另一個令你一樣神魂顛倒的女人,你又去追求她,要娶她嗎?不要再發夢,以為男人三妻四妾是平常,享齊人之福,那是古老中國人的想法,現在已不合事宜。
苗加樂,你醒一醒,這裡是越南。唉!我也是男人!我亦有同感:最好娶盡所有我們愛的女人為妻,甚至全娶回來後,她們不會吵,互相包容,非常之開心地共處一屋,過一夫多妻的神仙般美滿幸福的生活。可惜,這純男人的想法,成嗎?苗加樂,你不要發春秋大夢,真的,一夫多妻?那只是男人的神話,現實生活可能嗎?」

「我知!但是你要知道,我是奉父親之命成婚,我對朱美姿根本沒有愛,有的只是淡而無味的感情,我對她,只有出於責任的照顧,但我對韋秀竹是有愛慕,有分有待爆發的激情。我常聽說:愛是沒有對錯,只有真假。是的,只要我真心愛她,豈不就可以了嗎?上天既然給我機會認識她,上天不也應給一條路我們行嗎?」苗加樂自辯地說。

載星廣見苗加樂如此自辯,便說:「愛沒有對錯,只有真假?我頗不同意。」

載星廣雖不是什麼道德重整的保守份子,但他也有他自己的看法,他對男女之間的感情,採取非常謹慎的態度,並不是隨便的人,他有他自己的一套想法和原則。所以,他到如今與苗加樂雖同是卅歲,但他沒有結婚,他常說:
我沒有理由因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樹林;除非我找到一棵我喜愛和珍惜的樹,還要我覺得有了它就足夠。

所以載星廣用平靜,略帶一點嚴肅的口吻說:
「愛真的是沒有對錯,只有真假?我同意,愛是有真假,假情假意的愛故然是錯,真心真意去愛也不一定沒錯。加樂,你想想,假如韋秀竹是有夫之婦,你還可以一相情願真心真意地去愛她,還能對自己說:愛沒有對錯,只有真假嗎?那是自欺欺人的想法,無論你用情多麼的專心,愛得如何沒保留,若你明知對方是有婦之夫,你仍拼死去愛人,這個開始,無論你如何真心,如何敢愛,都是錯的!
愛不是無敵到沒有對錯,愛是有規範有底線。我們只能按著基本遊戲規則去玩,真愛才是無敵。讓我們繼續剛才的假設,你不能只想自己有真愛便可橫行無忌,你有否想到你所愛的有夫之婦,她的丈夫會有何感受?就算她丈夫不愛她,你又是如何真愛他太太,你仍是做了破壞人家庭的第三者,那不就是錯了嗎?其實這『愛沒對錯,只有真假』,是相當自我中心的想法,凡自我中心的,說到底都不會是真愛。

你我雖不是基督教信徒,但我和你從小同樣在教會學校讀過書,你還記得聖經曾如此為『愛』下個定義嗎?因為我非常之認同,故此我放在心中,記到現在還記得,我背給你聽:
『愛是恆久忍耐, 又有恩慈,
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
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愛是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聖經哥林多前書 十三章一至五節)

你豈能單為自己的益處,做了背叛你太太的害羞之事呢?你講的所謂真愛,只適用於未結婚的人,他們確是可以全心全意愛世間上任何一個未婚的女人,只可惜,你已結婚啊!所以人若沒有基本道德規範,所謂真愛亦可以變成屬自私、情慾的愛。」

苗加樂對載星廣的滔滔雄辯,對他的直言,自是沒話可辯,亦無話可答,只好強辯:
「總之我不理,我也不用你教訓我,我仍相信:『愛是沒有對錯,只有真假』。總之,在世上難得我找到一個我愛的人,我是不會輕易放手的。」

「這樣,我也無話可說!誰叫你是我的老友,我仍會祝福你的。不過!你和韋秀竹還是在開始的初階,趁未泥足深陷,及早抽身離埸,是上算,不要說我這個做老友的,沒有預先提點你!」

「好了,好了,我有分數。」

苗加樂當時心想,我又不是做為非作歹的惡事,我真心真意愛一個女人,難道是錯的嗎?他心裏還是如此堅持:
愛是無敵,愛是沒有對錯,只有真假!

是的,只要我愛她,豈不就可以了嗎?天既然給我有機會認識她,天沒理由阻止我真心真意去愛她的。

人就是如此,所有一意孤行的人都是一樣,莫說今次是真心愛一個人的「好事」,就算是做壞事,也有他們自己「理直氣壯」的原因,否則人怎可以良心如此好過地,做壞事時又毫無歉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聖經 】 耶利米書 17:9–10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