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二章: 夢回越南 大富之家

《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二章: 夢回越南 大富之家

1969 年越南郊區——— 數座法式洋房,明顯是高尚住宅區。

「爸爸,怎麼你會來?」

苗纓和苗鳳剛從學校放學回家,苗纓看見爸爸苗加樂坐在大廳中間的沙發上,有點詫異。

「你們不想見到爸爸嗎?」

苗加樂,年過五十還滿頭黑髮,面貌甚為俊朗,健碩的體型,沒有突出的肥肚腩。從他平隱和悠然自得的坐姿,言談間親切中帶點威嚴,氣質溫文有禮,一點不像一個出色的中藥批發商人,他雖是做大生意的人,卻沒有一點市儈粗俗味,是一個很容易受女人愛慕的男人。

苗纓為什麼會看見她爸爸在家,竟然會問起他怎麼會來?

苗加樂在商場長袖善舞,為人溫文多情,人又英俊富有,自然多女人圍在他身邊,他生意遍佈南越,苗加樂的父親當年離開中國,前往越南做生意,是在北越落腳生根。
他在北越與他的表妹朱美姿成婚,是他父親的意思。苗加樂沒有在政府註册,只行了中國的習俗便算結婚了。
苗加樂與表妹的感情,平淡得來不是沒有情意,但又不是很有情意。
他結婚不到三年,便生了兩個男孩子,可是,苗加樂始終沒有與她正式註冊結婚。

後來,北越漸漸赤化,在共產黨統治底下,生活日趨艱難。苗加樂便隻身跑到南越,尋求發展空間,結果在南越結識了韋秀竹,亦即是苗纓的母親。
苗加樂為人精明,早年他被父親送回中國讀大學,是個高級知識份子。他到了南越後,憑著他的學識和眼光,他又長袖善舞,與昔日在中國讀大學時已認識的一個同學,他家族是做中藥批發生意的,苗加樂與他合作,將中藥引進南越堤岸售賣。
一年後,他自小玩到大的知心朋友,載星廣也從北越逃到南越,載星廣本身也是中醫世家,便入股苗加樂的公司,苗加樂是大股東,佔七成,他佔三成。兩人合夥後,生意愈做愈大。
多年來,苗加樂自己也不知何故,一直沒有積極安排住在北越的太太朱美姿和兩個小孩,來南越一家團聚,只是過年過節或有長假期,回北越探望他們。

當時韋秀竹,在南越一間做西藥和化妝品的出入口洋行任職行政秘書,在五十年代初是罕有的職業女性。她為人乖巧,善解人意,五呎三吋不高不矮,經常穿著合時的洋裝,突顯其標準漂亮女人的身段。
她做事作風非常細心果斷,但在她眼神深處,卻常常帶著幾分柔弱憂怨,十分惹人憐愛。她有男人做事的幹勁魄力,但又蓋不住她那種女性的無限柔情麗質。這兩種毫不相稱的素質集合在她一身,令到韋秀竹,常散發出一份令人說不出來的魅力,隨時令男人趨之若鶩,同時又有「我見尤憐」的傾情。

苗加樂在一次商務餐會上,邂逅了韋秀竹,自始對她念念不忘,被她的迷人神韻,深深吸引,他控制不了對她愛慕之情。
男人就是這樣,愈發得不到的,便愈發想要得到。

韋秀竹又實在太可愛,但當他想到自己在北越已娶妻生子,真有「恨不相逢未娶時」之慨嘆,惟有盡量禁制自己對她的遐想。
男人若對一個女人動了心,焉能說忘就忘?
男人的感情只要一經牽動,能收得回來嗎?

他本來正在努力忘記這一見鍾情的韋秀竹,剛巧韋秀竹工作的洋行,準備開拓南洋的中藥市場,要向苗加樂的公司取貨,因這生意上的合作,亦為苗、韋兩人展開了一段情緣。
基於這商業上的伙伴關係,為苗加樂製造了很多機會接觸韋秀竹;令到本來已想禁制自己,不要再對她產生愛慕之情的苗加樂,再也控制不了。

韋秀竹實在是清秀脫俗的女人,對苗加樂似乎又特別有好感,更令苗加樂神魂顛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聖經】 羅馬書 13:8-10
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
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愛是不加害與人的、所以愛就完全了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