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我未曾信主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李關健容

我幼年時已見母親拜各等偶像,但我本人卻怕入廟參拜,因為每當我看到那些偶像的兇惡眼神,即時便會心驚膽戰,因此,我非常抗拒往廟堂去,故此我不信奉牠們。

後來我成長了,並且往菲濟群島去結婚;不久更生了小兒、小女。他們未滿週歲便受洗,事因菲濟群島有一習俗,小孩子要受洗才有資格入讀當地學校,因此,我便將子女送去教堂,接受洗禮;不過,我為了生活沒有去教堂崇拜。

一九七八年,我們全家移民來加拿大定居,我在工作中認識了一位基督徒,她叫我信主,並邀請我逢星期日往教會崇拜,當時我對她說:「一星期我要做六日工,星期日也要返工,祇有星期一休息。」因此,我沒有答應她,只對她說:「等到我倆夫婦一齊退休後,一定信主耶穌基督。」後來,我為了遵守諾言,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開始返教會,又參加主日學及崇拜,同月七日便決志信主。又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五日正式公開接受洗禮,見證我歸入主耶穌的名下。

當我明白真理後,我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罪人,我承認自己的罪,並且接受耶穌為我救主,邀請神進入我心中;自此,我常蒙神的光照,看見自己的罪,例如:隨意摘取人花園的花來聞;又或買東西時貪小便宜等等,我都懂得一一認罪,並且蒙赦免。

自從信了主之後,我心情歡欣,非常平靜,前後判若倆人;以前我很少說話,對真理一竅不通,並且容易憂慮,例如:子女病了會怕他們會否痊癒,家人遲歸又怕他們有交通意外,自己病了又怕死後無人照顧家人等,以致天天活在憂慮灰暗之中,終日為生活營營役役。後來我參加主日學,在老師不遺餘力、悉心教導下,靈命漸漸成長,對神的大能認識多了。每星期日我都參加主日學、崇拜,從無間斷。在教會的大家庭裏,許多弟兄姊妹互相關懷問好、握手言歡,我內心喜悅之情,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我是乙型肝炎帶菌者,是在一九九六年發現的:那時我的五兄因肝癌逝世,我便往家庭醫生處,將情形告知他,後來往化驗所去,取血檢驗,驗出我是帶菌者。往後四年間肝臟都沒有出現問題,但到了第五年,驗血時發現肝酵素高出正常許多!那時肝臟部份出現兩條小小的紋,照醫生說,那不是癌細胞。

我自從發覺肝臟有問題,便時常跟進觀察其情況。到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檢查時,發覺肝臟出現一個小瘤,由於接近大動脈處,因此不能將它割除,只能電療或化療及服食西藥,但不能治本。當時我很徬徨;恐妨癌細胞會惡化擴散,如果當時我未曾信主,心中一定驚恐非常;相反,因為有主與我同在,我心中靠主接受醫治,堅信不移,將我的病交托給主,由主賜智慧能力給醫生替我醫治。

二零零二年六月,卑詩省護士罷工。那時,我之膽內有膽石,感恩者是我不會感到痛,惟是時常腹部漲實,很不舒服;因此,又要接受手術,將膽石取出。主診醫生寫信往愛民頓醫院,將我之病情詳細列明,不久便收到該醫院之回信,接收我往那醫院進行手術和治療。

主很奇妙地安排我入住的醫院又大、又乾淨,醫生、護士及工作人員又對病者和藹可親。該醫院像大酒店一樣,入到該處不似醫院,使我內心沒有害怕之感覺。

小女在我未接受手術前兩日,與我闔家往班芙遊覽兩天,主藉此抹去我遲三天便要接受大手術之驚慌心情;這也是祂給我的恩典。祂在我病中賜我有精神、力量和有心情在那兩天放開懷抱,盡情遊覽名勝古蹟,倘若我未曾信主,那有這樣好之閒情去遊覽玩樂呢?就是我想吃飯、睡覺也不可能安心,我有這樣的福氣,都是主賜給我的,感謝主。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醫生為我施手術,將膽割除,因膽管有些問題,又要將它調理好,同時又需注射20cc酒精入肝臟瘤之地方,所以入了手術室有六小時之久;現在該瘤得到控制,甚至有些縮細了,是主給我行的神蹟,神與我同在,撫摸我之傷痛,賜我平安;我在病中經歷神恩數之不盡,又得到愛城教會的傳道人及基督徒來探望我,替我祈禱,送給我詩歌、金句、錄音帶等;同時我又得我在溫哥華的教會傳道人及弟兄姊妹給我祈禱及安慰我,使我非常高興,甚至忘記身上之痛楚。在我休養期間,他們也親自來我家慰問、送禮物及問候咭等;倘若我未信主,那有這樣多之朋友愛護關心?

在我住院期間,我在愛民頓之親侄兒、姪女全家輪流每晚去探我,他們又Ð湯水、又烹調食物給我丈夫食;以前,本來我們之間的親情是非常之淡薄的,但經過這次大病,我經歷到患難見真情,這也是神賜給我之福氣。雖然我有病,但主都賜福給我,使我與親戚的關係拉近了許多,神賜我的恩典是何等偉大!

我現在仍然有病,但我沒有因有病而不開心,相反,我忘記了自己是癌症病人。我內心充滿了喜樂、平安,主給我的恩典從沒有終止過,我要每日禱告、勤讀聖經、傳福音,將我之情形告與未信主的人。

在患病之日子裏,丈夫衣不解帶地服侍我,使我得到心靈上的安慰;尤其是我在愛民頓醫院中住了一個月那段期間,我丈夫住的酒店離醫院步行計有十五分鐘便可到達,為了方便照顧我,他住近醫院之酒店;他每天早上五時半便起床往醫院探我、照顧我,用輪椅推我行,或用手撐支架扶我行;等到我睡了,他便休息,下午返回酒店煮餐食。真是麻煩他!那段日子裏,他的身體也瘦多了,真是我見尤憐;我內心那感激之情是筆墨難以描述者也;有如此愛護我的丈夫,這也是神給我的福氣。

小女在醫院陪了我兩星期,小兒陪了我一星期;他們因要返工,不能長時間陪伴在側,兼且院中又有醫護人員照顧我,因此,我勸他們早日返家。瑞瑤小女在多倫多居住,每一日她也致電給我問候。我對她說,現在我已經好好精神,如正常人一樣,無需每日致電給我,她說:「不,如果我不給你電話,心中不安樂的。」我的兒子每日也替我推拿雙腿,每次十五分鐘,我對他說:「無需長期為我推拿,隔一個時期再推拿吧。」他便說:「不。」(因我之腿在施過手術後,有些麻痺,現在痊癒了。)又我之孖外孫,經常為我在電話中祈禱。女婿在我未施手術前,一家人陪同我去遊覽各地山明水秀之處。我看見子孫孝義,是主耶穌賜給我之福氣,真要感激神。

感謝主賜與我之恩惠,我此生無憾也。將來如何,沒有人知道,我只管將身體之病痛完全交托主。有主同在,我無需牽掛,靠主恩,完全得勝。

未信主的朋友們,您們一定要信主,要依靠主,這樣便可心境平和、安然居住、不怕災禍、愉快安樂渡過一生。

編者語

生、老、病、死乃人生在所難免的。

我們理性上知道,甚至口中也是如此說,但當真正面對疾病死亡時,又有多少人能坦然面對?

有人以為「不怕」就是「坦然面對」;實在有點未完全。

有人「不怕」,其實是出於血氣,又或出於對生死的無知,甚至是不肯細想一下,不肯去面對現實。

本文主人翁雖然知道自己所患的病,也知道自己可能要面對的結果,但卻清楚感受到一種從外面而來的平靜安穩,使她有力量去面對現實,有力量去快樂。

這就是聖經提到的「出人意外的平安」。

「平安」是生命一種實在的感覺,不能用任何方法去營造,這種平安一直陪伴她面對生命的難關。這種「平安」對許多基督徒而言,並不陌生,是許多信了耶穌的人共有的經驗。

若你肯信主,你也可以得到同樣的經驗,你肯離開一直不肯信任這位救主的心態,悔改歸向祂,接受祂為你預備的平安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