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慮明天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徐廖素顏

從小在香港長大的我,生長在溫暖的家庭,有父母及兄長的關懷與照顧。因此未曾嘗過甚麼是痛苦,也不會學習愛及關心別人!

七四年初,我得到一種疾病(Crohn's Disease),是東方人中少有的;它導致我的大腸發炎、不斷出血;在一整年內,我已前後接受輸血十次以上。一九七五年初,醫生終於替我施行大腸手術。在家人及醫生的照顧下,我康復了,身體機能回復正常,使我重新領會到健康的寶貴。

我因在未患病之前,已經申請移民加拿大,想不到由入紙申請至接到通知去見移民官,只用了六個月的時間;因此,在七五年初做完手術不久,我便要收拾一切與家人及親友一一道別,跟哥哥兩人,一起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我本以為可以在這裏找一份工作,安安定定的過日;但神卻沒有給我工作,原來在三個月後,我再次病倒在醫院中。

回望過去,雖然我當時未信耶穌,但神一直在看顧保守我,因為新移民要在本省住滿三個月,醫療保險才生效。是神讓我等得到醫療保險生效那天才去看家庭醫生--當時醫生對我說:「你情況危殆,要立刻入急症室。」

一天晚上,我發覺大便中有一些血,知道內臟正在出血;過了一陣子,我想嘔吐。我心裏想:「我已經幾個星期沒吃東西,沒有飲水,還有甚麼可以嘔出來?」我拿起一個杯,嘔出一杯與胃液混合的血。醫生立刻來看我,護士給我抹身換衣服,準備隨時送我入手術室去。她們拿屏風把病床圍繞,好像快要收拾死人一般。我想:「我只是個黃毛丫頭,經歷人生只有這短短的廿年,難道就在這個時候死去嗎?」當護士再次走過來時,我就用腳向屏風踢過去,說:「我不要這個,把它拿開!」後來醫生替我打了嗎啡針,使我鎮靜下來時,我立刻告訴他:「我吐血!」,他為我禱告;安慰我一番,然後就走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個基督徒醫生;往後我們還在同一間教會敬拜神。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基督徒。(我的父母親在香港一向都是拜神及拜祖先的,而我從來都沒有機會聽過福音,甚至在學校裏都沒有聖經這一科;因此我和哥哥從來都沒有循任何一個途徑接觸過基督教。)

在精神疲倦之下,我迷糊的睡著了。當我醒來的時候,已是手術後的第二天晚上。哥哥告訴我:「昨天早上,醫生施行了三個小時的胃及十二指腸手術,又給你繼續輸血;但血不能止住,兩小時後,把你送回手術室再重做手術,現在沒事了。我已致電到香港,媽媽會從速辦手續來看你。」

那時候,我對自己的生存已覺得沒有意義,心裏想:「媽媽,你從遙遠的香港跑來看我有甚麼用處!你能分擔我肉體的痛苦嗎?」

每當護士送來飲料,說是要增加身體的營養,要我飲下去時,就好像要我飲毒藥!因為喝一口下去,就使腹中攪痛得要命!由於我不能由腸胃吸收養料,以供身體的需要,醫生就把一條很細小的塑膠管,插進我頸上的大動脈中,用以不停輸入鹽水、葡萄糖及蛋白質,並按時把藥物由塑膠管注入體內。我當時不知道,這塑膠管子,竟要用上三個月之久!

一位護士送我一張問候咭,並告訴我:「我已經聯絡了幾位中國基督徒團契裏面的中國學生,他們會來探望你。」我深信是神派這位護士來關顧我,並重用UBC中國基督徒團契的基督徒將福音帶進我的生命裏。

她們終於來了,並且用很親切的聲音問道:「你好嗎?覺得怎樣了?」我回答道:「傷口沒有大礙,只是腹中時常攪痛,而且我已個多月沒有用口進食及喝水了。」她們慰問我一番。告訴我遲些再來看我。

一天,媽媽跟我閒談的時候說:「往上一個星期以來,你都是時迷糊、時清醒的;那天教會的兩位朋友來探望你,還服侍你,她們都很和藹的,臨走時留下這本活水,讓你精神好的時候可以看。」媽媽那時尚未信主,但已給那班和藹的基督徒的愛感動了。

我實在由心裏發出感激,又覺得奇怪,為何基督徒有如此真摰的愛!

我愛看那本小冊子活水,給我認識到主耶穌及祂奇妙的作為。主說:「喝我所賜的水,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看了那段經文之後,給了我一個觀念,就是我很口渴,我要這活水,我也要得到這永生的盼望。

過了不久的一個晚上,我正在發熱,熱度升至一百零四度,他們立刻給我抽血,從血液中發現是「血中毒」,醫生告訴母親及哥哥:「她隨時有生命危險,要送往『加強護理病房。』」

在病房中,我的病床旁邊有個畫面,顯示出我的心跳。我的頭、胸、手和腳都貼了一塊一塊的膠片,用以黏著電,電透過儀器不停顯示出我的反應。那個晚上,我又再次行過死蔭的幽谷,但我經歷到聖經詩篇廿三篇所講的:「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與我同在。」

我回到先前的病房之後,一位唐人醫生來看我,原來他就是那天晚上負責看護我生命安危的醫生。他走進來,對我媽說:「她現在沒事了,你不必掛慮。」又對我說:「有沒有感謝神呀?」我覺得很奇怪,怎麼這個醫生也是基督徒!

我還能夠再活過來,使我深感神大能的醫治,所以能夠走出醫院時,我立刻就到教會上真理班,並且在神及眾人面前承認自己是罪人,接受洗禮加入教會。往後的日子,我雖然仍不斷進出醫院,但卻無礙我去認識神的大能及祂保守的恩典。

自從進醫院以來,照X光片的次數,真是多得不可勝數。有一次照完之後,醫生看過X光片,就吩咐要替我立刻開刀,因為胰臟的分泌過多及不能停止。我有生以來,那是第四次的開刀了。那時我正慕道,教會的朋友來探望我,安慰我不要懼怕,並告訴我,在手術中,神會與我同在,而且他們會在禱告中紀念我的。(我在醫院共住了三個月,在病危無人能助的時候,神親自用祂的話語,透過錄音帶中的詩歌及訊息來鼓勵我。弟兄姊妹常來探訪我,我有精神時會看聖經,祂的話常使我有很深的感受。)

手術完了以後,我在病床上醒過來,覺得傷口很痛。我看看傷口,才發覺有兩條很粗的膠管子接連到腹部,把胰臟的分泌引流出來。那時,我動彈不得,因為頸上的大動脈插著一條管,用以輸入養料,加上腹中又多了兩條膠管,所以我要躺在床上,雖覺無可奈何,但也得要忍受。

不知過了多少天,醫生忽然叫護士通知我,要我翌日又要再次接受手術,我只好簽紙同意接受。那次手術後,護士給我洗傷口的次數多至每天三、四次。原來醫生開刀後,只把皮下脂肪縫合,留下表皮沒有縫,好讓裏面的分泌物能流清出來。

當護士給我換紗布時,我看見腹部傷口的皮下脂肪,及流出來的血水,忽然覺得我好像是一具腐屍,我埋怨神:「為甚麼讓我受這些苦楚?」但我立刻想到主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擔當我們的罪孽。祂完全聖潔、全無罪污,且是神的兒子,然而為了我們,祂要受如此嚴酷的死刑。比起主耶穌,我這些算得上甚麼!

於是我心裏祈禱說:「神啊!我願意接受這試煉,求你將你的旨意顯明。」

我那時的信心很單純,但卻很軟弱;若不是神的保守,與及祂的見証人時刻像雲彩環繞著我,我可能經不起這試煉!

在醫院中,已經過了三個多月的日子,又接受了有生以來第七次的手術。一天,教會的姊妹來探望我,跟我談談日常生活瑣事、教會消息等等。那次探訪完畢後,我們一起禱告。在祈禱中,我說:「神啊!求你醫治我,好讓我能走出這醫院,到你的殿中,與弟兄姊妹一起敬拜你!」事後,那位姊妹對我說:「那時候,我聽到你的禱告,不禁流出眼淚,心裏想,你能夠離開醫院才算吧!」

終於,在醫院過了四個月,醫生決定讓我暫時回家休養,並派家庭護士每天來看我。

媽媽停留在加拿大的期限已滿,看她提著那隨身行李,眼中有一行淚水,看了一眼那病在床的我,悲從中來,泣不成聲,只好轉身就走。我看著媽媽的背影,自言自語地說:「媽,在我的餘生,能夠再與你見面嗎?若是不能,盼望能與你在那天上永久的居所會面!」

自從回家以後,家庭護士每天都來看我,但一直以來,我都有輕微的發熱,背部覺得疼痛,那種痛楚,遲遲未能消除。在那個時候,我的信心軟弱起來;我又在埋怨說:「我何時才能痊癒?我還要接受多少次手術呢?我不要給我的家人一個沉重的負擔。」於是自殺的念頭油然而生;我拿起那瓶安眠藥,一服而盡;怎知道只睡了片時,我就醒來了!為甚麼我沒有死去?難道我的時候還沒有到?

回家後兩個月的一天,我背部覺得特別疼痛,護士一看之下,發現背部有處地方腫了起來,她立刻通知醫生。於是我又要重返醫院接受手術,讓醫生剖開那腫起的地方,把裏面的膿清除出來!

經過那第八次的手術,回到家裏,我獨自一人,在那間靜寂的房子裏,只有家庭護士每天來看我,給我洗傷口,也有教會的弟兄姊妹來探望我。其餘的時間,就是讓我能單獨與神親近的最好時候了。我看屬靈書籍及聖經;聖經中的每一章、每一節,都好像神單獨對我說話一般,使我覺得與神有更進一步親近的機會。

兩個月後,我又要返回醫院接受一次大手術。在接受手術之前,醫生說我身體太瘦弱,所以又再次用那條細小的塑膠管,插進頸上的大動脈中,輸入鹽水等等的養料,為的是準備不久又給我動手術。

一天夜裏,我腹中突然攪痛得很厲害;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我實在不能夠再忍受下去,更想起將要面臨的一次大手術,我的信心又軟弱了,我要再次自殺!但在醫院裏面,我用甚麼方法呢?可以走出醫院罷!但頸上的塑膠管及那掛在上面的鹽水瓶怎麼辦?先把塑膠管拔出來!我把膠管與表皮上縫合的剪去,不顧一切的把管子一拉,鮮血直湧出來,使我變成一個血人;那時,我已經不再愛惜自己的生命!但那次企圖自殺沒得甚麼結果,只讓我知道:「你的時候尚未到,你要學習順服。」

到了動手術的一天,我顯得很安詳,雖然我看見同房中的兩個病人先後死去,但我也不曾懼怕,我想:「跟著的會是我嗎?」我感覺到,即使在手術室中死去,我也很清楚,我可以安然的回到天父懷裏去!

經過三小時的手術,我又平安的渡過了。回顧一下:死蔭的幽谷已行過多遍,主更給我領會到祂的恩典。我感受到患難成了我變相的祝福。正如聖經所說:「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羅馬書5:3~5)

神的恩典實在數說不盡,爸、媽、妹妹及哥哥在我信主幾年後,也在不同時間受洗加入教會。神已把母親接去,但祂已答應我廿幾年前對神許的願。母親雖然因患肺癌,但離世時也非常平安,她知道死後往何處去!

這真是咒詛變祝福:母親因著我的病,在港時已不斷地拜這個拜那個偶像;她曾請來一個神婆,讓她召了所謂「齊天大聖」來趕逐我身上的病魔,也叫我喝過符水等迷信的東西;但那些不能叫我得醫治,卻只叫我害怕、驚慌和不安。

當爸媽和妹妹一同移民到加拿大後,我便帶他們返教會。母親想起那次我的病突發時,她到加國來照顧我的情景;那時她從教會的朋友身上看到神的愛,我的病雖未完完全全的康復,但母親心中有很大的平安和喜樂,比起拜那些偶像時的心情截然不同。

妹妹以一個很單純的心來接受了主耶穌,並且和母親在同一日接受水禮。更感恩的是,妹妹現在是全時間去到未信耶穌的人當中,向他們傳福音。

爸爸是一個無神論者,但他也願意跟媽媽一起返教會敬拜神。因著媽媽患肺癌,在媽媽臨離世前五個月,她提議爸爸信主受洗,否則將來就不能在天堂再見了;爸爸一直與我們返了六年教會,上過聖經真理班,到那天才答應信主。他是一個相信任何東西都是要靠自己雙手努力爭取得來的人,但到了那個地步,他明白他已不能再靠自己爭取到與媽媽永遠在一起了。

哥哥是一個「包頂頸」的人,我曾多次向他傳福音,但給他駁得無辭以對;但當他漸到中年,看見身邊所認識的人,和一個一個的可怕案例,如:有人無緣無故患上癌症;也有人無心臟病的先兆,卻會心臟病突發而死--一個才卅多歲經常每日做足運動的健壯男士,在屋外油漆時,突然心臟病發而死亡 哥哥醒覺到那些病症可以發生在不同年齡的人身上;他開始想到人死後往何處去的問題,他開始怕自己有一天會突然死去--就在這情況下,他再次返教會,認真尋找真神。他曾經接觸過基督徒,也曾被一位基督徒勸他嘗試祈禱,好讓自己能經歷到神,結果他也在十多年前信主受洗了。

在最近五年,我的腸病一直時好時壞,所以我沒有出外工作,卻留在家中做一些家庭小生意。有一段日子,丈夫因公司轉讓而被裁員,要暫時靠「失業保險金」過活。感謝神的保守,讓丈夫在那段日子,經過職業培訓後,另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最近,我又要入院接受手術了!

這次的手術,是因為小腸出現兩個小孔,以致需要割除那段小腸後再接駁。醫生本來也有點猶疑,不知替我施行這次手術,是否真的對我的病有好處,因醫生強調手術後接駁之處未必會癒合。我們都將這件事交給主,BSF(查經班)的姊妹們也為我禱告,結果,神在我和醫生心中有引導,使我們都看見其中的好處。

手術過後,我的身體不斷發燒;歷時有三星期之久;這代表有細菌感染,我感到很痛楚(過於我平日能夠容忍的限度),但主也加給我力量去承受;裏面的傷口處有膿,但主也叫它痊癒過來。

在我今次住院期間,我生意上的客人不因我不能幫他們的忙,而另找別處去,他們等我出院後就來找我。感謝神,今天我出院了,客人已相約了過幾天來。神為我預備好客人和好鄰居。更感恩的是神讓我在BSF(查經班)中認識到不同教會的姊妹,她們在我住院的日子裏,不斷為我祈禱。

我又走過一段與疾病對抗的路:我面對的,不單是一段沒完沒了的抗病過程,更是面對心力上一次又一次的考驗;明天如何,誰會知道!我若盼望病患完全康復,可能會失望,但我若盼望那位加力量給我去面對明天的神,就必不致於羞愧。

我不再為明天憂慮,因為我知誰掌管著明天。我也不再為生命憂慮,因知道我比天父養活的飛鳥還貴重!

編者語

當人類正在沾沾自喜,以為醫學已倡明到一個地步,可以控制幾乎所有病菌時,卻原來事實並非如此!

偉大如無邊的星際太空,微小至肉眼也看不見的微生物世界都告訴我們:人類能解決的問題實在少得可憐!

本文主人翁面對一些連看也看不見的「敵人」,不斷地擾害著她,醫生是真誠地幫助她,但她仍得在就醫的過程中吃盡苦頭--不單肉身上苦,還有心靈上那種無奈及惶恐的苦!

就在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失去理性的時候,那位似乎可以主宰她命運的醫生卻帶她去到那位人類真正的主宰面前--為她禱告;使她尋找到人生一條更美好的出路。

本文結束時,當事人仍未知前路如何,但她卻已得著一劑良藥--是信靠耶穌,面對明天的力量。

讀者或以為耶穌若是真神,就應醫治她的病。

為何本文主人翁不問吉凶地相信她生命的主宰?

因為每個人面對「明天」都有不同的遭遇;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有人是患病、有人是失業、有人是感情受創 人生問題數之不盡,生、老、病、死在所難免;我們需要的不是「無問題」,而是當問題來臨時,有足夠的力量去面對它們,有神的愛去支持我們。

正如聖經說:『我(耶穌)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神還給它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 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人離開了他生命的創造主時,就會失去交託的門路。人可以靠自己面對多少難處?

請思念神對你的愛,祂正等著你回轉投向祂呢!放心將你的問題交託祂吧,因為祂是掌管明天的主。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