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恩典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顧靜怡

神啊!我實在愛你,因為世上最好的,你都賜給我了。我有最好的慈父慈母,又能在一個健康富裕的家庭中長大,自小就有機會讀聖經,認識神。我深信這世上有一位造物主,帶領我走人生路。

我實在要感謝神,因為祂從來沒有離棄我,在我身上不斷的證明祂的存在,不斷的叫我回轉。在我的人生中,有太多太多不能解釋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不能在此一一訴說,但是令我最難忘的幾段經歷,我願與大家分享。

記得大約五、六年前,愛民頓有一個連環殺手,殺死了超過十名年輕少女,埋在自己的後花園裏;有一天,在溫哥華的某公園被人發現了他的小型客貨車上,有兩名少女的屍首,才找出那些少女失蹤的原因,原來是他的作為。至今,他的車子,他的臉容還歷歷在目--因為,就在他被捕的前一天晚上,我差一點成為受害者。我還很清楚記得當晚的每一細節;他的貨車上堆滿了柴枝,我覺得很奇怪,但沒有理會。那天晚上我如常步行回家,卻有一女子從商場的出口處一直跟著我走,我覺得很不自然,因為這是三年來的第一次我與人同行。從購物商場回家的路上,很少會有其他人,除非他是居住在我住處的附近。就在我打量那名女子的時候,我才知道那部貨車正在與我同步行駛,時速不多於十公里,最後他還把車子停在路口。他下了車,正要向我走過來的時候,身後的那名女子卻走上前來,在我前面停下來,雙眼直瞪著那名惡徒,他們對望了一會兒,那惡人便匆匆返回車上離開了。

我身旁的女子對我說:「我在這裏看著你回家吧,我不能陪你走那段路了,因為我的車子在這裏。」於是我便急忙的跑回家去,甚麼也不敢想了。起初,我還不知道我是死裏逃生,直至到第二天的晚上,看新聞報告時,在電視上看見那惡人的貨車及那人的照片,才慢慢的回想起來。為甚麼那名女子的車會泊在那橫過兩段馬路後的街上,而不是泊在那大型購物商場裏的呢?如果她不是上天派來的使者,她又會是誰呢?真的那麼巧合嗎?如果沒有她,我已不在人世了。可悲的是,我既沒有好好的感謝上帝給我的恩典,我還把榮耀歸給自己;我時常對眾人說,我是多麼的幸運呢!

回想起初到溫哥華的時候,神已經為我安排一切,以致我無需為任何事擔憂。祂還安排了一位牧師的女兒替我們工作,她時常向我們傳福音,可是我卻沒有接受主耶穌。我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相信有神,但卻不能接受主耶穌,就是那三位一體的神。我時常對基督徒存有一種輕視的態度;有時更加說耶穌只是一個有特異功能的人罷了。雖然我多次拒絕接受神的恩典,但神卻給我機會,叫我回轉。

在我來加不久,就發現某部位生了兩個分別為六cm及八cm大的瘤,兩星期後便安排接受手術割除。從此,我便很難有機會懷孕了。因為已經結婚一段日子了,丈夫便開始埋怨,我也時常痛哭,我們很希望有自己的孩子。

一天夜裏,正當我感到絕望之際,忽然想起全能天父,祂一定能賜我一個孩子的。於是,我跪在床前痛哭,求主憐憫,原諒我一切的不是,賜我一個男孩。就在數星期後,我身體開始產生變化,我真的懷孕了。本來醫生要求我順產的,但我卻很害怕生產帶來的痛苦,我極力要求做手術。在加拿大的醫療制度下,為了不浪費政府的資源,除非醫生們認為有這樣的必要,否則是不會剖腹產子的。可是在定期檢查的期間,卻發現了兩個大瘤,於是醫生便同意做手術。我不知道這原來是神的安排,為的是要展示祂的大能。因為我肚子裏根本沒有甚麼腫瘤,不知道那數張照片是怎麼一回事。醫生更告訴我,這真是一個奇蹟,因我是根本不可能懷孕的。我聽了還笑著說:「你說甚麼,這不是我兒子嗎?他是從那裏來的呢?」醫生說:「你是百份之九十九點九不能懷孕的,他可能就是那百份之零點一吧!相信不可能有第二次了。」如果不是神安排我做手術,我便不可能聽見醫生這番說話,更不可能確定這是神賜給我的兒子。

可是當我得到兒子後,我又遠離神了。我忘記了神給我的恩賜。我不單不曾感謝神,還討厭自己的兒子。我不知道帶小孩會帶來生活上很大的改變,我兒是個人見人愛的小孩,我卻抱怨他帶來很多麻煩。一天夜裏,我把他擲到床上去,還說:「我討厭你,不想再見到你了。」然後便去睡覺了。那時候,他只有七星期大。

第二天,他病了。我把他送到醫生那裏去,取了一些消炎藥便回家去。到了第二天,看他沒有好轉,便打電話到醫生那裏詢問,但預約卻滿了;醫生說吃了藥,要待幾天才會見效,可是我見兒子情況不妙,便把他帶到另一所醫務所去,雖預約滿了,我還是在等,希望可以見到醫生。當我們見到醫生時,醫生說太遲了,送他到醫院去吧。那時我才知情況危急,到醫院時,主診醫生對我們說,他呼吸困難,導致血含氧量不足百份之七十五,恐怕他會因腦部缺氧而導致細胞死亡,還告訴我們要有心理準備,他可能救不活了;就算是救活了,他的智能可能會出現問題。那天晚上,他們用盡所有方法,不停的為他注射藥物 (因不知他感染了甚麼,經我的同意下,替他注射超過四種藥物) ,他全身共插了五條喉管,還把氣管插進喉裏去。我看著他為生命在掙扎時,才明白生命不是控制在人手裏的。我曾經說過我討厭他,那時我真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我不願意神把他帶走,我抱著兒子一整夜,不停的流淚,我實在不願意他離開我。我再次回到神那裏去認罪,求神不要把兒子帶走。第二天早上,主診醫生告訴我,兒子原來感染了一種病毒,暫時沒有藥物可以醫治,要靠他自己了。他還告訴我,成人若得此病毒,十個裏,有一個是救不活的,小孩子就更難說了。可是那天早上他的一切已回復正常。醫生問我:「你是信神的嗎?你好快去還神了,你兒子真是一個奇蹟,他死過番生了。」這都是醫生親口對我說的,每字每句我都記得很清楚。我只能讚美主,生命是祂賜給我們的,祂也隨時可以拿回去。在我兒子身上,已經證明一切。

可是日子久了,我又故態復萌。我實在痛恨自己為何一次又一次的離棄神。是因為我一直都那麼幸運嗎?我從來不會告訴別人這是神給我的恩典,因為我怕別人不會相信,怕別人取笑。我一直把這些事放在心裏,我覺得這是神與我之間的事,不需要任何人知道,我知道神愛我便足夠了。

因為丈夫有別的宗教信仰,反對我返教會,於是我又放棄了。我繼續活在罪裏頭。後來,我還把兒子交人看管,好讓自己能有更多自由;我忘記了我兒子曾經從死裏救回來,我沒有好好珍惜神所賜給我的一切。我實在比大盜還可惡,因為我又開始厭煩了;我不願意放棄自己的事業,所以我把兒子帶到一所托兒中心,決定讓他們來照顧,那時小孩還不會走路,不懂得自己進食。托兒服務的人說他們不會餵小孩,他要學習自己照顧自己了。可是我還是決定把他送到那裏去。在兒子要開始過托兒生活的前一天晚上,意外發生了。我的兒子不知何時走到露台上從高處掉下去了。因為是石地,致使臉和頭都釘了很多小孔,滿臉鮮血。我立刻把他送到醫院去,結果X光片上的頭骨十字形的裂開了。頭部腫脹,因為積血在頭骨上,醫生也做不了甚麼,只吩咐不許讓他熟睡,怕他會一睡不醒。那天夜裏,我只有不斷的用紙巾替他按住臉上的那些小孔,不讓鮮血流出來,又不斷的把他搖醒,可是每次把他搖醒的時候,他便不斷的哭,我看他實在可憐,他還不斷的發高燒,最後我不忍心再見他痛苦,便讓他睡著了。我看著他,不禁淚流滿臉,他是我唯一的兒子,我卻不懂得珍惜他。神給我的教訓實在是太大了;但如果不是這樣,我便不會醒覺,相信今天我還是沉醉在這個物質世界裏頭。我再次回到神那裏,求祂赦免我的罪,給我重生的機會。

我並不知道那次的嚴重性是多麼的大,我兒子出院後,我便返回家庭醫生那裏跟進,醫生看了報告後,不禁搖頭歎息說:「他這樣掉下來,也能安然無恙,他的生命是撿回來的。」我更確信神再次在我身上施恩了。自此,我便放棄工作,全時間照顧家庭,在神的奇妙安排下,我的生活比以前更舒適,更富裕。感謝神,我不需要為生活擔憂。

我兒現在已經五歲了,很聰明,很可愛。每天晚我們都會抽時間讀聖經,希望能夠更加認識神,可是我還是有很多道理不明白,仍然不能接受主耶穌。直至有一天,我無意中參加了一次佈道會,那次的講題本來與我的疑問無關,卻奇妙地解開了我的心結。我實在感到內疚,我後悔多次不認主,當天晚上便決志了。

如果你的一生沒有經歷重重的波折,卻欣然接受神為你安排的救恩,你實在是有福了。回顧我的人生,我多次離棄神,神卻不斷的叫我回轉,神的愛就在這裏顯明了。我不能再次否認神的存在,神是真的,因為這些事都是我親身經歷的,為何因為自己的自傲,而選擇失去寶貴的救恩呢?

除了以上的例子外,還有很多不能解釋的事情,我都一一經歷過。我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時間,因為生命本不是掌管在我們手裏。今天你若聽見神的呼喚,請不要再回頭,珍惜神今天為你作的工。願主祝福你。

編者語

差點成為連環殺手獵物的女子,能虎口逃生,仍覺是巧合!她信主後,明白此乃出於人的罪。我們活在罪中,與神為敵時,確實會如此,甚至會問神:「為何只保守她,不保守其他人?」這就看出我們常預備好挑神的不是!若她覺得是其X X(神明)幫助她,我們即使不信也不會「勞氣」,甚至質問為何X X不保漋其他人;可見人常針對真神,此乃人的罪。

本文主人翁一而再、再而三地經歷非常的事情,但她仍是以自己為出發點,一點位置也沒有給神,這就是人的罪。

罪是一種心態,一種與神為仇的狀況,這種狀況叫人「無本心」,叫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叫人失去蒙福的前境。

直到有一天,她醒覺到神的存在、神對她的愛和忍耐,更醒覺自己的驕傲。她撫心自問:「為何因自己的自傲,而選擇失去寶貴的救恩呢?」

你願意作出蒙受恩典的抉擇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