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焦慮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張方婉美

未信主前,我是一個既不開心,又十分悲觀的人。自從十八歲那年開始,我便常生活在病痛之中。每當忍受著病患所帶來的痛苦時,我都會充滿埋怨地說:「為什麼上天要這樣折磨我?」有時在急症室、或醫院裏,看見一幕幕悲慘的情境,我也會不禁問:「為什麼人要承受這麼多的痛苦,到底人生存的意義是什麼?」但每當病情受到控制,生活恢復正常以後,我便不再去想這些問題;因為我已經有大部份的時間活在病痛裏,如果沒有病痛時,還去想那些我當時認為沒有答案的問題;恐怕自己會更加鑽牛角尖,作繭自縛。但其實我只是在逃避問題,並不代表這些問題不再存在。 (直至我遭遇到有生以來最大的打擊--爸爸自殺身亡。)

爸爸突然離世,除了帶給我極大的震驚外,也帶給我許多感觸及傷痛。記得當我協助媽媽執拾爸爸的遺物時,除了少量金錢和一本記事簿外;其他所有屬於他的物件,我們都通通扔掉。當時我有很深刻的感受:原來一個人無論活了多久,擁有多少東西,死後也都不能帶走。爸爸是火葬的,那天我從礗儀館職員手中領回爸爸的骨灰時,望著手中的「爸爸」,心裏萬二分的難受。原來一個在世上生存了六十多年的人,可以於頃刻間變成一堆灰,彷彿對於這世界再無任何價值。

「人為甚麼要活在這世上?」

「既然活在世上,為何又偏要死亡,無一倖免?」

「人生是否只是傳宗接代,以及經歷生、老、病、死呢?」

「當人完成了生兒育女的責任,經歷了生、老、死和面對病痛的時候 (好像爸爸一樣) ,他憑什麼仍可樂觀、積極地生存下去;即使明知人到最後也不免一死,仍不輕易放棄生命呢?」

「人生是否只得一世,而死後什麼都沒有?」

「如果人生只得一世,而死後什麼都沒有。那麼人生過程中所經歷的,所爭取的又有什麼價值和意義?」

凡此種種的問題,重重的壓在心頭,不得紓解,我因此變得更加悲觀,生活得更加不開心,甚至對我的兒女產生了內疚的感覺。我已經覺得人生是那麼無奈和痛苦,還要將兩個小生命帶到這世界上,要他們重複去走這條路,那是多麼自私和殘忍的事!

後來,我們舉家移民到加拿大。面對生活上重大的改變,和抑壓在內的心結,我病發的次數越發頻密,終於到了藥物也不能控制的地步。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躺在床上,不能行走,情緒極度低落。

有一天,我收到李老師--我女兒的中文學校老師打來的電話。她不單只慰問我,甚至即時為我祈禱。那時我還未信主,一方面我當然不認同她的做法,心想連藥物也不能控制我的病情,難道祈禱便能使我痊癒?另一方面我卻很感謝她對我的關懷,心想怎麼一個和我不大熟稔的人,也會對我如此關心呢?她更對我說:「倘若你已盡了力,也不能對病情有所改善,不如嘗試親自向神禱告,把自己的身體交託予神吧!」我聽後立刻憤怒地說:「假若真的有神,我便會很惱祂。怎麼祂造了一些人很健康,事事順利,而我卻諸多病痛,祂很不公平呢!」李老師回答:「或許神想你早點倚靠祂呢?」是啊!為何我不曾從這角度去想呢?假若我沒有病痛,事事順利,現在可能已變成一個自我膨脹和偏行己路的人,那會在這刻去思想人生的問題呢!

當天晚上,我開始了第一次和神的對話:「神啊!若您是真的存在,我想告訴您,我現在是何等的痛苦。我的痛苦不單是身體上的,還有是心靈上的。但若果是因為您想我早點去思考人生的意義,從而認識您的話,我唯有將我的身體以及心靈完全交託於您,請您帶領我去走我應走的道路吧!」

大慨個多月後,我回到香港,找到一位醫生,他竟然在頭兩次的診斷中,已確定了我十多年來所患的是什麼病 (而十多年來為我診治的醫生從來未向我清楚說明過。) 雖然病因仍是未明,但他給我一種比較治本的藥物,我的病情在短時間內得到了明顯的改善。我行動回復自如,有點「沉冤得雪」的感覺。有一晚,我躺在床上,思想那個多月來,我怎樣回到香港,怎樣找到那個醫生,猛然記起當天和神的對話,心想莫非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那時心裏仍然有些憂慮。我雖是行動回復自如,但醫生說過我的病是不能操勞的。我恐怕回到加拿大後,身邊再沒有人幫助我時,我的病情會再次惡化。其實剛到達加拿大時,我已著手申請一個在香港幫我的菲傭到加拿大來。但一直等了一年多,還未有確實的回覆,對於申請的結果也不樂觀。於是我再向神禱告:「神啊!若這個多月來所發生的一切,都是您的安排,我十分感謝您!但回到加拿大後,我真的需要這個菲傭來幫我,若我的申請真的能夠成功,我便信定您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這個禱告好像是在挑戰神一樣。那時還未信主的我,確實有這種心態。一個星期後,我果然收到由加拿大領事館所寄出的信,我的申請被批准了!我當然非常開心,因為我的困難一個一個的解決了。但開心之餘,心裏像是有些不舒服,就是我記得對神的承諾。雖然那時我還覺得我所經歷的或許只是自己所安排的成果;但若果真的有神,而我不去兌現我的承諾,神會怎樣對我呢?我把這件事跟我的丈夫商量,很意外,一向篤信佛理、又抗拒基督教的丈夫,竟然說:「若果你許下諾言,就必定要實行了。」得到他的支持下,我便在回加拿大後,在一次佈道會中決志信主了。

因為我決志信主只是建基於對主的承諾,所以信心不大。但我仍抱著開放的態度,從主日學、主日崇拜、靈修書籍、錄音帶、錄影帶及查經班中,漸漸清楚知道我信的是一位怎樣的神,而我對人生的種種問題也得到了答案,也漸漸確定了人生的方向。因此我在決志信主半年後,便決定受浸去見証我接受神為我生命的救主。

感謝神!雖然信主的年日不多,我已感受到神在我身上的改變。以前只懂得追求物質豐盛的我,現在變成熱忱於追求靈命的豐盛。從前除了黑白,還有灰色的是非觀,現已順服於神絕對黑白分明的是非觀;以前只覺得自己痛苦,而忽略了別人的痛苦,現在對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覺得能夠幫助別人是自己莫大的福氣。而最大的改變就是我己懂得不再憂慮,將自己完全交託給神!很奇妙地,我漸漸變得比較樂觀、開朗,因我深信神能夠容許任何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必定有祂的旨意,既然如此,何必憂慮,神必定眷顧我。

再一次感謝神!祂不單醫治了我的身體,還醫治了我的心靈。祂給我一些人世間認為是痛苦,其實在永生裏是一種福氣的經歷,從而讓我去尋找生命的意義和認識神。「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真的,我那位篤信佛理的丈夫最近也決志信主了!

「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馬太福音 7:31-34)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腓立比書 4:6-7)

願榮耀頌讚都歸給神,阿們!

編者語

許多時候,「罪」與「病」是有關的:

人若不肯依靠他生命的創造主,硬要依靠自己,壓力就很大;有時大到一個地步,身體承受不了,就會向他發出抗議,「病」就是身體向心靈發出的抗議;有人因此說「命苦」。

人若不肯依造物主的規律生活,我行我素,就會使身體受摧殘,結果身體承擔不了,於是「病」了。

人若不肯稍為為他人設想,極度自我中心,凡事都以自己為對的,結果,問題來了:與人磨擦,受人排擠 (其實是與人相處不來,令人怕怕或生厭);若仍不肯反省悔改,就會造成心靈不斷受壓,導致精神崩潰!

這些狀況如單靠自己、我行我素、自我中心等等,都是聖經論到的「罪」,我們的身體是神造的,這個身體不容許我們如此下去,因此,向我們發出警告!

但有些病是與罪無直接關係的:如未遇到良醫、吃錯藥、受傳染、受不公平對待等等,都是受連累的。人若未知原來可以求告真神以得幫助,也是沒法子的事。

本文主人翁就是後者,但她最終明白,原來看來是「因由無辜」的病患,仍是與神的最佳接觸點,是神喚醒人要歸向祂的途徑。

即使她的病不是直接因罪而來,但她仍然是生活在「靠自己不知倚靠神」的狀態中,她仍會怨神而不肯去求告祂!

等到她明白人與神之間的問題,她就謙卑求告神,回復神與人相和好的關係,結果迅速得醫治。

原來神要透過人肉體的病,去醫治人靈魂的病。

你願意在人生不順境時,去思考你與神之間的關係嗎?或許你一直忽略主耶穌對你的期望--祂期望你接受祂的愛,祂期望你認罪悔改,每天活在造物主也是你生命的創造主,是你的天父) 的心意中,你肯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