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我信 / 從教徒到信徒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梁劍雄 / 林吳瓊芬

童年時代,我住在新界元朗的農村。那時,間中有一些傳教士 (他們當中有些是外國人) 到農村傳福音。我與那些鄉村人一樣,都不肯信耶穌。當時的圍村都是拜佛、拜孔子的。

當時我非常固執,對基督教的道理亦有好多抗辯,認為聖經中的神蹟都是誇大。我在十六歲時踏足社會工作,在一間藥行做學徒,習染了不良嗜好,如吸煙、飲酒、賭博等。

十二年後,我已經成家立業,有自己的生意。那時正值四人幫垮台受審,我參加了由廣東省銀行組辦的商界北京觀光團。七九年三月廿七日整團人一齊去參觀萬里長城;那日氣溫為攝氏二度,微風細雨,風沙從戈壁吹過來;當時我穿著平底皮鞋,拿著八米厘攝影機,獨自一個人爬上城牆最高的地方。當時的長城並未經修輯,地面鋪滿青磚片,風沙落在磚面很是濕滑的。唉!樂極生悲,我一時大意,就跌倒撞在城牆上,我的肝臟破碎,大量內出血,人體5000 CC的血全部流了出來,肚脹得好像鼓一樣,血壓是零,脈搏微弱;昏迷了廿多分鐘,都無人知道我出了意外。在我甦醒之後,我覺得很痛,就用手抓著欄杆想坐起來,怎知一點兒也不能動,因太痛了,於是我便叫救命--廣東話、國語、英文,我都叫齊了,都無人聽到,原來我已經失了聲。我向諸天神佛祈求過、都無用;心想可能是平日不燒香,臨急抱佛腳吧。但是我不甘心,後來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讀聖經教人有難時,可以向上帝求助,仰望耶穌打救,於是我就學人祈禱,向耶穌基督祈求:「請救救我吧!我要生存,我要生存呀!我不想死,我要返香港見我的老婆和我的女,請保祐我呀,上帝,我不想死,我要支持下去。」不久我就被解放軍救起,送往北京市首都醫院,立刻施行剖腹探查手術,為我輸了4000多CC o型的血。感謝主,我總算拾回性命。太太在我出事三日後,就乘飛機到北京醫院陪我,支持和安慰我,過了七日,太太就先行返香港打理生意和照顧女兒;而我則休養了將近兩個月才返回香港。

那次是我和主第一次接觸,亦都是我開始對主有初步認同。但是不用多久,我就將主耶穌基督忘記了,但我已開始對基督教無以前那麼抗拒了。

在以後的日子,我曾經先後幾次入住浸會醫院。在住院期間,每逢星期日都會有些宣教士及護士,邀請病人到醫院的禮拜堂崇拜,而我亦樂意接受邀請到禮拜堂聽道。這是我與主第二次接觸,亦開始種下了後來我對主的信心。

移民加拿大後,因為要融入社會,我被妹妹Regina帶返教會崇拜,她介紹了好多朋友給我認識,那次是我第三次與主的接觸。以後,每個星期日,我都同太太、女兒及妹妹返教會崇拜。經過了四至五個月之後,我開始無恆心返教會了,我想我當時是無堅定的信心。

我的女兒Carol 亦都由她的同學帶領加入了另一間教會。因為家居離開教會很遠,所以我間中亦有車她返那間教會。後來我同太太亦去了那間教會。

九七年六月,我們決定留在愛城定居後,在廿九號我就馬上飛回香港,希望變賣物業和結束一切,全情投入加國的新生活。可是理想是美麗,現實是殘酷的;在這段期間,我遭遇到好多困難,我的心情開始變得非常頹喪和煩躁,擔心層樓不知何時才賣出,亦擔心加拿大的太太和女兒,如果過多一、兩個月,我都無辦法賣掉物業的話,我也要回加拿大了。

有一次,我在回家途中將近到樓下時,一邊行一邊望天,自言自語向天禱告起來:「主啊!耶穌基督,如果你是真神的話,請保佑我能儘快將間屋賣出去!等我可以早日返加拿大和家人團聚,我就快支持不住,崩潰哪!如果你真的在我身上顯大能,我回加後,就接受你做我的救主。」神奇!真是神奇!就在當晚七時半,地產公司竟打電話來,說八時會帶買家來看樓;看樓時,買家表示好歡喜,但是要回去與家人商量才答覆。我當時的心情真是患得患失,於是我繼續向上帝祈求;感謝主!當晚十點,地產經紀再打電話來,說買家要帶家人再看多一次;當晚十一時半我們在地產公司簽訂買賣同意書,落了訂金,這真是奇蹟。一個月後,完成一切手續;而我亦都買了一批貨運回加拿大。

回加後,我遵守信諾,每逢星期日都返教會崇拜聽道,並在一次佈道會中,聽講員講述他患癌症的見証,他怎樣得到神的幫助,令他擺脫病魔而委身事奉主,四處傳福音。由於我有類似的際遇,加上我以前在生意上曾成功失敗多次,我今次能夠移民到加拿大,我想這都是神的眷顧、恩賜。我很高興,但事前我並不知道,我太太和我的細女 Celia會同我一齊站出來,決志,接受主耶穌基督做我們的救主。

信主後,我不單只出席崇拜,亦參加了教會的主日學,積極投入學習做一個主的門徒,亦嘗試學習怎樣事奉主。信主後,我原先有的不良嗜好已經戒除了,因為主賜我重生和希望,使我終於明白昨日的不是,亦都醒悟做人並不是滿足於物質享受,而是尋找將來的永恆。我是一個罪人,祇有透過認識主、信主、接受祂做我的救主,才可得到永生。我藉著每星期的崇拜、主日學、團契、讀聖經、靈修,生命開始慢慢地成長起來,人亦變得心境平和,凡事都不會太過執著,這都是透過相信主耶穌基督的結果。

現在我所講的見証,是真實真誠的,主賜給我的,施與我的,實在太多太多,我希望能藉著主的愛,去宣揚主的福音,願榮耀歸給這位施恩的神!

「從教徒到信徒」

我們夫婦二人和女兒於1982年 4月從中國移民到加拿大,我們當時面對有很多困惑,感到前路茫茫,不知何去何從。後來有位朋友把我們帶到教會去。

當時我去教會的目的,是為了結交一些朋友,總比悶在家中沒事做好一點;但牧師所講聖經的道理,與我的觀點有很大的距離,我總是不能接受。可是教會的弟兄姊妹,對我們的真誠和關心吸引著我們,他們很希望我們早日受洗,但我們對真理的認識還未清楚,在他們熱誠的邀請下,終於在1982年的聖誕節受洗。

此後,我熱心守禮拜,也參加查經班,但我回到家裏,沒有讀經和禱告,世人所做的我一樣去做;我很容易發脾氣和罵人。當我靜下來的時候,心靈總感到很空虛,內心也沒有平安。

我也曾多次想實行讀經和禱告生活,中間斷斷續續總不能堅持下去,我又困惑又無奈。

直到1992年尾,最後一個星期五查經禱告會晚上,有位弟兄把1993年的日曆發給我們各人,他突然提出:「我們各人在明年開始按照日曆速讀的方法去讀完整本聖經好不好?」我們都回答說:「好」。因此我回到家中也將這個消息告訴我的丈夫,不料他也願意跟我一起開始讀聖經。起初他讀的時候,感到又頭暈又眼花,因新舊約共要讀幾章聖經,還要讀助讀本的解釋,因此他感到很疲倦。我只好鼓勵他休息一下再讀,並且默默地為他禱告,求神賜他足夠的精神能堅持讀下去。很感謝神,由93年開始至今我們都能天天堅持讀經和禱告。當我實行開始讀神的話時,我發現我的內心有很多污穢和軟弱,實在需要神的話語光照和潔淨,使我和神的關係能恢復過來。

我與神的關係復和後與人的關係也得以改善:我開始明白,要愛人必須先要愛神。我明白人性的軟弱,必須天天倚靠神才能過得勝的生活。當我決定把讀經和禱告安排在第一時間的時候,中文電視在每天早上八時多有一個時事評論節目,是關於世界各國動向和轉變的,也有本地的消息和新聞,我很喜歡聽這個節目,因此,我決心在早上五時起床,先禱告,後讀經。因我想要培養寫字的能力,所以我把每天讀經的金句寫下來,我覺得這樣對我有很大的幫助,我想已完全是神的恩典,神改變了我,使我每天早晨起床不會感到有壓力,而是很自然的,我想這真是神蹟。

此外,我也學習到如何倚靠神:今年一月初,我的女兒患上感冒要入醫院,她兩個兒女同時也患上感冒咳嗽住在我家;我的丈夫因此受到傳染。他們整夜因咳嗽,不能入睡,又發燒;我除了要照顧他們外,還要擔心住在醫院的女兒,更不能不擔心自己也被病菌感染,真是好像困境重重,無路可走!幸好,我靈修時讀到出埃及記十四章,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到了紅海旁邊,前有紅海後有追兵,兩邊是曠野,從人的角度看,真是無路可走,死路一條,但因摩西存著信心等候神,結果神把海水變為乾地,讓他們過去。當我讀到這些經文時,我得到很大的鼓勵和幫助。因此我只好半夜起來禱告神,求神赦免我們一切的過犯,並施恩憐憫!使他們得醫治,更求神保守我不被感染。很奇妙,在這段時間,我內心很平安穩妥。這樣過了十多天,他們的病都己漸漸的好轉,最奇妙的就是我能避過這場感冒戰,我想這完全是神的恩典和看顧!

今年 5月初我的血壓突然升得很高,起床就頭暈,什麼都不能做。 5月 6日星期四,我本想去看醫生,因媳婦那天要返工,兒子因要開會也不能請假,丈夫很心急,我對他說:「生命既然掌管在神的手中,我想神有祂的旨意,何需擔心呢?」就在這個時候,教會有位姊妹打電話給我,她說:「林伯母好嗎?」因此我將實情告訴她,不料她說:「我可馬上來接載你,我今天下午才返工。」我們在車上彼此分享神的恩典,不覺已到醫生診所,很順利的看完醫生便平安返回家中。我再次經歷神的同在,神真是最了解我們的處境和需要的神,因此心中只有充滿感謝和讚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