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康泰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方陳萬好

我叫陳萬好,我的丈夫名叫方榮耀。我們結婚已經有四十年了,神賜給我們三個兒子,兩個女兒,他們都分別結了婚。感謝主。

兒女們的年齡相差不遠,他們年幼時,常常爭吵;我們夫婦二人為口奔馳,沒有時間管教和照顧他們;不過,我覺得丈夫對子女的管教,已可以算得上很嚴謹。

兒女們在中學的時候,因為長女有一位基督徒老師,將她帶返教會,她就信了耶穌,之後,二女又帶姐姐和弟弟返教會。那時,我才知道,原來他們的哥哥,早在他們之前已經信了主;所以我的四個兒女都先後信了主,但我和丈夫,並最小的兒子仍未信主。

我很早就留意到四個信主的兒女有很大改變;以前他們時常爭吵,信了主之後,卻能相親相愛,使我感到非常希奇,因此,我知道返教會、信耶穌是好的。我的兒女們都很想我跟他們去教會,他們也常常送一些福音錄音帶給我聽,但我總是對他們說我很忙,沒有時間信耶穌。

其實,我從小就跟母親拜偶像,甚麼菩薩神佛,我都拜過。五十年代的時候,我們的生活很貧困,當時我參加教會聚會,只是因為教會有很多東西吃,所以我在九歲時,已經開始接觸教會;我返了教會三年,還是聽不明白福音,可能是因為我在心態上,只將耶穌的事蹟當作故事來聽,及後長大了,就更加沒有接觸教會。

直到我漸漸年紀大了,身體不好,常常感到不舒服。初時我還以為這只不過是一般傷風感冒而已,誰知醫生說,我是「更年期」開始;我不相信,因為我認為,我才只有四十歲,怎算是年老呢?

九四年,幼女移民到加拿大,到九七年,大兒子又移民到加拿大去,我就有許多掛慮當時我很不開心,覺得失去了很多東西,再加上身體的狀況好像越來越差,我就有一個感覺,想參加教會聚會,好叫自己有點精神寄託;同時我想,如果這個神是真的,祂也會保祐我身體健康,何樂而不為呢?所以我叫了我二個兒子來,請他們帶我返教會。那時,是一九九七年初,在一個新春講得我很受感動,於是我就在那一次聚會中,決志信了耶穌。

之後,我的身體並沒有好轉,家人建議我到加拿大去探望兒女們,好讓他們能照顧我一段日子。

我到了加拿大後仍不斷地參加教會聚會。感謝主,我在那裏認識了一班對我很好的基督徒,他們知道我身體欠佳,非常關心我,常常來探望我,我感到神的愛是真的,我便開始更認真地信耶穌。

這時,有一位弟兄介紹我去看一個家庭醫生。醫生對我說:因為我在更年期間,患了「憂鬱症」,所以他開了一些荷爾蒙藥和抗憂鬱藥給我吃,我吃了,身體果然好轉了許多。到九七年九月,我回港時,還是相當開心的。

誰知,在十月間,我竟發現右乳房長了一些癌腫瘤,這個突然而來的打擊,令我吃不消了!我立刻入院接受手術,在一個星期內做了兩次切除腫瘤的手術,那時我的信心就開始動搖了。我問神說:「神啊,為甚麼會這樣?」在手術中,醫生一共切除了十三粒淋巴腫瘤,其中有兩粒有癌細胞。醫生對我說:我的癌病已經發展到第二期,需要接受化療和電療。我感到非常震驚,我本來已經患了憂鬱症的,聽到這樣的噩耗後,我的「憂鬱症」就變得更加嚴重了。因我受不了化療,所以只能接受電療二十次;之後,我還需要吃五年化療藥,那些化療藥,副作用非常多,據說,它會有可能使我患上子宮癌的,這叫我感到非常擔心;我因此感到頭痛、失眠、需要去看精神科醫生,服食抗憂鬱藥;可是,我轉了八次藥都無效。

那時,我有一位癌症病友也同樣患上憂鬱症,她介紹我去看一位私家醫生。我知道看私家醫生的費用是很貴的,而且也不知道需要看到何時才能痊癒;況且我丈夫已經退休,沒有收入。原來憂鬱症與其他病症很不同,有可能吃藥吃很短時間就有效,也可能要長期吃藥,甚至一生也要吃藥。那時我思想事情,總是往最壞的那一邊想,於是,我的情緒極為低落,感到絕望,整個人好像掉到了谷底。因為不想連累家人,我就在到診所覆診的時間,企圖自殺,結果,我被送進精神病院,被關閉了足足三個月。

我是在九八年二月中入院的。感謝神,適逢丈夫在二月時退休,於是他有空,一切有他來照顧我。我知道他很辛苦,我也很內疚,兒女們也很擔心;然而,他們默默禱告神,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切切為我禱告。當時我的信心非常軟弱,我怕死,又怕鬼,又怕得罪甚麼神神佛佛,甚至我在醫院那三個月裏,又患上「瀉痢病」兩個幾月,醫生也想不到給我甚麼藥物治療才好。最後,醫生竟然說,化驗的結果,找到一種很毒、會致命的細菌,要開一種很強的「抗生素」給我吃。可能因為身體太弱了,我吃了三四天抗生素,就不能進食,又暈又嘔吐;其實當時我的狀況非常危急,即使正常人也很難生存,何況我的精神已到了崩潰的地步!可是,我大大感謝我的神,我之所以沒有死去,完全是出於神的醫治。當時的可怕程度,現在回想起來,也會發噩夢。我跌進人生最深的死蔭幽谷中,簡直是落在人間地獄裏。

感謝主,到九八年五月,我終於出院了,並不是因為我的病全然好了,乃是因為我再沒有自殺的念頭,醫生便讓我出院。

我離開醫院後,返回媽媽的家中養病;那時我每天只呆在家裏,終日無所事事。丈夫雖然未信主,卻前來鼓勵我要返教會聚會,說:「你要對你的神有信心,祂才會幫助你呀!」這是何等希奇的事,神竟差派一個未信耶穌的丈夫來勸我信耶穌!於是我聽他的勸告,重新返回教會聚會。真奇妙,自從我患上憂鬱症之後,我常常不能入睡,每天心中都很驚懼;但當我開始返到教會聚會之後,我就可以睡得好香甜,睡到聚會完了我也不知道!雖然,因為睡著了,沒有聽道,但我內心傾向神,卻是越來越強。

我母親原是一個非常迷信的婦人。有一天,她跟一個老街坊談起我的病來,那位老街坊對她說,我有可能是「鬼上身」,他又說,他認識一個「高人」,可以替人消災解難,非常靈驗。母親聽了,力勸我要到那位「高人」那裏去拜一拜。我對母親說:「我信了耶穌,不能去。」母親卻說:「你有邪靈附身,會有生命危險。我不想白頭人送黑頭人,你就當作是去看醫生吧!我不是叫你去信他的神,只是叫你當他為醫生。」當時我的信心動搖,心想,試一試也無妨;若果真的靈驗,我的病就有得救了,那時,我再返教會聚會也未遲,現在我只不過是當作去看醫生而已,我並沒有改變我的信仰呀!

於是我跑到那位「高人」的府上去,看看他能不能醫好我的病。可是,我去的時候,看見那位所謂「高人」的神壇,既污穢,又恐怖,心靈間感到異常不安。聖靈在我裏面對我說:「這個『高人』是騙你的,你中了魔鬼的詭計了。」因此,我在跟母親回家途中,心裏感到極度驚恐,怕自己做了一件大大得罪神的事,今後被神離棄。事前我曾經告訴過信主的兒女,他們已經極力叫我不要去,我卻推辭不了母親的盛情邀請,做了這件極錯的傻事!之後,有三四天之久,心裏極度惶恐不安,完全不能入睡,感到全身非常不舒服;那種惶恐和不舒服的心境,是我從來沒有經驗過的。終於有一天,晚上七時許,我致電給我的大女兒,她在電話中聽見我真的跑去拜偶像,就非常憤怒地對我說:「現在再沒有辦法了,惟有祈禱向神認罪悔改,求神赦免吧!」我同意向神認罪,她就在電話中與我一同禱告。到了晚上十時左右,我才開始平靜下來,可以安心地睡一覺。

幾天後,丈夫叫我轉去看私家精神科醫生,與此同時,也有一個癌症病友,常常叫我看一位基督徒私家精神科醫生,我卻以費用昂貴為理由不肯去;只是,我敵不過我丈夫不斷的勸勉,最後只好接受他的意見,去看那位精神科醫生了。經過兩三天的治療後,我的病情開始好轉,並且進步神速;一個月後,好了七八成,非常感謝神,全家都很快樂;我知道我所信的這位神確實是真神,以前我種種的不是,神全都寬恕。神真偉大,祂以忍耐、愛心、寬恕,足足等了我幾十年,我才真正回轉歸向祂,真正返回神的懷抱裏。

我在二千年十月十五日受浸,公開見証我已信主得救的事實,之後靈性一天比一天好。

過了一年,我發現左邊乳房有癌細胞,要再次接受切除手術。我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接受手術,但這一次,我心裏非常平安,全無懼怕,因為我一心倚靠神,結果手術非常成功,我感到沒有上次那麼辛苦。醫生替我割除了十八粒淋巴核,並且說,因為割得很清,所以不用化療、電療、或服藥。我同丈夫和兒女都非常開心,深深地體會到,神真的賜我出人意外的平安。我在住院期間,還可以到處去安慰其他病友,為他們祈禱;我住院不過兩星期便出院了。

到二零零二年間,我又發現子宮細胞有變化,醫生說:「為安全起見,要接受割除手術。」醫生很擔心我在十個月內做兩次手術,怕我不能承擔,因為這一次是大手術。但我說:「我接受得到,因為我最痛苦的時刻已經過去了。」有病友告訴我,說:「你要有心理準備,因為割除子宮手術,比割除乳癌手術辛苦得多,做得不好,還會有很多後遺症!」但我知道,生命不是由我掌管的,我全交與神,讓祂作主。

那一次手術又非常成功,比我想像中更好,痛苦又少。醫生告訴我,他沒有發現癌細胞。手術後,我也沒有感到任何不舒服。我感到這真是神的醫治,為何手術越大、竟然會復原得越快,這麼奇妙呢?我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接受手術,五天後,就是九月十七日,我便出院了。同房三位病友也是與我一同做手術的,她們在手術後,卻感到非常辛苦;她們看見我的精神很好,都感到非常希奇,她們對我說;「方太,為甚麼你好像沒有甚麼事發生過似的?」我回答她們說:「我信了耶穌,所以有倚靠,心裏非常平安。」我隨即把握機會,向她們傳福音,又送她們福音單張,為她們祈禱,鼓勵她們,如有不舒服,可以隨時向神祈禱,將一切需要告訴祂,因為我們的神是非常慈愛的。我又對她們說:「我這兩次接受手術這麼成功,實在要感謝我的神,因為祂聽了我和教會弟兄姊妹的禱告。」

出院後,我一直與那些病友保持聯絡,盼望帶她們返教會。神准許火的試煉臨到我,祂必賜我力量來承擔。今日我的身體雖然是支離破碎,但我信主的心卻是完整的。

編者語

抑鬱可以置人於死地,憂思鬱結可以引致嚴重的病患。本文的主人翁正是活生生的例子。

藥物可以治癒肉體的病患,卻不能治癒引致病患的心態。

手術可以割除腫瘤,卻未能割除人靠己力活在惶惑之中的病態心理。

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那位創造我們的天父,一早已將人生的智慧教導我們,可惜人在罪中離棄神,走自己的路,白白受了許多不必要的痛苦。

人的健康大部份取決於心靈的狀態;當人犯罪離棄他的創造主時,以為可以靠自己活下去,誰料,沒有得著神的愛者,活在何等恐懼無助之中,反而將自己的問題訴諸不明來歷的靈體,苦上加苦。

當本文主人翁具體地明白自己是得罪了她生命的創造主時,她才真正信了耶穌,得著從神而來的盼望與平安。

多少人直認不信耶穌,但又多少人自以為信耶穌,卻其實一直靠自己,又按自己心意生活,得罪真神仍以為祂有問題。

我們若真心信耶穌,靈魂便能舒坦,有罪直認,便能與神之間無阻隔,享受到神無條件的愛。

靈魂健康,心靈自然健壯;思路正確,身體的毛病也容易醫治了。

神要醫治人肉體的病,何其容易,但祂要人先面對自己、醒覺自己靈魂的毛病,才給人徹底的醫治,叫人身心康泰。

你願意來到這位大能的醫生面前,將靈魂及心思交給祂,由祂掌管,使祂可以徹底醫治你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