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死過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周華慧芬

我不感覺自己的所作所為有問題,因為我活在罪中,未有主耶穌的生命。

我自小就跟從媽媽到教會,那時教會給我的印象是只有成人崇拜、唱詩,間中聽到有些人感動致流淚祈禱,但當時我卻感到毛骨聳然。

自我入學之後,時常有一位阿姨來探我們,她說上海話,我不大懂,唯一最熟識的字是「耶穌」。爸爸不喜歡她提及耶穌,時常說:「下次她再來講耶穌,我要用掃帚把她趕出門口。」但她每次來訪,總帶著大包小籃的生果糖果、甚至日用品來探我們,這是我最有深刻印象的。七十年代香港生活艱難,她是工廠女工,自己也不捨得隨便花錢;後來我才知道她領了媽媽信主;而且她更花了三百元印了福音單張,並用那些單張向周圍的人傳福音,我相信她不但影響了媽媽,也影響了我們全家。

不久,我的大姐姐因那位阿姨的提醒入讀了迦密中學,她在校內接受耶穌成為個人救主,所以也帶了我和二姐姐返教會。後來,因為大姐姐要工作的緣故,沒有返教會,我和二姐姐也隨之沒有返了。

七年之後,我參加了屋鸷內一間教會辦的繪畫班,雖然我沒有上過一堂課,但有一天,那繪畫班的老師竟打電話給我,邀請我到教會去聊聊天。他說話的語氣頗親切,於是我就答應了。就在那天,他向我詳細的說明我如何才可以得救。我心想,從小我也認識聖經,中學會考也有聖經科,知識足夠了,心裏認為既然自己認識那麼多,應該差不多是時候接受了。於是我跟他作了一個祈禱,表示願意接受主耶穌進入我的心裏。那天晚上,我也返了團契;糟了,教會的弟兄姊妹竟邀請我分享決志的感受!那時,我不是沒有感受,不過不大特別,只覺得是順其自然,時候到了就決志吧。

返了教會一年多,正值中學畢業,我發現外邊的世界十分吸引,就停止返教會了。數年後,一位同學邀請我們到他的教會,我就在那間教會受了浸;但只是做個「星期天教徒」吧了;除了去禮拜堂外,我的生活與未信主時並沒有分別!那時香港經濟篷勃,我希望多賺點錢,使我可以去旅遊或讀多點夜校課程;並且希望在工作上有升職機會,這樣又過了幾年。

我有四兄妹,我是排行最小的,雖然媽早在我小孩子時已返教會,但她也離開過一段頗長的時間。在那段期間中(我未跟從繪畫班老師「決志」前),四兄妹最感興趣的話題就是鬼故事。我們時常聽電台的廣播「午夜怪談」;我們又要驚,又要聽。我們又在校內玩筆仙、碟仙;目的是希望能夠知道將來的運程;又喜歡看掌相、又玩算命、星座運程、紫微斗數等等,對於那些東西,我完全相信。有一件對我影響頗深的事情,是這樣的:有一次,同學們用某種方法去預測大家將來有多少個兒女,我算到自己有兩個兒子,我深深接納那次「算命」的結果(許多年後,直至我的女兒出生,這「騙局」才被揭穿!)雖然日後我在教會內受浸了,我仍相信那些東西。表面上我以返工、進修為藉口,去解釋何以我不穩定聚會,其實我一直沒有和真神建立到關係,致使我走入了迷惘之路。後來,我竟跟了同事們參觀他們的宗教,他們屢次向我介紹他們的宗教「道」,常與我講述他們的信仰:他們相信所有的神都是真神,宗教是導人向善的,耶穌和觀音可一同並列,他們在危難時,可請神靈幫助自己渡過危險。原先我本著好奇,與他們爭辯,說不能把耶穌與其他偶像並列,但我實在與神相距太遠了,慢慢地我竟接受了他們的宗教,還入了教!在整個「入教」的過程中,我內心感到很不舒服,因為看見那麼多的偶像,使我感到自己好像被綑綁般。我參加了兩次的聚會後,感到很不妥當,於是就沒有再參加了。同時,我內心經常自責,覺得不應該參加他們的聚會。感謝神,聖靈不斷提醒我,神從不放棄祂的兒女。

一九九零年阿爺去世了,因著他懷有傳統思想和民間信仰,希望死後兒孫能燒金銀衣紙給他在地府享用(那時我只是斷斷續續的返教會);為了盡最後的孝道,我就幫助家人燒金銀衣紙!怎料,那天晚上我就遇見很多可怕的事情,使我整晚不能入睡:我當時認為我幫助摺金銀衣紙,不是為了拜背後的神靈,只是為盡一點孝道而矣;因此,不覺得與「信主」有何衝突,怎料事實並非如此--

還記得當天晚上,天氣十分熱,家中開了冷氣;爸先入睡,突然,他猛然的叫了一聲,十分悽厲,醒來後,他說夢見了一群蒼蠅向他飛撲過來,他無法抵擋(我後來讀聖經才知道這是魔鬼的攻擊)。我當時還不在意,因為爸經常發噩夢尖叫,那次雖然比平常恐怖一點,他醒來時我也很驚慌,但我仍懵然不知。但見媽更加用心讀經和唱詩。我是第二個入睡的人,剛閉上眼睛,就看見一個人形的光影慢慢由上格脇降下來,落在我整個人身上;我跟著不能動彈,我張開眼睛,只能看見脇尾的那個「東西」,耳內聽見的是非常高頻率的聲音「VV聲」!但我仍能聽到媽唱詩、讀經;我想掙扎,但不能動,於是鼓起勇氣問「你是誰?」他用廣東話回答我說:「你殺死我。」我第一個念頭是「回魂」。但回心一想,阿爺是講上海話的,而且他生前非常疼愛我們兄妹四人,不會是這麼惡的回來找我們。我肯定那不是阿爺!隨即而來的想法是:我摺的金銀衣紙,其實他是不能收到的,說可以在地府享用,那是騙人的。最後我聽到媽媽祈禱,我知道她就快要熄燈睡覺了,我非掙扎不可,這樣我才可以移動;然後,我立刻抓著媽媽,與她一同禱告,但結果我整晚還是不能入睡。

第二天是星期日,我跟媽媽到教會。我看見一位婆婆安靜地坐下等待崇拜開始,我心真渴望得到那份平靜安穩!那時我才想到自己離開神很遠;我整天只愛追求享樂,沒有真正追求認識神更多,以致遇到昨晚那些事!那不是偶然的,我好像聽到魔鬼的控訴:「看哪!你還自稱是基督徒,你竟來拜我!」縱然我有那麼多罪,神還沒有把我放棄;就在那天,在當年決志時的教會內,一位間中有聯絡的弟兄,給了我幾本教會刊物;當時真是帶給我很大的安慰,神真的沒有放棄我,我只覺得神差派那位弟兄在我危難時來幫助我,要我再回祂的身邊。

我再次重新讓主耶穌進入我的心。以前我從不讀聖經(除了返學上課外),但我從那次起便主動自發讀聖經,並且從聖經中,知道可以靠主耶穌的名趕走魔鬼;如是者,在往後的半年內,我不斷夢見鬼,但每次當我藉著聖經的說話去驅趕牠時,鬼魔就會立刻消失;我感到我真的要好好悔改,從新做人。

那位送教會刊物給我的弟兄又替我分析事情,嘗試解釋為何那半年內我時常被魔鬼困擾,夢中看見靈界的事;我知道那是因為自己犯罪拜偶像所致。

因著我開始看聖經,追查究竟「信耶穌」是甚麼一回事,我才知道主耶穌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祂是唯一的真神,我們若要信主,就不可再去拜其他偶像,和跟從迷信鬼魔的習俗。

後來,我結婚了,並且在一九九二年移民加拿大。

到了加拿大後,我的生活有很大的轉變,我有更多的空閒時間安靜下來,真正享受與神獨處的關係。我不斷反省,藉著祈禱、讀聖經與主建立正確的關係,過一個正常基督徒的生活。

不久,神給我第一個孩子;三年後,即一九九七年,我懷了第二胎,在分娩的過程中,神給我一個非比尋常的經歷,叫我的家人及在旁的醫護人員,都與我一同經歷目睹一個神蹟--

當時我懷孕四十週,一天早上,發現出血,我丈夫馬上把我送到Grey Nun醫院。醫生叫我到外面散步,幾小時後(下午二時);他替我注射催生劑,霎時間,因子宮收縮,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全身被水掩沒一般,連眼、耳、口、鼻都像浸在水中,然後我咳嗽得很厲害,便昏迷過去,不省人事了。

原來胎水突然與血液混在一起,運行全身,引致我呼吸和心跳停止了數分鐘。但神已預備一切;那時醫生正在候產室的門外預備收拾一切離開,正在那刻,他聽到我的咳嗽聲,看見我的情況,正恰似他一個月前替一個菲藉婦人接生時所發生的差不多;但那次他救不了,眼見大人和嬰孩相繼去世;於是他立刻決定替我施手術,整個過程不過數分鐘! 後來我才知道,人的腦袋缺氧四分鐘就會死亡;因此,從決定至完成手術,他們只得四分鐘!

當時醫院為了我把電梯停住了,護士和丈夫推著我的脇由候產室搭電梯到手術室;原來那天早上手術室忙個不停,護士們剛清理完畢就輪到我(那又好像也為我預備的),醫生只用了很短時間就把我的女兒(Grace)取出;一般的尺度是:嬰孩出生的狀況若由0 ~ 10計算,10是最好的,Grace出生時只得2 ;而醫生用了數分鐘搶救的功夫,她已回到9 ! 真是感謝神。可是我卻流血不止,心臟停了數次,醫生曾用儀器二次把我的心跳恢復過來;那時我的姊姊已到醫院(她是護士)看見那些護士不停送血漿入手術室,又看見他們送rubber blood入去(rubber blood有凝固血液的作用),便心知不妙。

她不知等了多少時候,醫生叫我丈夫和姊姊小心駕車到市中心Royal Alex醫院;可能他們看來太緊張吧! 同時他們又用直昇機把我送到那邊,嬰孩則用救護車送去。急救完畢,連醫生也覺得能在四分鐘內完成整個急救過程,實屬不可思議;但他說我的生命雖已成功搶救回來,不過不肯定我會否成為植物人,也不知我何時才會醒來;所以當我醒來後,我的姊姊和丈丈高興得不得了。丈夫對我說:「你把我嚇壞了。」我心中第一個念頭是覺得很平安,感謝神帶我渡過,但渡過甚麼事我卻完全不知道。

我還記得把女兒生下來後,我剛甦醒時,聽見姊姊說我生了一個女孩,我內心一怔,不是男孩!我才恍然大悟,發覺原來我小時候那個迷信的「算命」只是一個騙人的把戲而矣!

由於那時我的傷口太痛及覺得太累,是生男抑或生女,是「受騙」… 我也顧不及許多了:因當時我身上插了很多喉管,其中一條由口腔直插入肺部幫助我呼吸,致使我每次呼吸就咳嗽,跟著嘔吐,肌肉收縮,使傷口痛得很,因而我便不能移動。

感謝主,我的身體復原得很快,第四天便可以在房內行動,家庭醫生也來探望我,並對我說:「若是你有信仰,那就是你的神救了你。」還記得有位護士特別來探望我,並對我說:「It's a miracle (這是神蹟)!」這句話提醒了我,我是屬於神的;雖然以前我自以為是,時常認為自己才是最好的,不肯聽人勸告,時常要別人跟著自己的意思行,否則就不高興,但現在我知道神是主宰我生命的,我立志要將餘生獻給祂、順服祂的引導。

小時候,我時常希望自己長大後有傑出的成就;重獲新生後,知道生命是不屬於自己的。我立志要去對眾人述說神在我身上的作為。從前我不曾想過自己有何價值,因經歷過神如此顧念我,故我體驗到,是祂用重價將我贖回來的。我願意將生命的主權交給祂,由祂決定我以後的路程。

編者語

本文的主人翁跟從主可謂障礙重重:她多次表示信耶穌,連她自己也以為她是基督徒了;可是她並未有遵從聖經的教導去跟從主,因此一直未得救。

她一邊「信主」,一邊去相信鬼魔靈異的事物,甚至去算命、去燒金銀衣紙,去追隨鬼魔的做法,其實是拜偶像,拜魔鬼。她根本不明白正邪不兩立,神、鬼不相容。

她一邊返教會敬拜主,但內心又貪愛世界,不用心追求認識她說她所信的神,不理會祂對人的期望。

直至她「撞板」,覺悟前非;但她仍未對她所信的神認真。

但神仍是如此恩待她,保守她經歷在危難中平安,使她信主不再停留在頭腦知識上,叫她真實地經歷神,決志一生跟從祂,義無反顧。

靈界其實十分真實,廣大無邊!可惜我們常高估自己,低估靈界。

有一天,我們都要脫離這個身體,進入靈界,因此,信耶穌是每個人切身的問題。

聖經說:「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

我們有幸得這位靈界的最高主宰成為我們生命的救主,祂既創造我們,將生命給我們,又在我們墮落、犯罪、背棄祂時拯救我們,用祂的愛挽回我們;我們怎可以辜負祂的大愛?

「死過翻生」的經歷不是人人也會有,但「信主」的機會,神已擺在你的面前。

本文主人翁擬生產的時候,想不到竟是走向死亡的關頭;誰人知道自己的生命何時會結束?請把握這個機會,信靠你生命的創造主,認罪悔改歸向祂!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