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造.新開始 | 得救見証系列

作者:柯陳瑞卿

我生長在一個普通家庭,在家中排行第二,因家境清貧,父母都要出外工作。故此,很多時都是由爺爺照顧我,加上爺爺的溺愛,所以養成我任意妄為的個性;我自大、專橫,時常無理取;兒童時期,每逢與姐姐吵架時,爺爺總是維護著我,所以姐姐都怕了我幾分。在家中,我活像一個小霸王。兒童及少年時期,我就是這樣平安和快樂的渡過。

我自小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雖然中學時期,就讀於基督教學校),由於家中有供奉祖先及一些神像,故此,我就跟隨媽媽拜那些偶像。我很相信 「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直至信主前,我都有這種想法。

不經不覺,我結婚已經有廿二年,我育有一子及一女。因工作關係,從結婚那年開始,我與丈夫便要分開。丈夫經常中港兩邊走,一星期只回港一次。初期,我真的很不習慣,但經過一年的慢慢適應,我學會了獨立(也包括自把自為,凡事以自己為中心)。

中國開放初期,包二奶的問題很是普遍,我身邊很多朋友、同事、以及親人,常常問我同一個問題:「你有沒有擔心丈夫在大陸包二奶?」我總是一笑置之,我相信夫妻間在乎互相尊重、互相信任。其實那只是因著神一直在保守而矣,可惜我並未懂得感謝祂。

後來我們移民加拿大,丈夫仍得中、加兩地飛來飛去,每年回加只一至兩次,每次逗留十天左右,便要回中國內地工作,是名乎其實的太空人。

二零零一年四月,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我如常收看電視,那時電視正在播放福音節目 「恩雨之聲」。那一集講述耶穌一些生平事蹟;我看見一班人要耶穌定一個淫婦的罪,但耶穌卻說:「誰說自己沒有罪,便可拿石頭打她。」看到那裏,聖靈便感動我,使我突然醒悟過來;是的,那個人是沒有罪的?包括我自己!於是我便向神作了生平第一次禱告:「如果你是世上獨一的真神,就引領我去看聖經,不要間斷。」神就應允了我,所以後來我便決志信主。

信主前的我,脾氣很大,是家中的掌權者;無論丈夫也好,一對兒女也好,通通都要受命於我。尤其是我丈夫!即使在他的家人或朋友面前,我也會毫不客氣地呼喝他,一些也不尊重他,使他的朋友也為之搖頭歎息!感謝神,讓我有一位了解我脾氣的丈夫和一對順服我的兒女。

信主後,神就賜我新生命,慢慢改變我的脾氣。

但我唯一不肯改變的是對丈夫的態度。以前,我們每逢通電話時,我跟他講的話都不會超過四句:

「有甚麼事找我?」

「我現在很忙!」

「沒有緊要事就收線!」

「收線!」

我總是不能溫柔地對他,更沒有耐性和他說話。直至去年年底,我丈夫面臨失業時。聖靈觸動我心:「你應該溫柔地對待丈夫,如果你信主後沒有改變,怎樣領他信主呢?」於是在每一次的禱告中,我也祈求神賜我有一個溫柔的心去對待我丈夫。透過聖經的教導和新生命的力量,我學習到順服、包容和忍耐,更學會尊重我丈夫。信主後,我很希望自己丈夫能同樣接受這個救恩,我不斷禱告,祈求神將他帶到主的面前,接受主作為他的個人救主。神是信實的,祂是聽禱告的神。祂答允了我的請求。

去年冬天,我丈夫失去了他任職二十多年的工作,頓感焦慮及徬徨,我在電話中給他支持及安慰;我不但沒有發脾氣,更增添一份溫柔。他決定在今年三月返加稍作休息,才決定前面的去路。我再向主禱告,求祂加力量給我,加添我更多的溫柔及耐性,因長時間兩夫婦分開,他回來家中,我反覺得很不慣。

今年三月,丈夫如期返回加拿大與我們團聚。我們一如往年到醫務所,作全身檢查;就在那時,神就顯出祂的大能。我的檢查報告中,發現上身有懷疑是癌細胞的陰影,需要抽組織化驗。當從醫生口中得知此事時,我一點沒有憂慮,心裏反而很平安。我知道這是神的安排,要我們夫妻二人一同去經歷祂。我將結果告訴丈夫,他很擔心,但我對他說:「我一切都已交給神,由神去帶領,我們不用擔心,萬事都有主去承擔。」他感受到我心中的平安是由神那裏來的。

感謝神,在我等待化驗報告時,我們參加了一個佈道聚會,他表現得很感動,是神在他心中工作。

我發覺自此之後,我們兩夫妻的感情有增無減,尤如新婚一樣,與從前截然不同。

以下是Rosity的丈夫Tommy對妻子信主的看法:

我是屬於早期的太空人,結婚不久,就要奉派到中國內地工作,剩下妻子和一對子女在香港生活,每個星期只回港一至二天相聚;因此,妻子要獨力面對家庭責任,漸漸學習到非常獨立;但同時她也變得主觀,成為在家中的「一言堂」,沒有人能改變她的決定。有時,因為妻子的主觀,而且又缺少溝通,結果我們二人時常發生爭拗,雙方的關係變得緊張,張力累積下來,結果有一次因很少的事,我竟動手打妻子!事後我感覺很後悔;自從那次事件後,我就決定為了避免爭吵,凡事都忍讓她,致令妻子做了一家之主。

由於聚少離多,我與兒女的隔膜亦越來越大,在教導兒女方面由妻子負責,我只負責在外拼命賺錢,令家庭盡量生活在物質富裕中。

我的大女兒在港讀書時已經是基督徒,我沒有多大的反對,因我覺得教會都是導人向善的,總好過在外學壞。及至我全家移民加拿大,聚少離多的情況變得更嚴重;分開的時間更長,相聚的時間更少,妻子的「獨立個性」發揮更大作用,驅使我更拼命賺錢!全家庭都交由妻子處理,打理得井井有條,但因妻子的用錢習慣不好,數字令人震驚,但由於家庭全權交妻子打理,我只得在有機會時才提出感受及忍讓,只得更拼命賺錢去供養這個家!

不知甚麼緣故(可能因為我女兒是基督徒吧),在這兩年間兒子及妻子都相繼信主,妻子做了基督徒後,我察覺到她的性情大變:變得客觀,變得比以前容易相處得多,令我心裏感覺得很舒服。

由於經濟不景,在幾個月前,我那份入息不錯的工作失了。突然失了工作令我心情很差,因我是家庭的唯一經濟支柱。我心裏壓力很大,擔心以後的生計不知如何是好,唯有致電與妻子商量。當我聽到妻子安慰我:「不要緊,生活可以量入為出,夫妻可以從頭再來,繼續捱,不怕會餓死。」這番說話令我感覺好奇怪,以妻子從前的個性,這件大事一定令她要「拆天」,但現在竟可以說出這一番說話,使我很感動,壓力盡消。我決定先回加拿大與家人相聚及休息,然後再作打算。

當回到家後,我和妻子都去做身體檢查,報告指出妻子的X光片顯示上身有陰影,要再抽組織化驗,當時我很擔心;但我妻子將此事禱告交託給主,由祂管理一切,一點都不擔心;最後化驗報告是沒有壞組織。於是我放下心頭大石。我感覺兒女和妻子信主後的改變實在奇妙。

編者語

許多人結婚多年,夫妻二人仍然各行各路,沒有溝通。積極者會尋求專業指導,追求夫妻和睦之法;消極者會埋怨對方,又或感到無可奈何,在那裏「怨命」,甚至仳離。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在現代的男女關係中屬近乎神話;因為許多人在愛情路上波折重重,不斷失望,多少次付出都損兵折將而回。

讀者或許以為Rosity及Tommy「好命」。或許真是!但如此「好命」的一對夫妻,尚且要面對婚姻路上的重重危機:男的是太空人,隨時有機會有外遇。

女的屬「悍妻型」,丈夫在他面前受了不少氣,而且不得她的體恤及了解。

二人長期分開,亦無心溝通;丈夫專注自己的事業,妻子專注自己的王國(家庭)。他們的共同點似乎就在兩個兒女,當然還有的是「家用」(金錢)。

若二人有一天要分手,可以指責對方的「點數」真不少!表面上一子一女物質豐富的四人家庭,內藏的危機可不少,但在現今社會中俯拾皆是!

其實二人若指責對方,那些理由歸納起來就是聖經所論到深藏在人性中的「罪」!

「罪」可以不是殺人放火,也不必負法律責任,但它卻藏於人性之中,令身邊的家人受傷害,令大好家庭受破壞,令自己一無所有!

當Rosity悔改時,她能重新與神建立關係,讓神改變她,使她在家中活出合宜之分。

我們常希望用自己的方法去改變對方,但「江山易改,品性難移」,只有讓神介入,才能叫人真誠相愛。

讓主耶穌成為你生命的主吧!祂就是為你為我的罪而來,拯救我們離開人性中的罪,使我們能靠著祂去愛身邊的人。

「我們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因為神就是愛。」(聖經)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