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微笑 | 家人歸主系列

作者:湯潔芝

自從我在初中決志信主以來,「全家信主」便成為我的心願和經常祈禱的內容。而很奇妙的,是我的家人(包括我兩個妹妹及母親),在我信主後的十多年間,也陸陸續續地信了主;但唯獨我的父親卻一直極之抗拒基督教。對我來說,要父親相信主簡直近乎不可能。

雖然我的父親並無任何宗教信仰,但他卻十分之反對基督教,他說他祇相信自己;因此當他知道我信主時,極之生氣。他的朋友極大部份未信主;有時,當他們在談論到基督教時,我父親往往是反對得最落力的一個,常對基督教及基督徒嘲笑一番。

我父親在九九年十月中被証實患上第三期肺癌。當時我已計劃在十月底(即十日後)便回香港工作,故此在九九年九月底時,我已辭去原本在溫哥華的工作。在得悉父親患上這個病時,我便馬上退回機票,留在溫哥華照顧父親。當時,我自己及家人都深深覺得,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讓我可以及時留下陪伴我父親接受連串的檢查及治療。

在知道父親患有此病後,我便請求教會的弟兄姊妹、團友及基督徒朋友為我父親的健康及信主祈禱。我父親在等候檢查及治療時,本來需要排期等候好幾個星期的,但很奇妙,神卻多次令我父親可以提早獲得安排接受檢查,治療的過程也因此提前開始。

我父親於九九年十二月開始接受四次化療,於二零零零年二月中則接受割除腫瘤手術,在這段治療期間,我父親的身體狀況一直十分良好,單看外貌,更是與患病前並無太大分別;化療可能帶來的副作用竟然祇輕微的出現在我父親身上。

在這段患病期間,我曾寫過一封信給父親,希望他思想信仰及人生的問題,但他看似一點也無動於衷。期間,教會的兩位姊妹Tammy及F姊妹也經常來探望我父親,為他祈禱;我父親雖然願意和她們祈禱,但當問到他是否願意信主時,他總會推搪說他現在不會去想這些事,因為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當時我覺得父親仍然距離神很遠,不過他的態度已軟化了一點,因為期間他也曾在我們的陪同下出席佈道會。

癌病中心的醫生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日(我生日的那天)証實我父親的頸骨C6及C7處有一小腫瘤,當時我十分之不開心,覺得為甚麼神會送這樣的生日禮物給我;不過很快癌病中心又提前安排了五次放射性治療給我父親,之後我父親的情況也算十分理想。

二零零零年的九月開始,我父親經常感到胃漲,食慾不振;醫生一直未能找出真正的原因,祇當作胃病醫治,但父親卻不斷消瘦;終於到了二零零一年的一月底才能証實是胸腔積水的問題(pleural33effusion)。父親先後於二月五日及二月廿七日到醫院接受插喉抽水的小手術,抽出的水是血水;當時我們不知道父親的病已到了極之嚴重的地步。

二零零零年二月中的時候,教會的陳弟兄、Tammy及F姊妹再次來到我家探望我父親,並且很完整的將福音講給我父親聽;一直以來,我父親對福音的內容其實並不清楚,但那次的探訪卻是一大進步,因為事後Tammy及F姊妹告訴我,我父親當時對他們說他相信這世界是有一位真神的,他更表示自己亦覺得基督教所說的這位神是唯一的真神,而他是會相信主耶穌的,祇是他當時仍未能作出這個決定。那次的探訪令我深深覺得神已在我父親心中作工。

二零零一年二月廿三日,癌症中心的化療醫生表示會為我父親再一次安排化療,因為血水的化驗報告証實我父親的癌症再次復發,並且已擴散至整個肺部左邊。到了二月廿五日,由於我父親感到身體十分不舒服,故此呼吸系統的專科醫生安排在二月廿七日為我父親進行第二次插喉抽水的小手術。

抽出血水後,醫生囑咐我們在出院後要馬上去見我父親的家庭醫生;故此當天在離開醫院後,我們便急忙趕到家庭醫生的診所。家庭醫生很直接的告訴我們,父親已到了無法可醫的階段,他隨時都可能會離世,在一旦呼吸出現問題時,生命便會告終,即使送到醫院,也無法可醫,故此我父親可選擇在家裏或善終醫院來渡過這人生的最後階段。當時我們對此消息感到十分之震驚,我父親也祇苦笑了一下。由於這個突如其來的壞消息及其間的奔波,在駕車回家的途中,我看見父親已有點不妥。

其實我的父親在一週前,已開始出現氣喘的問題。每當上落樓梯後,便出現氣促的情況,要休息好一會,呼吸才回復暢順;因此他每晚走上二樓的睡房時,都十分辛苦,瘦削的身軀有點抖震,我們一家便會為他祈禱。

那天見完家庭醫生回到家後,我父親坐下來休息了一會;但當我母親協助他更衣時,他突然全身無力及昏過去;我們極之害怕,我母親、妹妹和我不停祈禱,當時我還以為父親已經不行了,但他仍未信主!我十分害怕,不斷求主不要取去他的性命。感謝神,很奇妙的,我父親慢慢地呼吸又回復暢順;在大約一個半小時後,我們終於可以扶父親走到客廳休息。

由於我父親的情況好轉,我們便播了剛在幾日前才從教會借回來的見証錄影帶給父親看。在看完整個見証後,我們便問父親是否願意決志相信主耶穌,當時我父親表示他仍需要考慮。我們立刻勸父親要把握機會,父親思想了一陣,終於點頭願意接受主。我們馬上與他一同作決志祈禱。當晚我們全家與父親一同睡在客廳。

到了第二天,即二零零一年二月廿八日,接近中午時分,當時我們與父親同在客廳,突然感到地震,原來是西雅圖發生六點八級的地震,父親並未表現出害怕。雖然我父親在前一晚已決定信主,但當時我們心裏仍十分疑惑,擔心父親只是為了安撫我們而矣;但神很奇妙,祂讓後來發生的事情除去我們的懷疑。

在二月廿八日下午,我父親的三名好友兼生意夥伴譚先生夫婦及許太,忽然與我的姑媽來探望父親,大家一見到父親的樣子,都忍不住哭起來。事後譚太憶述說,當天她致電到我家與我妹妹對話後,心裏便十分不安,好像有股力量在她心裏催促,於是她便馬上放下餐館的工作,跟我姑媽一同到我家;同時她又致電給她丈夫,而譚伯伯因兒子不知何故的特別早歸家,因此可以立刻駕車來探望我父親。途中,他又想起通知許太同來。他們在我家時又為我父親祈禱,當時我父親的精神仍算可以,但那其實是他與這些好友最後的道別。當他們走後,父親的呼吸便開始轉弱,當時我們只能不停為父親打氣、祈禱及哭泣。但父親卻不願意讓我們送他到醫院去。

到了當日下午六時左右,忽然教會的F姊妹及Tammy突然到訪,她們比原先計劃的時間遲來了。她們原擬放下一盒見証VCD給我們便離去,但任職護士多年的F姊妹一看我父親的情況,便叫我們立即叫救護車,因為我父親已沒有脈膊了。我們心裏很亂,不停叫喚父親希望他會醒過來。救護人員在急救了十多分鐘後,便告訴我們父親並無任何反應;在急救期間,Tammy、我母親及兩個姊妹和姑媽一同祈禱;F姊妹則告訴那名救護員在香港如有病人有這種情況出現,救護人員仍會使用強心針來幫助病人甦醒的;當時已不抱任何希望的我,則請求救護人員再嘗試多一次,只是一次便可以。感謝神,在他們使用強心針後,我父親便重新有了脈膊和心跳;當時我真不敢相信,因為我父親已沒有了脈膊差不多二十分鐘了。由於再次有脈膊,救護人員也不敢怠慢,馬上送我父親往醫院急症室去。

我們隨即也到了醫院,但在未見到父親前,那名為我父親插喉抽水的呼吸系統專科醫生卻對我們說,父親已到了不可能挽回的情況,只是用儀器幫助他呼吸維生,但他不能長期倚賴呼吸儀器,故此在我們見到他最後一面後,醫護人員便會取走幫助他呼吸的儀器讓他離去。我母親聽到這消息,便請F姊妹哀求醫生不要這樣做,但遭拒絕。

我們祇能帶著失望的心情去見父親最後一面;一見到父親,大家都不禁流下淚來,他當時口裏含著一條喉管,那喉管正是連接著那部幫助他呼吸的儀器。父親當時已不能移動,卻能聽到我們的聲音,也能轉動眼睛。我們多次問他是否真心相信主耶穌,他都用眼球的轉動來表示相信。在聽到我們說話時,父親更流下淚來。那時,教會的弟兄姊妹亦來到見我父親最後的一面;這樣,我們在醫院裏陪伴了父親將近兩個小時。

到了大約晚上十時半,醫護人員也差不多準備為我父親取去呼吸的喉管時,我們從儀器上看見父親的心跳已開始不斷下跌,從之前一分鐘跳一百一十下不斷下跌至五十下,F姊妹便隨即對我父親說:「如果你覺得神接你回去享福,你就平平安安的去啦,不用擔心,神會看顧你的。」Tammy亦叫我們趕快叫父親安心,我們都一一這樣做,當我低頭向父親耳邊叫他安心時,忽然F姊妹和Tammy說:「笑了」,我抬頭一看,見父親竟然露出牙齒微笑著,一副很天真很開心的樣子,這個笑容維持了一、兩秒後便硬了。看見父親微笑時,我還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但馬上便知道那是真的,因為在場的人都看見了。

父親這一笑,除去我們心中的疑惑,也給予我們極大的安慰;因為我們知道,父親是真的因著相信主耶穌而被接去,他一定是看見了一些極美好的事物才會這樣笑出來的;自從父親病情惡化以來,我們很久沒有看見父親這樣開心地笑過。

父親的離去,是我們一家三姊妹及母親看見死亡的第一次。父親笑著的離去令我們深深感受到靈魂的真實。我們感受到神在祂未將我父親接去前,先在地上安排了祂的使女F姊妹及Tammy來到指引我們該怎樣做 (因為我們真的不曉得也沒有經驗),然後才將我父親接走。

雖然我們極之不捨得父親離開我們,但我們又十分感謝神拯救了我父親的靈魂,讓他不至下到陰間,而可以永遠與神同在,在天堂裏享福。我父親的信主經歷,讓我深深覺得「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這句聖經的真實,也讓我覺得禱告是不可少的。

同工Tammy的憶述

在九九年期間,我和F姊妹常常為C姊妹的父親T先生禱告,因為他患上癌病,並且對福音十分抗拒,姊妹十分渴望有人探訪她父親,帶他信主。

我們在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開始第一次探訪他,嘗試用不同方法跟他分享福音,但他卻沒有多大興趣,他總覺得自己不錯,靠自己也可以。我們並沒有因此灰心,仍然為他禱告,並且請T先生的兒女們在家中播放一些福音性的錄影帶。

在整個2000年期間,我們不斷地探望他,發覺他對福音沒有以前那樣抗拒。雖然我們不能在每次探訪他時講福音,但他開始接受我們為他的健康禱告,在這年裏,我們看到神特別恩待他,特別是在檢查及見專科醫生的時間安排上,以致他能早些得到適當的檢查及治療。

在T先生接受化療的過程中,情況十分穩定,令人滿意。之後,他要再接受一個切除左肺的手術,教會弟兄姊妹及他的家人不斷為他禱告,看見他在精神及體力上很快便恢復過來,與同期的病人很不同。在探訪期間,我們常常告訴他,那些事都是神給他額外的恩典。

過了幾個月,他感到頸及背痛,原來癌細胞移位,所以要進行另一次化療,效果十分好,神的恩手再一次把他托住。

2000年9月期間,他常感胃部不適,沒有胃口,體重日漸下降,期間,醫生也給他胃部檢查,最初以為胃部有細菌,吃了一段日子的藥,仍未見效,後來,醫生再三檢查,發現左肺有積水,其他器官並無問題,所以醫生替他安排入院抽肺積水,使他舒服一點。

2001年2月18日,T先生的幼女在教會碰見F姊妹,她傷心到哭起來,因為她怕父親得不到救恩。原來,化驗報告証實,肺積水有癌細胞,並且要安排T先生接受第二次化療。見到癌細胞復發,我們更要急切再向T先生傳福音。

2001年2月19日,我在一商場遇見T先生的女兒,談及她父親得救的問題,我送了一本二哥歸主記給她,鼓勵她勇敢地向父親傳福音,並且鼓勵她要多些與父親一起禱告,讓他經歷神更多。她們姊妹三人再一次邀請我與F姊妹及陳弟兄向她們的父親傳福音。

2001年2月20日,我們三人相約去探望T先生。我們到達時,因T先生去了醫院接受身體檢查仍未回來,於是我們便利用那些時間在車上一起禱告,求神預備他信主的心。等了一會,T先生及太太均回來了,我們趁著他還有一點點精神,把握機會與他分享福音。感謝神,我們三人終於能把救恩完整地講述一次。他也很留心地聽,看到他的樣子沒有以前那麼抗拒,我深信神在他心中動了善工。我們分享完畢,心中真的渴望他能快些決志信主,但他婉拒我們,我們問他是否感到耶穌不真?抑或這個宗教不可信呢?他也否定了。我知道信主是出於真心,沒有任何人能勉強。跟著,我再問他:「若你覺得這位神是真的,是可信的,你會否有一天信耶穌?」他答:「我會,但並不是現在。」神實在改變了他很多,並且一直沒有放棄他。最後,我們為他祝福、禱告,求神看顧保守他,使他能更多經歷神。

往後幾天,他們一家人常常禱告,到了2月26日晚,T先生再感到氣促,他的太太及兒女們為他禱告,他感到舒服了一點。到了2月27日早上,他因肺積水,再一次入院,後來發現另一邊肺也出現積水現象,醫生表示對病況並不感到樂觀。他的家人為他的得救問題十分著急。2月27日晚上,他的太太及兒女們再一次邀請他信主,讓父親知道生命不把握在自己手上,肉體生命並不是永恆,最重要有永恆的歸宿。T先生終於跟著兒女們作了一個決志禱告!但家人仍然不放心,怕他只是為了家人們才信主,並不完全真心認罪悔改,這於他並沒有益處。2月28日,家人們再一次問他是否真心信主,他點頭肯定他的抉擇,各人也放下心頭大石,整天下午陪伴在他左右。

當天下午,F姊妹與我本來安排好福音錄影帶給他們一家看,由於有事延誤了,因此怕他們久候心急,所以在途中打電話給T先生一家說明原因,怎料接電話的,是一把緊張的聲音,她說:「爸爸不能看這錄影帶了,因為他現在正喘氣喘得很厲害,你們可否立刻來幫忙?」我們立刻開車前往。一進門,見到T先生坐在沙發上,兩眼無神,沒有聲音,不停地喘著氣。F姊妹是護士,素來有醫護常識,她為T先生把脈,發覺他完全沒有脈膊跳動!F姊妹發覺事態嚴重,吩咐他女兒立刻電召救護車。不消十分鐘,一大隊醫療人員已到達現場,他們把T先生放在地上進行急救,F姊妹站在旁邊協助,我與他的妻子兒女們走到偏廳,一起跪下禱告,懇切求告主,因為我們是何等軟弱及無助。急救隊嘗試幾次急救,但他的心臟仍然沒有跳動,沒有反應。當時,他們也打算放棄進行急救,但F姊妹繼續懇求他們幫忙,最後,那位Supervisor按F姊妹的要求,為T先生打了強心針,再進行急救,而我們在另一邊並沒有停止禱告,我們那時正唱著:「祂是神,祂是神,祂是勝過死亡復活的真神,萬膝當跪拜,萬口當承認,耶穌基督是神。」我們好像進入一場屬靈的爭戰!我們把詩歌唱完兩遍之後,聽到F姊妹在另一邊高興地叫嚷著:「T先生有心跳呀,有心跳呀!」我們不能不感謝讚美主。

救護人員隨即安排把T先生送到醫院,各人開車跟著救護車走,我與F姊妹陪著T太太,一邊開車,一邊述說神奇妙的拯救,看見T先生恢復心跳,我們仍抱著一線希望。

終於來到急症室,護士安排我們在一間房間等候。最後,主診醫生及護士進來,表達對T先生的情況並不樂觀,並主張家人跟他作最後的道別。

最初半小時,他完全沒有反應,躺在脇上,我要求一位弟兄致電給C姊妹團契的弟兄姊妹及傳道人為他禱告,我知道人雖然接近死亡,但耳朵仍可聽到聲音;所以,各人仍把握機會把重要的話說出來,我們感到最重要的是T先生清楚得救信主,我們告訴他:「T先生,你若已信了主,你不用擔心,主耶穌會在天堂迎接你的,若你真聽到這聲音及信主耶穌,請你把眼球轉動一下。」不消一下子,T先生的眼球向另一個方向移動。各人都感到十分興奮,知道T先生正在與我們溝通。T先生的姐姐、太太及兒女們輪流向他說話,他時不時也流出滴滴的淚水。這時,團契的弟兄姊妹及傳道人一共八人也來到,傳道人為T先生禱告,其餘的人一起唱詩,我們好像大使為他送行,而主在天上也迎著他,這是一幅何等美的圖畫,雖然我們實在捨不得,但神要釋去他在地上一切的勞苦,永遠享受與神同在的福樂。雖然輔助呼吸機並未拆下,但他的心跳已開始慢下來,我們知道他離世的時間近了,我告訴他的家人:「若神真的要接他走,你們要叫他放心去吧。」

當T先生的妻子兒女們叫他放心去神那裏時,他的嘴唇立刻呈現出美麗的笑容。我們知道神要接他返回天家,即使T先生不信主的姊姊也看到整個情景,但願神能感動她有一天也信主。

編者語

你是否覺得「信耶穌」是愚夫愚婦的所為?其實世界上不少有學問、有成就的人也是信主的。就如廣為人知的,我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也是信主的。可見「信耶穌」不是騙人的把戲,不是人類靈魂的毒品,若你仔細打聽一下,世界上許多出色的科學家也是這位耶穌的信徒啊!

你是否覺得「信耶穌」有違祖宗家法,背棄我們中國幾千年的文化?我們中國人最早是「敬天」的:即敬畏這位創天造地的最高主宰,我們若要慎終追遠,就當追朔到源遠流長的「敬天」思想,那就是聖經所記載的這位人類本源所在。所謂飲水思源,我們又怎能忽視認識這位創造主的一切?

若你肯花點時間去認識聖經所啟示的這位神,你會對祂心服口服!有些人到了生命的盡頭,會從很反對信主轉而歸向耶穌,誠心信靠祂,因為「死」叫人面對生命的創造主,勝過一切的理論。

他們不是弱者,他們是勇敢地承認真相。我們多少人犯了錯,就由它一錯再錯,因為沒勇氣承認自己是錯了。

有些人是忠於自己的想法多過忠於事實的本身,因為不敢面對現實!

真理恆常不變,俯拾皆是,我們若肯昂首望天,俯首認罪,便不難找到天地間的真理,找到生命的主宰,找到那位愛我們的真神--耶穌基督。

你肯像文中的作者那樣,面對及接受那位一直等待你的主耶穌成為你的救主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