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沐主恩 | 家人歸主系列

作者:蘇薛敏儀

我的父親退休前是一名警務人員(他於一九八零年十二月移民來加)。他年青時要負責一家十口的生計;即爺爺、疖疖、外祖母及我們五兄弟姊妹的開支。他每星期得工作六、七天;我常看見他疲累的身影,深感他受著生活的煎熬。

當時香港仍未實施九年免費教育,因此,每年開學時,我們五兄弟姊妹的書簿費及學費,便成為父母經濟上的重擔。

也許生活壓力太大吧!在我眼中,父親常發脾氣,而且有如沖天大火,一發不可收拾似的;有時是在吃飯的時候,一言不合,他可以將整張飯桌翻轉過來,有時他又會將飯Å一碟一碟的「飛」出街外。有些時候,他會因發怒而將原子粒收音機敲碎,而且已敲爛了多部!

父親教導我們,是用打瘗的方式,我感到他在發脾氣多於教導。我們幾兄弟姊妹其實都各有自己的臭脾氣,從來不懂得溝通,因此,不能說誰比誰較好!

我們又常充當父親的跑腿,他一發施號令,我們就會替他買香煙,買報紙。

父親看報紙時,我們在他旁邊喧嘩,叫他不得安靜,又會使他大發雷霆。

父親寫得一手好的書法,因為他常在報紙上練字,好學不倦。

他也深受儒家、道家的思想薰陶,因此能說出滿口仁、義、孔、孟的大道理。不過當他大發脾氣時,我們都對他敬而遠之。

每次看見父親處理他腳底厚厚的雞眼,及他雙腿上一截一截曲張了的大靜脈時,我就不能不感激他對我們那份不離不棄的愛。

在我心目中,父親是一位滿有神秘色彩的人物;他常在人前解經說教,被眾人稱讚為好好先生。他入道多年,道號「功修」。他的房間擺滿了神位、佛像,還有那叫我感到窒息的香火味,而且不時用錄音機播放著誦經之聲。他會每天多次穿上道袍在那裏敲、打、唸唱,為的是修功德、求長壽,「跪拜」已成為他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有時,我發現他東掛一道符,西掛一道符,自稱懂得畫符、扶乩、開方治病。他很喜歡說到他親身經歷鬼神及靈異經驗之事,而且一說就沒完結了似的,但很奇怪的是,他最不喜歡我們提及生、死、鬼、神等字眼,像是對這些遠遠逃避著一般。

父親守齋卅年,在我們這班還是年輕的子女眼中,他這生活習慣為我們的家庭生活製造了一些「麻煩」;就如一家人上館子吃飯時,大家總要七咀八舌的囑咐侍應在食物上不可有洋裢,不可有裢,不可有両油,不可有蒜頭 因為稍有失閃,就會造成不必要的嘈吵,甚至把食物退回,每時每刻都有產生「風暴」的可能性,結果常是乘興而來,敗興而返。父親常告訴我們動物脂肪有毒素,吃一隻蝦會折壽三年 看來他是深受輪迴及因果報應之說所影響。

移民加國後,父親積極投入這邊道堂的活動,漸漸頗有名氣,曾兩次應邀,到沙省那邊主持甚麼「龍舟開光」的典禮。我也曾在某個電視節目上,看到他在道堂中與人習經的情況。那時我已成長,有自己的兒女,並且已信主,看見父親的光境,不禁十分難過,唯有流淚屈膝主前,為父親得救禱告。我也曾將此事帶到教會的婦女祈禱會中,請姊妹們代禱,但願我們同心的禱告,能上達神的寶座前。

大約一年多以前,父親身體漸漸消瘦,牙齒滲血不斷,經醫生多番診斷後,於二OOO年五月證實患了血癌(我想,大概是家族性的遺傳病吧!),醫生說他尚有半年左右的壽命。

有一天,當我和女兒正在一個商場的食物部歇腳時,父親忽然出現與我們雙對而坐。我只好在心中不斷懇求主耶穌的聖靈帶領我,使我在與他對話之間,能耐性地聆聽他的心聲,並且用得體的言語回答他;因我深怕沖撞了他,惹他發脾氣,以致關了向他傳福音的門。那次我們談了兩小時有多,是我生平第一次如此與父親溝通;整個談話的過程內容十分豐富,而且主耶穌給我滿有應對的智慧,屬前所未有的。連小女兒也安靜地忍耐等候著,我確信那次「約會」是主耶穌親自安排的。

為了父親信主,妹妹也迫切地禱告,主耶穌是那位願意聆聽我們禱告的神,祂更是恩待父親。

主耶穌再為父親安排了與我第二次詳談的機會。那次是在一個早上,我和兩個兒子及父母,在人來人往的酒樓裏,在飲早茶的時候,一談就談上了兩個多小時有關宗教的問題。那時,我不斷在心中呼求聖靈的幫助(大兒子在旁也默默地為我們禱告),果然,神給我滿有智慧,能與父親深入探討宗教問題;很奇妙的是,其他各人都沒有要離開的意念,使我與父親有充分的時間交流意見。最感恩的是,父親與我之間有著一份特別的父女情及默契,深明彼此的脾性,因此,在言談間能夠收放自如,知所進退,縱然有時我是比較「放肆」一點,甚至大膽直言,但彼此間仍能領受對方的關懷及「肉緊」(迫切)。

父親是屬於「泛神論」者,他認同儒、佛、耶、回、道五教合一之說,認為每個宗教都有其不能測度的天機奧秘。在我們第二次的傾談中,我聽見他多次提及「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出自聖經約翰福音一章一節),他把這段經文解作「道教就是神」。回家之後,我切切禱告主,求祂加添我智慧去辨明此說。不久,有一天,神教我帶著聖經,在與父母到一家餐館共晉早餐時,與父親一同查考;我向他解釋了主耶穌的身份。我看見了神的工作,那次的傾談,意義深長。

二OOO年十一月十三日,我邀請了一位三福隊長去探望父親,向他傳福音。父親不像從前般,動輒就需用二小時多與我們辯論宗教的問題,真屬奇蹟。我深信早在前幾次的傾談中,神已在父親心中動工了。

不過當我們引用聖經,讀到「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時,父親開始發惡了,他指著我們說:「單是你們基督徒沒有犯罪嗎?」繼而,他將我們原先用以向他解說福音的圖畫給撕碎了。其實,我們正想解釋,我們是有犯罪的,我們只是一群靠著主耶穌寶血洗淨罪惡、得以蒙恩的罪人而矣。

眼看那次談話快要結束了,我十分心痛,只得求主憐憫。

由於父親相信他自己是一個好人,他可以憑著誦經唸佛、勤修功德、做善事等行為,換取來生的回報;在輪迴的過程中,免於淪為牲畜,可以做回一個人,甚至可以修煉以成仙成佛,所以他自覺有把握可以上天堂;為此,當我們與他談論到生死的問題時,真大有「有理說不清」之感,使我急得掉下淚來。說也奇怪,只見父親忽然收歛了正在爆發的脾氣,轉而向我們說及他那些靈界的經歷。這樣,三福隊長就有機會開始與他談到那位創天造地的真神:祂如何創造天地,創造生靈,她也說到魔鬼的來源及其敗壞,牠的手段及迷惑人心的工作,牠如何叫人遠離天父,叫人走向滅亡的道路。我留意到,當三福隊長說到那一位創天造地的生靈之父時,父親像觸電似的神色有異。

及至尾聲,三福隊長與父再重溫:我們要認罪悔改,接受基督作為個人的救主和主宰等那幾個得救的要點之時,我心知道父親時日無多,成敗關頭,我懇求三福隊長向父親再詳細講解多一次那得救的確據,我心中只有拼命的禱告求神向父親施憐憫。

當三福隊長把得救的確據向父親再詳細解釋之後,竟然向父親提及決志的問題(據她說是珍惜父親人生的最後機會),我們再跟著解釋我們要把不好的東西,例如罪、壞脾氣等,決心交給主耶穌,讓主耶穌赦免我們的罪,我們也求主拖帶我們走前面人生的路程。奇蹟地,父親竟然願意決志。於是我們手握著手,父親也開聲跟著三福隊長決志祈禱,當其時,我心底大叫「感謝神」,祂使我雙耳朵能夠聽見父親親口決志的禱告,是神的恩典,父親決志之後,我們開心不已。

猶記得大兒子讀神學快畢業時,一天早上,仍在課堂的時候,他竟遠自多倫多打長途電話回家,很嚴肅的問及我們家的罪;包括做父母的我們及爺爺和公公上一代的罪,最重要的是隱藏的罪,因為他要在神的面前徹底地為我們的罪代求,求主斬斷我家三四代的罪,好使他在事奉主之路途上,能夠分別為聖,歸主使用。

父親信主後第二天,三福隊長來電提醒我們,因父親已決志信主,因此要幫助父親清除偶像,以免魔鬼有機可乘。唉!真是談何容易?他拜偶像已四十多年,我們深知他的脾性,怎有膽量忽然向他發出「挑戰」?我真的由裏至外也「打冷震」(發抖),妹妹就像熱鍋上的螞蟻般。我們不知如何處理此難題,只有靠禱告。那天是星期二,父親竟然肯與我們一起參加教會的祈禱,於是我們動員全教會為父親禱告。

在祈禱會之後,父親有感而發地說,他感受到一班素未謀面的弟兄姊妹對他的愛心,為著他信主而感恩,也為著他的身體健康而代求,那是他從未感受過的溫暖。

星期三,牧師的到訪使父親感受到他的熱誠,也得著他在真理上的指教。其後父親帶著牧師到房間去參觀,牧師坦言相勸父親,以後不能再跪拜偶像了,滿屋子的偶像固然要清除,有關的書籍也該清理一下,父親有點捨不得那些書籍,牧師便說:「你不要的書籍可以送給我嗎?」(我在旁一直在「心震」)我祈求神保守父親千萬不要再跪拜偶像得罪神。

及至晚上,妹妹來電,提及父親已經開始清理他的書籍,說是要送給牧師的,她說或許時機已成熟,可以清理偶像了(我的心又在震)。經過與牧師商量後,牧師考慮到清除偶像是要出於父親的自願,不能勉強行事;但他還是約了三福隊長和外子翌日早上一試。我們只有逼切的禱告,為免節外生枝,另一位姊妹早已約好未信主的母親和妹妹出外飲茶去了。

十一月十六日早上,我們齊集父家,牧師與父親分享了一段聖經的教導後,再徵求父親的意願;父親滿有信心地同意,於是他們就開始了清除偶像的行動。牧師執著父親雙手,經禱告後,便用錘將父親拜了四十多年、且價值不菲、用以放置神像的酸枝木架打碎了,其他的偶像也一一被打碎;我們更同心合力地齊來清理書籍和拋棄用來跪拜偶像的小木箱和跪墊,我深深地體會到從今以後,基督是我父家之主了;我們單跪拜真神,單事奉祂。牧師、三福隊長和我們再經過感恩禱告後才相繼離開。那天,上班之前,我趁還有時候,再清理父親的房間,唯恐有漏網之魚。

第二天早上,父親自發地把他收藏得很嚴密的符咒、袈裟、道碟交給牧師,藉著禱告將它們燒毀了。我們看出他專心一意信靠主,很是感恩。以後的日子,牧師每天都與父親查考神的話語,我們深感父親存有堅定而且非常單純的信心,那全是聖靈的工作。及後他也有參加主日學、主日崇拜。在祈禱會中,他也肯開聲禱告,我們深深為此感謝神。

十一月廿四日,我們與父親有機會到另一間教會參加葉特生先生的佈道會。當晚,父親看見也有其他不同年紀的人公開決志信耶穌,使他明白信主是應當公開的事。當晚,我和妹妹感受到主恩浩翰,不禁流下感恩的眼淚。

父親的身體雖然日漸軟弱,但仍渴慕追求認識神的話語。他滿有喜樂、平安和倚靠神的心;他於二OO一年二月十五日接受第一次輸血,其中少不免受到因輸血帶來「排斥」的痛苦。

有一天,聖靈像催迫我向他發問:「你心裏還有甚麼記掛的事情呢?」他竟然提到希望將道堂衣服櫃中的物件清理。於是我們相約翌日便行事。

第二天(二OO一年二月廿六日),我與父親和他的朋友相約到道堂隔揞的酒樓會面。言談中,我看得出他們交情深厚;他們互相問候,且早已把父親的衣物櫃清理,還把衣物帶來交給父親。個多小時後,我們回家,在途中經外子做工的地方,父親早已急不及待地把那三套新的道袍棄置在垃圾箱中。感謝主,父親與偶像終於完全斷絕所有的關係了。

其後的日子,父親每星期都要到醫院接受輸血,也得到牧師每週定期到訪,與他查經、研讀神的話,他感謝牧師不離不棄的安慰,但見他對神信心堅定,渴慕追求真道、心裏有平安、喜樂,並且決定於復活節期間接受洗禮;我們高興之餘,更切切禱告,求神保守父親的身體能夠支撐過來。

三月廿五日,父親意外地跌倒,致使眼角血如泉湧,要入院縫了三針,而他的傷口可以自然地止血,不致因血小板過低而流血不止,尤見神奇妙的保守。

父親帶著戰兢的心情,會見執事,接受信仰的查問後,於二OO一年四月十五日復活節的主日,帶著未完全癒合的傷口,青腫的面容和不穩的步履踏上講台接受洗禮,歸入基督的名下。

父親在受洗當日,曾公開述說他信主的見証,向眾人分享他的心路歷程。我替他整理那錄音帶,代他寫下他的信主經過時,才對他的內心世界有更多的了解--

原來他從小就受他婆婆根深蒂固地影響著;她為著父親眾多兄弟姊妹的健康,天天唸經拜佛,求神問卜,希望可以求得治病良方。由於她與他們形影不離,因此,對他們影響甚深。

及至父親長大,每遇不如意事,便會求神問卜,以圖改變命運。他甚至逢廟必拜,希望求得福報、身體健康、龍馬精神、事事順境等。有時,他在街上碰到石頭,也會視為「行衰運」,又或懷疑自己是得罪了某些神明;於是回到家中,就會祭拜一番,唯恐燒少了一支香,或叩少一個頭;因此常感心中不安,受盡束縛。

有一次,父親在澳門某間廟宇欲誠心拜佛時,竟遭主持人喝止;並要他撺來(他本來已跪下開始拜佛的了);必須先添香油及敲響了鐘,如此,佛才會聽見他祭拜之聲云云。如此歛財之手法,父親竟仍認同。

父親明白了,佛教是講因緣和合、因果輪迴之說。道教之說:「道可道,非常道,明可明,非常明」,只知有道,卻不能說明那一位是創造萬物的主宰。至於孔教論及神的「如在其上,如在其下,如在其左右」說到好像是見首不見尾,很是模糊不清的。

父親終於心悅誠服於這位創造萬物的真神和祂在聖經中所啟示的真理,他明白在以前的日子,他雖然能夠向人講解教條,但那只是依據人性所能講解的說法,屬於人心的喜好,各人內心有其目的。由於沒有真理依據,結果流於迷信,而且容易叫人受到欺騙;例如在新聞報導的案件中,有人因遇到環境不順利,或為求財、求轉運,用金錢以求作福,結果導致破財和被騙。

他以自己為例,以前他常添香油,捐款修橋補路,希望可以行善積德,將功補過,靠著這些由人想出來的方法,去清除罪孽。他畫符、唸咒、開乩、預言、推算、解籤等,都得靠靈界的力量才成;他甚至不惜借這些力量,去得著替人治病的能力,說到尾無非是為了修來世福報,也不外是個人的私心,是出於「功德」的心態。

其實,他覺得投靠那些來自陰靈的能力,是十分虛無縹緲的。他說:「師傅在則成,師傅不在則不成,不見得每一次都會成功。」他明白迷信這些事物,是很容易「著魔」,甚至受邪靈擺佈的,而且在不知不覺間會受牽引迷惑,沉淪於那互惠的關係之中;忽略了面對個人內心犯罪,難以面對真神的問題。

他說到從前他著迷於輪迴之說,覺得人會變畜、畜會變人。道家也有文昌帝、君修十七世為大夫之說。不過他到最後終於明白,人一生雖短,但無論思想、言行、舉動,均難免有犯錯之時,實難靠己力修成正果,更何來成仙成佛之可能?當他認識了創天造地的神、生靈之主,就是為了洗淨我們的罪,代我們還清罪債,死在十架上,又從死裏復活的主耶穌後,他就明白,人是絕不可以靠個人力量去獲得福壽,去建立功德的。

父親更憶述他年輕時曾經歷過邪靈鬼怪之事,經常受靈界打擾,在睡夢中也會驚醒,甚至跳起來!他指出三年前,他因靠陰靈替死人作法超渡,竟被其附身,他感受到自己受其控制,最後不支昏倒,被送進醫院搶救。自此以後,他心中明白過來,於是再沒有追求替人治病的能力了。

當我聽到父親如此說時,我才明白,無怪乎當三福隊長向他介紹那位創天造地的獨一真神是我們的創造主時,他的反應是如此強烈。父親明白耶穌基督為我們死,為我們復活,用祂的寶血潔淨了我們世人的罪孽,是白白得來的偉大救恩(神將救恩白白給我們,是因救恩是無價之寶,人做甚麼也不能換取得來)。當三福隊長向父親解釋魔鬼如何敵擋神、迷惑世人、使人走向死亡的路上、叫人與天父斷絕關係時,父親心裏就明白過來,因此神色大異。聖靈更在他心中感動他,叫他迷途知返,肯認罪悔改,接受了耶穌基督成為他個人的救主。

在父親的見証中,他比喻自己有如一個回頭的浪子,蹉跎歲月,大有覺今是而昨非之感。

他憶述自己從前對主耶穌之剛硬及抗拒,多番拒絕福音,而且極力辯駁,不留餘地。曾經有一位牧師來訪,臨行前伸手與父親握手,但他竟連這最基本的禮貌也不表示,故意伸手到背後,志在難為那位牧師。其後,他的良心像受責備似的,一直耿耿於懷。後來,當他患病,在一次接受手術前,另一位牧師到訪,他已開始改變態度,願意接受那位牧師替他祈禱及祝福。父親感受到基督徒的誠意,心被感動。到了三福隊長來探訪他的那天,經她詳細講解基督的救恩,並藉聖靈的感動,終於肯欣然接受主耶穌的救恩。他深知此乃神的恩典,神在他身邊用不同的方法引導他,直至他回轉過來。

父親說到,自從他信主以後,再沒有在睡夢中受邪靈騷擾驚嚇的事發生了,他能安然睡覺,與從前十分不同。

他信主後心境和平舒暢,心境也較前開朗,雖然他的肉體仍然有病,但他內心卻得著真正的平安。

他說到他從前拜偶像時,內心只得片刻的安寧。但自從他認罪悔改與真心信靠耶穌後,他的罪已蒙主的寶血洗淨,主耶穌也替他還清罪債,使他得著釋放了。他受洗公開見證自己已得重生,從今以後單求耶穌,單單學習神所啟示的真理。他明白福壽非用功德可以換取;對他而言,病痛也不是一件苦事,因為他已尋找到那永恆的歸宿了。他有天家的盼望,將來返回天家,見到天父的時候,會很安樂,可以不必再在這個罪惡的世界上打滾了。

其實,我心中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父親;有些人雖然信了耶穌,但仍不夠膽量毀掉他們拜了多年的偶像,怕是會因「叛教」帶來災害云云,但他何以信主後第三天就有膽量毀掉所有偶像呢?後來我有機會問他這個問題。父親說:他知道偶像背後的勢力是邪靈,不足為懼,因為那位住在我們裏面的聖靈比牠要大得多。論到「叛教」帶來的災殃,他說「五雷轟頂」之說,在聖經中並沒有記載,這只是恐嚇人叫人受約束之教條而矣;即或是有,我們信了耶穌,有至高的神保守,是不可與世人相題並論的。他相信他信的是一位好的神,好的神一定會保佑他的,他更相信主耶穌的能力足以保護他。他願意像聖經的教導,回復小孩子的天真、沒有邪念、沒有歪念,他願意以破釜沈舟的心態追隨主耶穌。他更坦言那不是出於自己的能力,是靠聖靈的幫助。那是主耶穌給他特別的恩典,使他有極大的信心和平安。

父親離世前,在肉體上並沒有受到甚麼痛苦,而且壽命比預期中長;適逢最近我因接受手術得著三個月的病假。小女兒又放暑假,因此,我們母女二人可以有更多時間照顧父親,尤見主耶穌對父親的眷愛。

從四月開始,本來在他受洗前已要一星期進院輸一包或兩包血的,但受洗後,情況有戲劇性的改變,血小板忽然回復正常,八個星期內竟然連一包血也不用再輸了。只是從七月份開始,他的身體機能急劇退化;不過,他的神智仍十分清醒;每當遠在美國的二姑姐打電話來與他閒談時,他也能應對如常,精神顯得十分好。父親沒有投訴有任何痛楚,也不必吃止痛藥。直至二OO一年八月八日,他才在醫院中安然離開,回到天家去了。

八月七日旁晚,我們眾人看見他在打針後安然入睡,一干人等便很放心地回家去了。八月八日上午五時,我們收到醫院來電,說父親已安息主懷了,到醫院時,見他安詳的樣子,使我們滿心感恩。

從姑姐口中,得知原來父親得的病與爺爺得的都是血癌,不過爺爺死前三年多受盡那病的煎熬,連在旁服侍的疖疖也給拖垮了。他常要出入醫院接受輸血,當他痛楚難當時,常會大叫,要跳樓自殺,弄至家人要把窗都封了,真是苦不堪言。而父親卻是十分不同,他一點沒受到此疾病的折磨。這大概是因眾人不斷為他禱告,求主叫他不要受痛苦吧!

父親終於安詳地離開,歸回主的懷抱,現在正在天堂那邊,享受與主同在的福樂。正如他所說,他終於得到那永恆的歸宿了,那正是他最渴望得到的,在他心目中,這是他認為最寶貴的,值得他窮一生的力量去追尋的。他已得著釋放,不必再在罪孽中打滾掙扎,得著從神而來赦罪的平安,真正的安息了。

感謝神豐富的恩慈,無比的忍耐,領我父親悔改得救,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編者語

你是否覺得「信耶穌」是愚夫愚婦的所為?其實世界上不少有學問、有成就的人也是信主的。就如廣為人知的,我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也是信主的。可見「信耶穌」不是騙人的把戲,不是人類靈魂的毒品,若你仔細打聽一下,世界上許多出色的科學家也是這位耶穌的信徒啊!

你是否覺得「信耶穌」有違祖宗家法,背棄我們中國幾千年的文化?我們中國人最早是「敬天」的:即敬畏這位創天造地的最高主宰,我們若要慎終追遠,就當追朔到源遠流長的「敬天」思想,那就是聖經所記載的這位人類本源所在。所謂飲水思源,我們又怎能忽視認識這位創造主的一切?

若你肯花點時間去認識聖經所啟示的這位神,你會對祂心服口服!有些人到了生命的盡頭,會從很反對信主轉而歸向耶穌,誠心信靠祂,因為「死」叫人面對生命的創造主,勝過一切的理論。

他們不是弱者,他們是勇敢地承認真相。我們多少人犯了錯,就由它一錯再錯,因為沒勇氣承認自己是錯了。

有些人是忠於自己的想法多過忠於事實的本身,因為不敢面對現實!

真理恆常不變,俯拾皆是,我們若肯昂首望天,俯首認罪,便不難找到天地間的真理,找到生命的主宰,找到那位愛我們的真神--耶穌基督。

你肯像文中的作者那樣,面對及接受那位一直等待你的主耶穌成為你的救主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