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鏡重圓賴主恩 | 家人歸主系列

作者:蘇薛敏儀

前文(主愛伴我行)提要:蘇太面對婚姻危機,在失意之時,決定將「餘生」投身在有意義的工作上;於是她開辦了「職業車衣教授中心」(她稱之為「工作室」),希望將許多無依的婦女訓練成可以獨立自主的女性。她在工作室中認識了馬姊妹,從而重投主耶穌的懷抱,重獲新生。一九九六年,她因為要照顧幼女,毅然結束「工作室」,面對工作的問題,面對婚姻的問題,她還得靠主一步一步走下去...

重操故業

想不到在一九九六年四月,即在我結束「工作室」的同一個月裏,我曾任職的公司打電話找我,希望我「回巢」出任製衣管理的工作,他們更答應加薪給我,使我看到主對我的看顧。我深深體會到主的奇妙,我能夠恢復原職,絕非偶然。

接著下來的一年,我仍然要面對同床異夢的婚姻生活,仍然要面對工作上的壓力,為了趕貨,常要超時工作,但與從前的繁忙生活比較撺來,已經好得多了。況且女兒放學後也得到照顧,使我常感恩滿懷。

我常與朋友分享見証說:「主的恩典是夠我用的」。有一次就是當我說完「主的恩典是夠我用」之後不久(1997年),內心出現一句回應的話:「你知道那是主的恩典,若是主叫你交還出來,你是否願意?」這聲音使我沉思很久:「一切美好的,確實是主的恩典,交還主而矣!聖經裏不是也有這樣類似的事嗎?只是信心的考驗而矣,交還出來,倒是不會錯的,那一刻交還出來,雙手一交,就是剩下空手一雙,倒是十分清楚的事實」。那個問題仍然在腦中盤旋不去,我想:「恩典是從神而來的,也確實是神的恩,只是交還而矣。」到最後,我終於說了一句:「神,我願意!」不久,我把這件事情忘記得一乾二淨,誰知道神果然來真的了!

三福的啟迪

一九九七年四月,主給我有機會報讀「三福」課程,學習傳福音。那時,我並未有全力以赴,因此,成績不大理想,但回想起來,主叫我有機會聽清楚救恩的真理,並且學習一次又一次地去演譯講解整個救恩,原來祂是要我在面對一場極黑暗的屬靈爭戰前,有機會深思明辨我所信的。在整個課程中,有如神親自向我述說祂偉大的救恩,使我能扎根於信仰上,我深感那是一個比財物更寶貴的課程。

在讀三福的過程中,我久經思量,深明世人都犯罪,我是一個罪人,所行的和別人一樣,所不同的,就是我得蒙神寶血的救贖,成為一個蒙恩的罪人而矣。從此我更加認識自己的罪,更體會神的偉大。

自此以後,我少了對人家的論斷和批評,學會更尊敬每一個神的子民,甚至乎生出愛心。我的信心也經過試驗,就生忍耐和包容,與丈夫為仇為敵的意念,就全消了,也不用為丈夫一夜白頭,命得長久,感謝神徹底的改造。

事主的心願

與此同時,我也有報名參加為期三週的教會北歐短宣隊。我明知向工廠請假難,但因經常超時工作,希望工廠可以通融一下,又或算是「補假」吧。不過我還是不忘一個原則:成事在乎神。在那幾天等候的過程中,我心中思量:「要是不做這份管工的工作,做一個車衣的工人也可以,全然的擺上,是值得的。」然後又想:「就算在這裏不能再工作下去,要到另一個『工場』做車衣工人,也是可以的。」心中隨即笑起自己來:「工廠就是工廠,怎麼會變成『工場』?」想不到,神竟在一年多後,成就了我所思量的,祂將我突然抽離工廠,將我調派到老人院去工作,那裏果然變成我事奉神的『工場』。

那年去北歐的短宣,雖然我並沒有被揀選成行,但我確知,神已悅納我內心的擺上。

無理解僱

仍是一九九七年的四月(那年可謂是「多事之秋」了),製衣廠的經理要回港渡假,臨行前向公司承諾生產進度會如期完成,風雨無改。於是公司的上層批准他成行,但事實並非如此。整整一個多月以來,全廠動員每星期七天超時工作,生產進度仍是趕不上。管理的工作落在我身上,使我身、心疲倦不堪。在同一個時期,丈夫突然決定隻身回港,說是回鄉拜祭其母親(她去世剛滿一年)的新墳。

五月,經理渡假回來上班的第一天,我向他礇報生產進程時,他還是有說有笑的,但我向他申請到北歐短宣的假期時,他就表現得不大滿意了,只說公司上層是不會批准的。

第二天早上,丈夫從香港打長途電話給我,使我得悉他回鄉是藉著拜祭母親的新墳,從而尋求去世母親的指示,看是否要作出離婚的決定。

我帶著沉重的心情上班去,知道這段維持了廿多年、剪不斷、理還亂的婚姻,真是到了有所決定的時候了。

當天,經理為了自保,將生產進度未能如期完成的責任推在我身上。由於我英文講得不好,不懂得與上層溝通而吃虧。他們要我即時離職,我百辭莫辯,心力交瘁,只感到眼前被解顧,不是最難受的事情,叫我最擔心的,是我那段婚姻的殘局。我單獨的坐在那裏,沒有人可以明白我心底的痛苦,我只有默然禱告交託,我曉得祂是我唯一申冤的神,我心底很煩亂,面對著茫然的前路,無限感慨。

「婚姻危機」帶來的啟迪

失業後,日間不用上班;丈夫仍在香港,二人分隔兩地,連爭吵的機會也沒有。我有空回顧前塵往事,恩怨情仇不能盡數。我可以預計到,前面要面對的可能是賣屋分家和爭家產的情景,「家」就是這樣的散了?(那時我體會到,家產越多的夫婦,越會面對更多的相爭)。從此「蘇太」的稱號要更改了!名利富貴只屬過眼雲煙,多年來辛辛苦苦工作賺回來的金錢,也可能只會用作離婚的律師費吧!回想起來,我也在感謝神;我們以前第一所舊房子,如果不是早已經賣掉,想當然就是相爭的題目了;又或可能因為有另外一處居住的地方,可能我們早已分居兩屋,至死也不相見,我為此感謝神。

從前我因婚姻不如意而懷疑神、惱恨神、控訴神,甚至把神棄掉,現在我認識的,是一位活生生的、與我同在的神,我已決定無論我會面對離婚的收筯與否,我再也不會因此把神棄掉,我對自己說:「誰能使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心想我已別無可靠了。

那些日子中,神用祂的話勉勵我,使我對祂產生信心,更學習順服。我將我的困難帶到牧師面前,他給我神的說話,叫我抓緊祂的心意。婦女祈禱會更切切地為我祈禱,帶給我安慰與支持。

我從牧師分享的詩篇卅七篇學到,「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神的信實為糧 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於作惡」,我反覆思量,神有教導,祂與我分析形勢,又向我作出指示和應許,祂給我極大的安慰,使我不至於報仇作惡和懼怕。

我心裏思想:以前有家的日子,我不懂得珍惜,到如今落在面臨各散東西的光境時,無論夫妻任何一方面,若是不肯回頭的話,「家」就會這樣散了!我實在擔心離婚會帶給孩子們傷害。我連孩子也保護不來了,深感聖經所說的:「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又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我明白到連自己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神的手裏,主耶穌才是我唯一的倚靠,所以我就全然的交上,我不敢說:「他是我的丈夫,他們是我的兒女。」他們都是屬於神的,神必定會加以看顧和管教。從此以後,我再不敢求神改變我的丈夫,改變我的兒女,相反地,我把他們交回給神,我單是為他們禱告,因為他們尚未認識福音、尚未接受主耶穌的救恩。「神是愛」,祂愛我,也憐憫我,祂聽了我的禱告。主曾應許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後來主加給我的,更超過我所想所求的,這全是神的恩典。牧師又教導我哈巴谷書,使我明白「因信得生」的真理,我憑著倚靠耶和華的信心,得以渡過困難的生活;神也加添我對祂的信心,使我明白「成事在神」的道理。

一九九七年五月,丈夫仍在香港。神差派了一位如天使般的輔導員來幫助我。她是我和丈夫相識多年的中學女同學,是一位已經離婚,育有三名兒子的基督徒,她還有輔導的專業經驗。多年來,在我們不和諧的婚姻生活中,她曾相勸不少,為要使我們和好,她曾懇切的流淚,以過來人的經驗,相勸我們不要步她離婚的後塵。有一次,她還親自下廚款待我們,好叫我和丈夫能夠心平氣和地溝通;但是效果似乎不大理想。我特別感謝她,因她身為單親母親,又要照顧三個孩子,在我有困難的時候,她總是放下一切的事務,日夜在電話中與我相伴隨;我們一起禱告,尋求神的話語,我們有流淚、也有撥開雲霧的時刻。她為人積極,很有建設性,當我在逃避問題時,她總是窮追猛打,迫我思考問題的關鍵所在。

她說到在一個家庭中,當兒女們各自成家立室以後,剩下的就只有「兩老」,到時他們是對方唯一的依靠和扶持,因此,要三思離婚之事。有些人在離婚之後,可以重新站起來,過著新生活,但有些人卻一輩子也不能夠抬起頭來做人,甚至迷失了方向;那就在乎其人是否知道自己為甚麼要離婚了。她的意思是,在離婚的事件上,雙方都要作出自己的決定,而不是認同對方的要求去離婚。原來這個決定,對於日後怎樣面對因離婚帶來在生活上的困難時:特別是面對家人(兒女)的指控下,才可以肯定自己、接納自己和敢於承擔離婚之後果--或是獨力教養兒女們,或是從事新工作;從而有力量寫下其人生的新一頁。

有一次,她問我:「還愛不愛你的丈夫?」我心想,事到如今,答案是「是」與「否」已經無補於事了!我心亂如麻,只知逃避她的問題,和控訴丈夫的不是。當時已經是深夜三時多了,我們都很疲倦,我還未能領會她窮追猛打的意思,我甚至乎把電話筒放離耳邊一點,心中暗叫:「天呀,她老是問同一個問題,到底是甚麼意思呢?」老實說,我很少有叫「天呀」的習慣,原來窮則呼天,神總會給我們開一條生路的,當時,為了自尊心,我在逃避她的問題,她仍在追問我:「要是日後你丈夫的錢沒有了、人又老了、又有病的時候,要回來,你會不會准他回到你的身邊?」那使我深入思想:面對著一個又老、又病、又無錢的丈夫,真是不能輕易地說不准他回來,但也不能說可以。我逃避地說:「那時候,他與我已無關係了。」朋友對我說:「你在離開神的時候,神有沒有不准你重回祂的身邊?」我忽然覺得那是從神而來的聲音。正因為我對神有虧欠,神好像與我清算舊帳似的。以前我確曾把祂棄掉,不承認祂,還到了走去拜偶像的地步,是神對我不離不棄的愛,讓我再重回祂的身邊,我曾經歷神偉大的愛和祂的真實,我深信,我的神不會教導我不准我又老、又在生病的丈夫回來,神還要我服待他呢!面對著神,我無辭以對,怨恨也全消了。在神向我質問之下,我認同,人是罪人,我也是罪人,我與丈夫在婚姻之中同樣也犯有過失;我也認同,他只是一個愛遊玩的浪子,而聖經中也有浪子歸家的故事,尤見他父親對他的饒恕,聖經中記載那浪子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父」,我又豈能得罪天父呢?我知道神愛我是很真實的,我愛我的孩子也是很真實的;我認識我的主耶穌是和平、仁慈與忍耐的神,祂絕不會教我去報仇雪恨。為了孩子,使他們有一個完整的家,我知道我可以不再計較「得失」了,況且,離婚對我也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對於我,又有何益處?我心中已經決定了,原來這一個決定,就是「饒恕」,不再強迫事情要發展到離婚的地步。要是丈夫提出離婚的話,我也絕無後悔,因為破壞完整的家、離婚之罪不在我了,甚至乎,在離婚之後,當我遇上困難或遇到子女指責時,我是可以否定一些與我無關的罪名,能夠肯定自己,重新再站起來。但我知道,若我們二人,其中一人不醒覺的話,也會踏上離婚的路。我仍是這樣的無助,我跪下祈禱,我與神立約,從今以後,我單單跪拜祂。我知道,我要是為了某某夫人的稱號、為了面子的問題、為了孩子撫養權的問題、為了自己以後的生活,又或為了自己在年老時要有人照顧的問題等等,任何一個的緣故,把丈夫用計謀爭回來的話,這段婚姻,已經再沒有任何意義了。我只有把我這段婚姻全然交回給主。

神興起丈夫的朋友幫忙,勸他回轉。同時又興撺婦女祈禱會為我們切切的代禱。有一位姊妹曾經說過:「要是沒有人出席祈禱會,而只有蘇太一個來到,也不會取消的。」感謝她們的愛。當丈夫回轉之後,說了一句:「是你們婦女祈禱到我不去搓麻將的,我以前是放『搓麻將』第一的啊!」

聖經說得好:「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以賽亞書 30:15)回想起來,萬事非偶然,丈夫臨時決定回港,而在同一日公司將我辭退;我在面對失業及失婚的危機之際,心情極為沮喪與紛亂。因為沒有爭拗的對象(丈夫),迫得獨自面對神,認罪悔改,痛定思痛。若不然,廿多年來的「新仇舊恨」,又會傾倒出來,彼此爭拗,極可能會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不清醒、不冷靜的情形下,我想,我只會在那裏跟他嘔氣,甚至做出錯誤的抉擇。神安排我在獨處的時候得著安息,在平靜安穩之中得著從神而來的智慧。以前我曾拖住三個孩子入住政府的庇護所(又稱「中途宿舍」),兩次的經驗都告訴我,逃避不能改變事實。我立下決心,今次要用心打掃家居,迎接丈夫從香港回來。

我還以為能以忍讓、心平氣和的態度,既往不究,彼此重新學習互相諒解與溝通,定能將這段不愉快的婚姻挽回。但是與事實剛相反,他的習慣老是改不了;他喜歡與朋友交際,全家人要等他回來吃晚飯,有些時候,還要等到晚上八時、九時他才回來。他吃飯時又會對食物諸多挑剔,從不會感恩或諒解他人,他的氣焰叫家人很難忍受。吃完了晚飯後不久,他又會往外跑,說是要去與朋友們談天、飲咖啡,他視家人如同隱形似的,漠不關心,連一點點要改變的跡象也沒有。我感覺到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奢望,於是又再度陷於絕望中。我們仍然爭執、仍然彼此惡言相向、家中仍然常有混亂的場面出現。我不明白自己既然清楚明白立志要與丈夫重新開始,為甚麼心中又常常懷著不平,不能真正饒恕他?我為何常忍不住跟他爭吵?我覺得自己是戴著假面具!那個時候,牧師又用神的話勉勵我,使我看見我需要一顆愛心、一顆信心,和一顆憐憫的心。

聖經(雅各書3:15-16)教導我分辨出屬地的、屬情慾的、屬鬼魔的事,那些正是我常有的行為!原來魔鬼使我們心裏常常懷著苦毒、嫉妒和紛爭,所以得不到平安。我明白了,若我仍是偏執己見,與丈夫爭執,以惡言相向,就是中正魔鬼的詭計!原來一直以來,我只是自誇我多麼愛神,我說神是我生命之主,我求神掌管我的生命,其實那都是說謊話,抵擋真道;我只是做魔鬼的使者,我是在犯罪。於是我認罪求神寬恕,我要選擇那從上頭而來的智慧,那是神所喜悅的;我當效法我主耶穌那心裏柔和謙卑的榜樣。聖靈更教導我:「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多結善果,沒有假冒」的功課,我求神使我除去對丈夫的偏見,清潔我內心所生的壞思想、壞心腸,求神除去我的假面具,勒住我的舌頭,使我只說合宜的說話,求神使我心中滿有忍耐,而不是「強忍」的心態,求神賜給我一顆真誠的心,和有溫良柔順的智慧。求神憐憫他只是一個仍未曾認識耶穌基督的罪人,使他能夠早日得著主耶穌的救恩。求主使我們得著真平安,賜給我聖靈所結的善果。

從此以後,我洗心革面,靠著聖靈的能力,除去我舊人的惡習,我也得著神所賜給我那三夥寶貴的心。從此,我與丈夫為仇為敵的意念全消了,竟生出忍耐與包容來,祂使我生命得著釋放,得著喜樂,正如神在以西結書的話:「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裏面,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36:26)

還記得有一次,當我與丈夫又再爭吵的時候,聖靈像是指著我的舌頭說:「你做還是我做呢?」祂叫我「閉咀」!我也知道,以前在爭吵中,我因「衰多口」而壞了事情。自此以後,我順服聖靈在我心中教訓,督責和引導的工作,奇怪地,我們相處的情況屢見改善,神叫我「閉咀」的一招實在湊效。

自從我得著聖靈的教導,順服神「閉咀」之後,我與丈夫的相處已有很大的改善。其實「閉咀」是捨己跟從神的旨意,自己也樂得安靜。只有把事情交回聖靈掌管才能彰顯神的大能。與此同時,聖靈又教導我溫柔的功課,我甚至連樣貌也變得隨和了。

當年十歲的小女兒很清楚父母的性格,她比我們還有見識。每次在「火藥味濃厚」的重要關頭,她就會在䒷底下踢我一腳,好叫我閉咀,我也會說:「蘇嘉玲在踢我」。我們夫婦二人就會收到閉咀的「訊息」,以閉咀收場。我看見神在改變我們夫婦二人。

小女兒歸主

還記得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參予一次探訪傳福音的工作,女兒也在場,她耐性地聆聽著整個講述救恩的過程。在聖靈帶領之下,受訪的朋友決志信主,我們大家都很開心,互相稱呼為「姊妹」,後來我們回到家中,女兒向我發問「為甚麼又不稱呼我為姊妹?」我問她:「你有沒有罪?」她承認說:「有。」她還舉例說明自己所犯的罪。我繼續解釋說:「我們要認罪,被主耶穌的寶血洗淨,我們要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們的救主,我們也承認在天上的父親,於是大家有如歸入一個大家庭,就可以互相稱呼為弟兄姊妹。」她點頭表示明白。原來當探訪的時候,那關乎救恩的道理,她都聽得明白,而且相信。想不到她竟在暗中與我那一位朋友一同決志了!我對她有偏見,還以為她年紀小,不會明白耶穌的救恩。但是神是信實的,祂並沒有忘記那幼小的心田,將福音的種子一早已種入她的心中,我還以為傳福音是為神工作,其實不然,因為神喜悅我們擺上的心,因此女兒也能夠有得著福音的份兒,這是神給我的獎賞。

尤記得,小女兒是我在一次漫不經心的情況下向神祈求而來的,她很懂事,她維繫著父母的感情,一同經歷家中的風雨,也一同經歷神在家中的帶領。我們母女二人心連心,常常分享神的恩典。我鼓勵她受洗,但是她堅決要經過黃牧師向她查問信仰之後,在禮拜堂落成之日,於一九九七年六月一日接受洗禮,歸入基督的名下,成為神的女兒。父親出席女兒洗禮日之後,對教會的印象改觀多了。他也開始常常參加教會的聚會,那全是神美好的安排。小女兒常在父親的身旁,鼓勵他開聲作謝飯禱告,又鼓勵父親參加崇拜和查經班,更鼓勵他讀聖經,她像是一位小小的天使。她也常常與同學們談論主耶穌,是主耶穌一個小小的見証人。我心中明白,家庭問題沒有把她拖垮,實在是神的恩典。

丈夫的改變

丈夫仍是愛好打獵和其他戶外的活動,不大願意參加教會的聚會。在女兒洗禮的日子,機會難逢,婦女們迫切地為他能夠參加女兒的洗禮禱告,求主使他能夠早日認識基督。他果然肯出席女兒之洗禮聚會,為女兒拍照留念,而且對教會的印象也改觀過來。自此,他漸漸地開始參加教會的崇拜、主日學、成人家庭的查經班,和其他地方舉辦的佈道會。不過,他仍好強地說:「我是因看到我老婆的改變,才好奇地來看看你們基督徒是怎樣的,我是來作反派的!」在查經班裏,他問盡很多不必要的問題;不過,他又會把他每一次所得著的,與他的同事們分享,若同事們有「考起他」的難題,他就會帶回查經班裏發問。我看見他的生命,每天都在改變中。

每天早上,當他出門上班的時候,聖靈總會提醒我對他說:「主耶穌愛你。」初時,他聽得很不習慣,很不明白,也有點不耐煩,於是掉頭就走了,我只好聳聳肩,我不知道用對他說:「主耶穌愛你」來向他傳福音有沒有功效,但聖靈又提醒我要「不以福音為恥」。於是我放膽繼續向他傳遞那重要的信息:「主耶穌愛你!」我看見聖靈的說話在動工了。有一天,他好奇地問:「為甚麼是主耶穌愛我,而不是你愛我?」我對他說:「有一天,我會死的,而神的愛卻是永恆的。」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明白,但我確信神一定會動工。在聖靈的教導和光照底下,他無論在思想上、在言行舉止上,都不斷地改變。尤其是他在對人對事的觀點角度上,轉變很大;他開始懂得為人著想、體諒人,也會關心人信主的問題;在家裏也減少了很多不滿,多點禮貌、多點忍讓、多點愛心。感謝神,祂重建我們的家。

撺初,我們邀請他返教會、參加查經班,或出席其他的佈道會時,需要很迫切地為他禱告。他在出門之前,總是藉口多多,像是被逼與無奈。在車程中,我還得特別禱告,求聖靈憐憫,開他的心眼,才夠膽在車內播放福音錄音帶,深恐他一手把音響關掉。許多時候,當錄音帶播放到最精彩的部份時,我就迫切地向神祈求,讓交通燈阻塞多幾次,好讓車程用的時間加長一點,使我們能夠聽完那重要的信息,才回到家門!

過了一段日子,他有明顯的改變;他本來是愛好往山裏跑的,但到了打獵的日子,他卻常常參加教會的聚會去。在主日,出門返教會的時候,他老是第一個衝上車,把車子引擎開動了,催逼我和女兒快點出門,害到我們母女兩人狠狽不堪。原來主日學校長(師母)曾提醒我們要準時,他就乖乖地遵命而行。我看見他有一夥追求神的心,十分感謝神。在查經班裏,丈夫所發問的問題,變得溫和及尊敬神。漸漸地,即使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他也會獨自去參加查經班、主日學、祈禱會,甚至教會的佈道會。他已開始了與神有直接溝通,不用我再從旁協助了。在某一天的查經班裏,那天正值是我們結婚廿五週年的紀念日,他突然開聲作見証,說到自己的改變,承認自己已接受主耶穌為他的救主。他還說了一句:「連我這個人都相信主。」「這個人」!就是一個肯認罪的罪人,感謝神!他滿頭大汗地說:「以前我以為我不會有今天的日子 」。不錯,一段曾飽經憂患的婚姻,在人看來,以為再沒有出路的婚姻,能夠來到廿五週年紀念之日,實在是神的恩典!當天,婦女們同感欣慰,三福隊長更高興萬分,與我們一同感謝神。有一位姊妹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奇蹟,蘇先生的改變和信主,就是一個奇蹟。」另一位老姊妹說:「從前我屢次為他祈禱,在禱告中向神說:『神呀,相信我在有生之年,恐怕不能聽到蘇先生信主的見証了。』」她每天都會早上五時撺床跪下來禱告,她看見我丈夫信主,真是老懷安慰。

惟一遺憾的,是他多次不願意在佈道會中,在眾人面前,公開決志。

多倫多之旅

一九九九年四月廿六日至卅日,神帶領我、丈夫、女兒、我的母親和妹妹一行五個人同往多倫多,參加大兒子Raymond完成神學課程的畢業典禮,這亦算是我們結婚廿五週年紀念的旅行。Ray本來就讀於溫哥華西門菲沙大學工程系第二年,到多倫多實習,其後被神呼召,再完成三年半的神學課程。畢業禮的前一天,他多次打電話回學校,証實是可以畢業了,才夠膽帶著家人去參觀他的畢業禮。他既緊張,又患得患失,後來發現自己竟然被選為「最高榮譽」學生,還得到一份五佰元的獎學金,使他喜出望外,那獎學金是獎勵他品學兼優的。畢業禮的場面很偉大,眾人同聲讚美主。兒子是唯一的中國人,使我心裏感恩不盡。畢業後的第二天,是主日,Ray在教會中作的見証講道,更使我們清楚看見神由始至終在他身上的大作為。

Ray從八歲開始,本拿比神召會的弟兄姊妹就常常接送他和弟弟參加教會的聚會,弟兄姊妹如同家長般的教導他們。我還記得他們年紀小小的時候,為了佈道會,曾沿門派單張,弄至滿頭大汗的情景。他和其他人一樣,只是在知識上認識神;當他踏上大學的時候,他極其努力,但卻力不從心。他曾因成績不如理想而埋怨神、懷疑神。他又深感「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在掙扎的過程中,他覺得心靈很枯乾,於是他向神呼求。後來主透過工作實習的機會,帶領他到多倫多,使他的生命從壓力、從掙扎中得到釋放。這次他在多倫多得到教會弟兄姊妹的相助,使他感受著神的愛。由於經濟能力非常有限,他只能租住到一間老鼠常常出沒的房間。有一天,他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竟然壓著一隻死老鼠!作為媽媽的我,聽了實在忍不住流淚;可憐的孩子睡在可憐的床褥上,壓死了那可憐的老鼠,他還可以幽默地說自己是一個「百多磅的捕鼠器」!若非神透過教會上下各人對他關愛有加,我們身為父母者,在他心靈枯乾,渴求支持和安慰的日子裏,怎知道可以如何幫助他?現今青少年面對各種掙扎,若造成自殺的問題,那一個做父母的能擔當得起呢?

神給他心志上的磨練,確是一門很好的功課。他出門之後,很少向父母要求在金錢上的支持,他透不過氣時,也有嘗試問弟弟借錢來應急,我們對他實在十分虧欠。我們為著忙碌的工作,又為著瀕臨失敗的婚姻,根本沒有餘力去關心與問候他。

Ray在實習的生活中,與神建立了美好的關係。就在他實習工作的第二期,有一天,在教會聚會中,神向他發出呼召,叫他去做一個牧師(傳道人)。神的聲音清楚得使他十分驚奇,他帶著惶惑的心情去向牧者們求教,牧者們也為他祈禱,教導他耐性等候神,仰望從神而來的引証。在等候的時候,他不斷地禱告。Ray要擔心的問題很多:(一) 聖經課程是完全不同的科目,他是否可以應付得來? (二) 當時父母仍然不大認識神,要放棄父母對自己的期望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三) 要由大學一年級重新再選讀聖經(神學)課程,真屬「不可思議」。但神卻逐步印証祂的呼召,祂說:「你的功課是會比以前容易的。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父母,他們會祝福你,我一定會看顧他們。」Ray憑著神的應許,靠著聖靈加給他的力量,毅然地擺上。在第二期實習完畢,回溫哥華之前,他已報讀聖經學院,並且繳付學費,然後由弟弟轉告我們。或許他是怕父母反對,所以拍著胸膛說他會申請學生貸款,足可應付生活的;所以後來我們很少過問他經濟的情況。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聖經學院的頭三年,有例是要學員寄宿的,但遇有放假的日子,他們就得搬離宿舍,好像無主孤魂般,帶著僅存的家產(多數是書籍和衣服),東搬西搬,投靠教會的弟兄姊妹;幸得他們愛心款待,使他感受到神的愛和家的溫馨。教會更為他支付租金,支持這個「窮神學生」踏上事奉神的道路(其實事奉主一點不窮,只因主耶穌要他學習在經濟上依靠神的功課而矣)。在第四年,Ray為了減輕住宿費,租了一所舊、髒、細的房間,那是三層房子的頂樓,冬天常蓋著厚厚的雪;在簡陋的家居環境中,Ray面對煮食的問題。又因入不敷支,要學習量入為出的功課,對他實在是很好的磨練(不知道他可曾想念家中安舒的日子)。由於他沒有車子代步,所以難做Part time之工作。神就是這樣使他專心一意地讀書。至於星期六、日到教會聚會的日子,有些時候面對著大風雪,仍得在巴士站久等,他就會利用這段時間在電話亭打電話回家問候我們。

他為人很是「漏氣」,每年度報稅又報得遲,所以每次向政府申請的學生貸款,都要等候很長的時間才收得到,餓他不死,也是神的恩典了。

身體瘦弱的Ray,平日飲食不均衡,又要面對生活上與功課上之壓力,竟沒有放棄,顯見是神的大能、保守與看顧。

Ray每次面對考試的關頭,總會向神呼求,結果每次都能夠應付得來,他很感受到神與他同在。他畢業時得到最高榮譽的獎項,更見神的榮耀和信實。

從Ray的見証中,我看見神在他情緒低落時,如何透過祂的說話給他安慰,使他得以堅立及更認識真理,他看到自己的本質,看見神對他的愛顧,從而與神與人建立正確的關係。他也曾試過有灰心絕望的時候,神竟用詩歌來感動他,喚醒他,加給他力量,叫他能闖過那心靈的幽谷。

兒子的見証講道內容,是一頁我們從來不知道的歷史,聽得我與丈夫目瞪口呆,還要強忍眼淚!Ray多年來心中經歷了不少痛苦和掙扎,承擔在學業上和經濟上的壓力,做父母的連知也未知道,何來幫忙、安慰與保護?由此尤見神的憐愛、保守、安慰與陶造。我在想:「要是兒子從來沒有離開家門,一直留在我身旁,我可以將他教導得比現在更懂事、更獨立嗎?」答案是絕對不會。隨後,聖靈使我明白,神與兒子有著親密的關係,很明顯的,他是神所揀選的、分別為聖的、而且已奉派作列國的先知。我祈求神保守他到底,不能羞辱神的名!我曉得他是神的兒子,大能的神在他的身上,有祂自己的旨意,如今他領受了神的使命,是神使用的器皿,他不再是要父母保護的孩子了。比較起以前那個由母親拉著到「庇護所」去居住的小孩子,更是有福氣。以後的日子,神會帶領他走前面的路,是極其蒙福的道路,我們做父母的,只是作支持、代禱與祝福而矣。

感謝神,祂曾向兒子應許說:「我不會忘記你的父母,我會看顧他們的」。我和丈夫心裏明白,我們的改變皆因主的信實。廿多年來,那一份對婚姻的絕望能夠奇蹟地改變過來,原來是因神的看顧。我們的家得以存留和重建,全是神的恩典和憐憫。

不單如此,二兒子已經決志了,他於二零零零年五月卅一日,畢業於U.B.C.的商科。他在學業上有驕人的成續,以獎學金完成大學的課程,減輕父母在他學業上的負擔,在他畢業的年報中,他並沒有高舉自己的能力,他說:「在他讀書的旅程中,感謝神與他同在。」

若說神為何揀選我們的長子,我想,並非因我們有何過人之處,或許是因為多年前,我確實曾向神祈求,我求神賜給我一個兒子,我說:「要是你要使用他,就使用他吧!」兒子出世之後,我也曾很感謝神,賜給我一個兒子,但後來竟然完全忘了與神立約的事,我實在太忘恩負義了。但是神卻從來沒有忘記祂與Ray那獨特的關係。

丈夫公開決志信主及受洗

在來回溫哥華及多倫多的車程上,主給我們有許多討論信仰及聖經難題的機會。丈夫當時仍未正式歸主,在討論的過程中,常見「老我」重現。有一次,他不滿意我與他爭論著一個問題,就「手指指」的指著我說:「看,你們這些基督徒,真不夠謙虛!」其實,是他斷章取義與人爭論,反而指責是人家的問題,挑人家的不是,更不懂得謙卑聆聽神的話語。當時,我不知是從那裏來的氣魄,一反常態,狠狠地指著他說:「你自己又何嘗不是不夠謙虛!」只見他思量很久,像是在內心有聖靈教導他甚麼似的!從此以後,我就再沒有看見他「手指指」了,他整個人也改變過來:論斷別人減少了,與人相爭的態度改變了,連聲铫也降低了。得著聖靈的光照後,他果然謙卑下來,他的改變真是很明顯。

我們從多倫多回來,趕及參加第廿六屆溫哥華培靈大會。奇妙的是,我們在多倫多旅途上曾討論過的問題,在那次聚會上,講員都一一重提,好像是神給我們一個最標準的答案!當天,丈夫雖然沒有決志歸主,但我看見他對神作了一段很長的禱告。終於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四日,他在恩雨之聲舉行的佈道會上,認罪決志,接受主耶穌為救主!

決志以後半年來,牧師不斷地寄了九封栽培信給他,對他不離不棄,使他深深感受到神的愛。

其後,他老是地問同一個問題:「與神有關係,是不是一定要受洗呢!」又是自我保留吧!他常自圓其說:「既然是真心決志,神是知道的,為甚麼又要洗禮呢?」他面對洗禮,幾番掙扎。有一次,我們在閒談之間,他問我:「是不是一定要洗禮?」我語重深長地告訴他:「要是夫妻一場,在死後,我都很想知道你去了那個地方!」那一句「夫妻一場」,叫我內心萬千感慨。他也在反思,並沒有回應。我只有求神憐憫。及至有一天,主日學中一位年輕的姊妹問我:「蘇先生來了教會這麼久,不知道他已相信耶穌沒有?」我把這個姊妹的問候轉告丈夫時,他竟然說:「這樣看來,不接受洗禮也不可以了!」他終於衝破自我,肯接受洗禮了!當他填報洗禮問卷的時候,連選用那張相片也沒有馬虎,他堅持要用一張近照,說是因為是存於永恆的!

經過牧師在洗禮(慕道)班的教導後,他對於真理及在教會事奉上的委身更明白,但他對十一奉獻又作了一番掙扎!最後,通過牧師對其信仰的查問後,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接受洗禮。

他本來不肯作公開見証的,但聖靈藉著一首詩歌感動他,使他願意公開見証主。在他洗禮的見証中,他感謝主的救贖和祝福。他憶述我們的婚姻:曾經有四年多,我們並沒有半句溝通的說話;他可以三四個月不回家吃飯。他決定當小女兒長大之後,就會與我離婚。他提及雖然我們有經過中僑互助會婚姻輔導中心的跟進,有二位牧師從中調停,也有朋友們相勸,還曾經一齊走進佛堂求出路,但是都無補於事!他感謝神的保守,他看見兒子們在教會裏成長,沒有行差踏錯。他在多倫多聽到兒子的見証講道,得知神的信實,感受到神對我們一家的看顧,我們的家才得以保守和重建。他憶述妻子自從加入教會後,在生命上有很大改變,再沒有無理取,也懂得開始關心他。在他參加教會聚會的時候,他看見神的話語,開始喜歡到教會,後來更喜歡參加查經班。他說在那裏得著弟兄姊妹的關懷;漸漸地他更渴慕神的話語,發覺在生命上帶來很大的改變。每一次他領受從神而來的話語後,就會與同事分享,然後又會把同事的難題帶回查經班裏發問。如是者,他竟看見同事們在改變,他覺得是「神的說話有改變人心的能力。」神又給他智慧,使他看見搓麻將而來的糾紛、爭執與是非,使他對搓麻將失去興趣。神也使他明白,從前由於太執著,與朋友們常爭持不下,傷害朋友之間之感情。接二連三圍繞在他身邊所發生的問題,使他明白,「出於自己口裏所說的」,與「心裏所想說出來的」都有所不同;神叫他知道,他眼見的、聽見的、以及他自己所說的,都不再是那麼可靠的,使他知道連自己也不是那麼可靠的。神又叫他明白個人的見解不一定是絕對準確的,他還說:所以聖經說得對:「你們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他說很奇怪,自從他改變之後,感到在家中的冷漠沒有了,在工作中與人爭拗的事減少了。以前似乎是地獄式的生活,也轉變過來,雖不至於變成天堂的光景,也可以說是樂園了。

原來,他也經歷過神垂聽他的禱告,使他看見神的榮耀:他的嫂嫂在一場嚴重的交通意外中,手腳折斷,腦部受損,腦與肺皆受感染,卅四天昏迷在醫院裏。於是他向神逼切禱告、祈求,請求神使她在一星期內甦醒過來,千萬不要讓她變作植物人。一個星期過去了,他曾懷疑神到底有沒有聆聽他的禱告。及至他的嫂嫂清醒過來後,看見她手腳的傷口已經完全康復了,毫無痛苦,他才恍然大悟;要是神聽他的祈禱,使他的嫂嫂在第一個星期內甦醒過來的話,她就會痛苦難當了。他領受到原來神所做的,都有祂自己的時間與方式,而且一切盡都是美好的。他知道以前無論在家庭、在工作上、在生活當中,自己獨個兒承擔著生活的壓力與痛苦,皆因不肯倚靠耶穌!最後,主日學的同學們為他唱出「一雙恩手」,把榮耀歸給主。

受洗後,他常常渴慕神的話語,在真理上扎根。有一次,牧師在講道中,引用馬可福音14:3「耶穌在伯大尼長大麻瘋西門家裏坐席的時候,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至貴的真哪達香膏來,打破玉瓶,把膏澆在耶穌的頭上」,聖靈使他聽得扎心,後來他表示願意徹底的把這玉瓶(自己)徹底打破,除去面子或心中懼怕之事。他甚至關心朋友們信主的問題,邀請他們返教會。

後記

蘇先生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受洗後,就不斷成長,後來更完成神學院(旁聽生)的一個課程,有機會認識主更多。他也修讀「三福」的課程,參予傳福音的工作。而且還繼蘇太之後,參加教會短宣的事奉。

蘇太自九七年後,蒙主奇妙的安排,參加了一個護理課程,現今已在老人院中工作,她稱這個地方為主差派她去的「工場」,在那裏事奉神。

在一九九九年九月,她更開始參加善終服務的行列。願主更多使用他們整個家庭。

【註:「洗禮」並非得救的條件,卻是公開見証個人得救的事實之重要禮儀,每個真心信主的人應該透過洗禮,公開表示自己已信主的事實及跟從主永不改變之決心。】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