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禱告 | 家人歸主系列

作者:關廖潔蘭

今年一月十五日,忽然收到母親從多倫多打來的電話,說爸爸在家忽然胡言亂語,完全忘記如何處理日常生活的各項細節,只懂呆呆的坐在椅上,不單母親怕,連爸爸自己也怕--奇怪就在於爸爸自知不妙,他到底是老人癡呆?是中風先兆?當時無人明白,連看了幾個醫生也找不出原因;但卻因為此事,我們兩姊妹開始了第一次隔著電話禱告:我們都哭了,內心很徬惶,只有求主保守父親。很奇妙地,父親竟然在這個困局之中,肯與妹妹一起禱告,接受主耶穌成為他個人的救主!

回想卅多年前,當我進入一間基督教學校升讀中學時,父母的吩咐是:入去這間學校讀書是好的,但不要信耶穌!當時我也同意,但最後也是信了主,而且信得很快。

廿多年前,我蒙召做傳道,入神學院時,父母二人反對得十分激烈--也難怪他們,當時我們家族之中,沒聽過有其他人信主的,只有我們姊妹二人而矣;而且他們正準備退休,我放下他們十分引以為榮的職業走上傳道的路,對於他們的心靈及經濟打擊甚大。我不明白主為何揀我,我只覺得左右做人難,又覺得主有些不智--正當父母對「信耶穌」不那麼反對之際,祂自製一個難題,使父母對祂反感再生,我也幫,不了雙方!

神學畢業後,我投身主的工場。主給我傳福音的機會,常派我講佈道會,甚至後來在短宣中心事奉,訓練短宣們出去佈道,其間帶了不少人歸主--但最諷刺的是,我的父母對教會的事就是不聞不問,更莫說「信耶穌」了!二人之中,以父親尤甚。我感到無可奈何,有心無力。

主給我的應許是:「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怎敢亂解這句聖經?我明知這句聖經的意思是:你和你一家都信主,你和你一家就必得救。但我心底確實有另一解法,是:你當信任我 (耶穌) 吧!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這種解經法,我連自己的丈夫也不敢與他分享,怕是自己太主觀的寄望!

有時在睡夢之中,忽然有一個意念:「爸爸媽媽未信主怎辦?去滅亡嗎?」於是常在夢中扎醒,心中實在很怕,只好俯伏主前乞恩。

十年前,我們移民來加拿大,主也給我許多講佈道會之機會,有時更要應邀作佈道訓練。記得有一次,應某間教會之邀講一個題目:「如何領父母歸主」,真諷刺!我想大概因早一個月,我在他們中間講佈道會,有不少家長信主吧!我心想,主叫我成功地帶其他人的家長信主,偏偏我的家長就是不信,真是無奈!席間,一位「心水清」的肢體舉手發問:「你父母信主未?」我答:「未!」弟兄姊妹看來有點失望,但我可以作什麼呢?我的父母是如此獨特的父母!我深覺主是要我在這件事上學習謙卑,我唯有接受。主在他們身上多年的恩典,在我們身上的恩典,他們自己是知道的,信不信,就只有他們決定了。

我們來加時,兒子才一歲半,正在牙牙學語,我們已常與他一起禱告,但因他未能運用完整的句子表達,因此,我們也沒有任何意識要將他帶入我們的家庭祭壇中。在他兩歲半左右,一天晚上,他忽然大叫發噩夢,從此,他就加入我們晚禱的行列--當然,主要的代禱事項是叫全家不要發噩夢。漸漸地,我們加入了一些要代禱的人與事,與兒子一起用極簡單的辭彙禱告;其中十分重要的一項,是公公婆婆信主。由於小朋友喜歡重覆他們聽過及講過的事情,這正好應用於代禱上!神就派我們的兒子監督我們夫婦二人每天不斷地為同樣的人與事代禱;而事實上,兒子在他成長的過程中,看見神如何成就他那每天重覆的禱告。直到今天,他快十歲了,我們每晚除了加上讀經外,禱告的事項與十年前的分別不太大,只是不斷加長代禱的名單及事項而矣!

父母留港期間,一直有他們個人的活動空間及時間表,不肯返教會。接近九七年,他們也來到加拿大,在多倫多住下,在那邊,有妹妹及妹夫與他們互相照應。後來母親感到很悶,我在電話中鼓勵她出外多交朋友,她聽進去,後來更返了在屋後的教會。那是一間十分好的教會,牧者肯照顧羊群,弟兄姊妹又熱心傳福音,母親很快就投入教會生活。與此同時,她很喜歡收看「恩雨之聲」的節目,因此對福音漸漸明白過來。

九八年初,我患了支氣管炎,病得很奇怪, (曾於團刊第二期的序言中記載過此事) ,某個主日的早上,我雖然正在服用抗生素的期間,仍咳嗽得特別厲害,連進入敬拜的會場也不能,十分辛苦,我突然想到死亡,好像很近似的… 由於每天晚上都不能睡,我的病痊癒得特別慢;那天早上,病情又像急轉直下似的,心想,那隻抗生素如此強勁也剋制不了病菌,還有一天就吃完了,怎辦?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撥電話告訴母親,請她為我禱告--雖然我知她仍未信主。

怎料,母親對我說:「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做錯;昨天早上,教會請了喬宏來講佈道會,他在散會前問我們『有誰願意信主,或者希望主耶穌帶領你更多認識祂的,就舉手啦!』我當時就舉了手,但我不知自己如此做對不對!」啊,我心想,她舉手決志之時,大抵上與我咳到「五顏六色」之際,我就明白過來,那是靈界的爭戰啊!母親信主後,第一個任務就是為我的病禱告,主垂聽她的禱告,星期二的早上,病情就有戲劇化的轉變,母親和我也十分快樂。自此,我們的談話之中就多了「信仰」的環節了。同年十月,母親受洗加入教會,我寫的每天更多認識你成長篇就是用以獻給她受洗留念之作。

起初,我還有多少懷疑母親信主的真實程度,不停旁敲側擊;也在晚上禱告中不斷為她清楚得救禱告,而且更迫切地為爸爸的信主禱告。

有一次,媽媽告訴我:「我看『恩雨之聲』那些人信主,他們多數都是因為病患或變故而信,我想,我遲早都要信,我不想這麼慘才信,於是就快快信主了!」我驚歎神的作為,祂扭轉人心中的意念,叫人一轉念就勝於我們說上千言萬語,我做過什麼?我什麼也沒有做過,是祂自己在人心中作工啊!

到今年年初,父親在一兩天莫名其妙的遭遇之中就信主了--有一天,他忽然「失憶」,不大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也知道自己有些不妥。那天晚上,他睡得不好,半夜驚醒過來,不能入睡,與平日完全不一樣。母親建議他禱告,他也肯一句一句的跟母親禱告,然後,又跟母親說「阿們」,跟住他就睡著了,而且是一夜安眠。他也感到禱告的奇妙,當家人問到他是否真心信主時,他一再承認。後來更與妹妺一起禱告決志信主。母親在團契中述說那幾天的經歷,弟兄姊妹也十分替她歡喜。過了兩天,牧師來探訪父親,再與父親決志禱告,堅固他的心,父親很開心,主日更與母親一同返教會敬拜,至今未有間斷。我心中出現幾隻字:NOTHING IS IMPOSSIBLE,在神面前是沒有無可奈何的事的,更加沒有不可能的事,祂只要在雅各的大腿窩上摸一把,雅各整個人生就改變了。祂也知道在那個人身上摸一下,人就要降服祂了。父母都信了主!我的心多麼雀躍,興奮的情緒縈繞心中近一星期。

父親信主不久,有一天晚上,忽然暈倒,送進醫院後發現是貧血。母親後來告訴我:「那天晚上只有我在那裏(他們兩老是自成一家的),若不是我信了耶穌,真會把我嚇死。我一味叫耶穌打救他… 」一向緊張的母親,在如此「大場面」中能應付過來,除了主耶穌賜的真平安之外,再沒有其他解釋了。主耶穌真的改變了母親,我也不再懷疑她是否清楚得救了。

這幾個月以來,他們兩老每天晚上也一起查經,也為我們禱告,啊,真是難以想像!從前極力反對我們信主的,今天竟然親自經歷到主的同在,在沒有旁人的幫忙之下,天天查考聖經。

今年四月一日,爸爸在八十四歲的高齡,公開接受洗禮,見證他歸入主耶穌的名下。

在這件事上,我除了禱告,沒有做過什麼,一切皆是神的工作。

「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 作夢的人。
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的時候、外邦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
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
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的帶禾捆回來。」(詩篇 一百二十六篇)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