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歸主記 | 家人歸主系列

作者:鄧萬齊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卅日,我突然接到家中急電,說二哥在港患有末期肝癌。我內心實在難受,但仍有平安,因為我深信神要在我家中行奇事,讚美主,神確實在我家中行了奇事。

一九九七年一月八日,我終於決定從溫哥華趕快回香港,希望能向二哥傳福音及照顧他的三位子女,方便二嫂專心照顧二哥。醫生宣告二哥只有十個星期壽命,令我們一家內心十分痛苦。

一月十七日,從溫哥華傳來一個消息:我的汽車在車房裏無故出煙著火,連車房也燒掉了。而加拿大的弟兄姊妹也催著我回溫哥華處理保險問題。我是否應該離開香港回加拿大?內心有很大的掙扎,因為我實在很渴想我二哥信耶穌。我哭著向神禱告,求主指引。我感到屬靈爭戰的激烈,靈魂重要抑或金錢重要?我知道靈魂比千萬金錢更寶貴,我不理會損失多少金錢,我決定留在香港與三家姐一起向二哥傳福音。神更藉此事教導我凡事謝恩;因為意外發生時,我並不在車子裏,神保守我的生命,更保守我的房屋免受損傷,感謝主。

回到香港,我一直都希望二哥能早日信主,但他十分有主見及心硬,實在不容易向他傳福音。我與三家姐分別打電話給弟兄姊妹 (不論香港或加拿大 ),請他們為我二哥信主及身體康復禱告,求主施恩憐憫,我深信祈禱就是力量。

二哥的病情並沒有特別好轉,並且常常到深圳去練氣功及打坐。因為二哥的病,我們一家人都懇切地為二哥祈禱。每天晚上,母親親自發施號令祈禱;其實我的母親還未信主,我們總是手牽手向神呼求,當中有二家姐、三家姐、三姐夫、媽媽、二哥、二嫂、八弟、八弟婦及我,甚至有時候,大哥、大家姐、七弟及七弟婦也一起禱告,當中雖然五個人信了主,但神卻恩待感動我們一家齊心禱告。二家姐在一月中,便信了主,我們心中實在渴想上帝醫治二哥,二家姐在家人面前表現得十分堅強,免得影響家人的情緒,但到了獨個兒時便默默地流淚,然而主卻安慰我們。

二月,二哥開始做第一次化療,但卻沒有果效。我很渴想二哥信主,但卻十分害怕向他傳福音,因他十分威嚴。我常禱告求主憐恤我的軟弱,給我有勇氣,但我總是十分驚慌,不知說什麼才好。他卻大聲對我說:「你叫我信耶穌就信耶穌,我要經歷祂才信。」我內心十分難過,也不知怎樣做才好,只有哭著向神禱告,求主可憐我們的軟弱及二哥的心硬。我與三家姐仍然不放棄,繼續分別打電話邀請弟兄姊妹代禱,一起參加這場屬靈的爭戰。

三月開始,二哥做第二次化療,同時他每天三次打坐念咒。有時候,他走進房間大聲叫喊打坐念咒,令人心寒,我心裏默默禱告求主憐憫二哥。二哥也不停到深圳求醫,並且帶了一些觀音及符咒回來,我與三家姐更心急二哥信主,祈求上帝早日拯救他。很多時候,二哥也接受我們為他祈禱。

有一次,二嫂與二哥從深圳回港,二嫂告訴我自己信了耶穌,我還以為她開玩笑,但她實在經歷主給她的平安,她常常凡事謝恩,成為我的提醒。我也常為她禱告,求主堅固她的信心,感謝主拯救她。

四月十九日,三家姐同事的太太因神的感動,要向二哥傳福音,其實其間有很多弟兄姊妹為了他的信主,不斷祈禱,甚至有些弟兄姊妹為他禁食祈求。我與三家姐分頭工作,她帶那位姊妹向二哥傳講福音,正在此際,我在家中默默為此事禁食祈禱,懇求主施恩憐憫二哥,二哥終於受感決志,這是他信主的起步。我感到靈界有很大的爭戰。

信主之後,二哥與二嫂內心很不安,整夜不能安睡,因為知道信耶穌不可再打坐,但總覺得打坐對自己身體似乎有幫助,所以內心十分困擾。二哥問我是否應放棄打坐,我的回應是肯定的不贊成,換來的是被他責備一番,因為他太太也不敢為他出主意,若他有什麼事我能擔當得起嗎?

四月廿日星期日,二哥二嫂返教會,牧師為他抹油禱告,並且挑戰他三天不打坐,只是讀經、祈禱。

四月廿一日早上,短宣導師探訪二哥,為他祈禱「神啊,若你是真神,求你給詠泰經歷你。」當天下午,他感到不適,原來二嫂把他的符丟掉了。他開始嘔吐、發燒、發冷,甚至打冷震,連床也震起來。那時我的弟弟駕車與我一起去他的家。
我心想:「神啊!現在已是晚上十二時多,弟兄姊妹已睡覺了,怎樣辦呢?」在此時,我想起加拿大的弟兄姊妹剛起床,可以邀請他們禱告。在那時,二嫂卻教二哥認罪祈禱,請耶穌進入他的心中,因為神曾在聖經中提醒二哥不可拜偶像。

我與弟弟走上二樓,只見二哥正發冷,但他又不想入醫院,我不知道應怎樣做。聖靈感動我跪下,按手在他身上為他祈禱。二嫂也捉著二哥的手,我唱讚美詩,高舉主耶穌的寶血,並且奉主的名叫撒但退去,更不斷唱「十字架」、「哈利路亞」和「感謝感謝耶穌」,二哥雖然十分辛苦,他也跟著唱。最後他完全沒有發冷,未信主的弟弟站在一旁也看到整個情形。我感到屬靈的爭戰很厲害,因為撒但不願人離開牠歸向基督,哈利路亞,我們的主耶穌是得勝的。

隨後,二嫂問二哥是否願意棄掉一切偶像,他聲音雖小卻表示願意。此時,我沒有想得太多,便立刻奉主的名拆掉一切偶像,佛珠、佛鍊,叫弟弟把它們送走,但卻沒想起要把它們弄破。

四月廿二日,清晨起來,讀了一本讚美手札,有一段文章如下:「讚美是對抗撒但的一項利器 ...最好以神的話來讚美,尤其是以強調耶穌為得勝者的真理,把基督的寶血,十架上的得勝與復活的勝利,都包括在讚美中。此外,稱頌復活及崇高的地位,並以信心勝利地歡呼衪的名;這樣的讚美在打擊撒但與衪狡猾的計謀上極為有力。」

我把這篇文章與二嫂分享,二嫂反應說昨夜的禱告就是以上的禱告。其實,我不太懂得這樣的禱告,聖靈親自引導我們如何打敗撒但一切的攻擊。哈利路亞,讚美主。

在六月尾,二哥的朋友帶了一位風水先生來看風水,二嫂向那位朋友直言自己是基督徒,不信風水。事後,她更帶領二哥認罪祈禱。後來,聖靈責備二哥二嫂還有偶像,二嫂單純對主說:「主啊!我沒有拜偶像,我十分愚蠢,求你指教我。」後來,主引領一些弟兄姊妹為他們清除其他偶像。這事發生之前一個星期,聖靈感動二嫂要受浸;對於一個剛信耶穌的人而言,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受浸,她只有把這個意念放在心上一星期。主差派一些弟兄姊妹向她解釋,她也很樂意接受洗禮。二哥也同意接受洗禮,教會牧師向他們解釋洗禮的意義,並且講述一位警察弟兄在未信時怎樣剪了符咒信靠耶穌,聖靈也感動二哥把銀包內的符及紅封包內的銅錢取出來,因為神要二哥與一切偶像剪斷關係。後來,他們當日便受浸歸入基督,我站在一旁見到洗禮情形,不禁流下淚水,內心充滿讚美。哈利路亞,神要除去人心中一切的偶像。

雖然我目睹這情形,我仍然放心不下,二哥是否真的信靠主,他有沒有得救的把握,內心十分擔心二哥會否因要主醫治他才信耶穌,我內心禱告主:「主啊!求你憐憫二哥。」眼見我很快便要離港返回溫哥華事奉,我內心仍然為此事擔心。

七月二日主給我一個答覆,在離別之前,我再去探望二哥,二哥開聲祈禱:「神啊,我已經重生,我已經是基督徒,哈利路亞,我若有什麼做得不好,求神告訴我。」我聽了之後,內心得著全然的釋放。若二哥信主的過程和動機上有任何出錯,我深信神必定提醒幫助他走永生的道路。七月三日,我安然離港返溫哥華。

記得二嫂曾問二哥:「你愛神多些抑或愛我多些呢?」他說:「愛神多些。」二嫂稱讚他「叻仔。」在患病過程中,他也常常禱告主,甚至常叫爸爸及弟弟信主。父母也因二哥信了主。二哥有一次曾十分認真對爸爸說:「你是否真的信耶穌,我未得醫治。」連續兩次問爸爸是否真的信耶穌。我深信聖靈藉二哥向爸爸說話,要爸爸專心信耶穌,不要再拜偶像。甚至有一次,二哥抱著媽媽叫他棄掉偶像,因他十分認真跟隨主耶穌。媽媽也聽從二哥的勸導,拆除偶像。之後二哥又再吩咐把鐘表公司的偶像完全棄掉,二哥完完全全棄掉一切的偶像,因為神曾對他說不可拜偶像。

二哥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衰弱,但他卻十分渴望神的話語。有一天,一位弟兄在他家中講福音,他抱著軟弱的身軀,挺著腰坐在椅上二個多鐘頭聽福音,一面聽,一面叫太太寫下一些經文,感謝主,二哥愛慕神的說話。

其實,我們一家人都渴求主醫治二哥,甚至相信主會醫治二哥,天天哭著向主禱告。我也不例外地這樣禱告。但在禱告過程中,主慢慢改變了我。初時,我求主醫治二哥,後來,我祈求主在二哥身上得榮耀,在我家庭中得榮耀,在大埔頭村得榮耀,因為,我的故鄉大埔頭村的村民很難信耶穌,我渴求主讓二哥能在大埔頭村為主作見証。慢慢地,我學習把生命的主權交托給主。甚至,每一天,我會因二哥仍然有生命氣息感謝神,因為神從二哥患病看顧他到如今已有七個多月。

縱然二哥患病十分重,他仍然不停吩咐多些家人來聽福音,有時,大哥、大嫂、表嫂、弟弟、弟婦、大家姐 ,都來聽福音,他的家好像榮耀的講壇。他常常說:「這些水,不是我一個人喝,你們也要一起喝。」我相信二哥所指的水是主耶穌所賜的活水,因為他渴望我們同得這福音的好處。他也曾說:「因主耶穌的鞭傷,我們全家都得救。」他實在渴望全家都得救,願榮耀歸給主。

在他離世前一天,他常說:「這個瓶 (指自己的身體) 十分酸,我要棄掉它。」後來他吐血,並且那些血都是十分酸的。在八月廿二日,他未離世前十二個鐘頭,他叫太太寫下二張紙:「鄧詠泰的病已經完全得醫治。」、「鄧詠泰的病已經完全得醫治。」我深信二哥所指的醫治,並不是我們一家所渴求肉身的醫治;因為肉身的軀體終有一天會過去,最重要的是我們的靈魂得著神的拯救。雖然他外體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他毫不畏懼,勇敢地面對病魔的侵擾,因信靠主耶穌基督,心中充滿盼望,所以愈近死門,愈加勇敢,把死神這巨大陰影踩在腳下。在臨終時,躺臥在妻懷裏,有子女、外甥和眾親人一直唱詩伴著,我們唱的詩歌「當你仰望主耶穌,定睛在他可愛面容,在救主榮耀恩典大光中,你生命必然充滿力量。」雖然他身體衰弱,但他的面容十分可愛,所以,大家改寫了這首詩歌,因為看到他的生命充滿力量及盼望,最後,大家唱「唱哈利路亞讚美主。」他臉上帶著微笑安息主懷,返回天家。縱然一家人流著淚不捨得二哥的離去,看到他息了世上的勞苦,安穩在主懷,也感安慰。

我實在看到神的榮耀在我家中彰顯,很感受到弟兄姊妹同心禱告,神已垂聽了我們眾弟兄姊妹向神的祈求,並且神更令我們一家彼此相愛更勝從前,我在此衷心感謝父神對我們一家的眷顧,願榮耀頌讚歸給主。

編者語

你是否覺得「信耶穌」是愚夫愚婦的所為?其實世界上不少有學問、有成就的人也是信主的。就如廣為人知的,我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也是信主的。可見「信耶穌」不是騙人的把戲,不是人類靈魂的毒品,若你仔細打聽一下,世界上許多出色的科學家也是這位耶穌的信徒啊!

你是否覺得「信耶穌」有違祖宗家法,背棄我們中國幾千年的文化?我們中國人最早是「敬天」的:即敬畏這位創天造地的最高主宰,我們若要慎終追遠,就當追朔到源遠流長的「敬天」思想,那就是聖經所記載的這位人類本源所在。所謂飲水思源,我們又怎能忽視認識這位創造主的一切?

若你肯花點時間去認識聖經所啟示的這位神,你會對祂心服口服!有些人到了生命的盡頭,會從很反對信主轉而歸向耶穌,誠心信靠祂,因為「死」叫人面對生命的創造主,勝過一切的理論。

們不是弱者,他們是勇敢地承認真相。我們多少人犯了錯,就由它一錯再錯,因為沒勇氣承認自己是錯了。

有些人是忠於自己的想法多過忠於事實的本身,因為不敢面對現實!

真理恆常不變,俯拾皆是,我們若肯昂首望天,俯首認罪,便不難找到天地間的真理,找到生命的主宰,找到那位愛我們的真神--耶穌基督。

你肯像文中的作者那樣,面對及接受那位一直等待你的主耶穌成為你的救主嗎?

版權所有,歡迎 Email索取

© Pure Grac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All rights reserved. | 舊網頁 Legacy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