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二十四章 遠處黒雲 風雨來臨

《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二十四章 遠處黒雲 風雨來臨

兩姊妹可能真的身心靈都疲倦,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仍半睡半醒般,睡了。

在初升的太陽照射下,船急促向西南方走。

船主亞廣希望,在預計的日子,能平安到達馬來西亞。
亞廣自己心知肚明,今次真的要聽天由命,能否如願以償,他自己也實在沒把握。

一隻七十尺長的運糧船,雖有燃油,糧食充足,但不竟是一隻不能遠航的船,何況還超載了接近五十人,擠在這隻舊船,能否抵受波濤怒海的衝擊呢?
天有不測之風雲,若遇上暴風雨,更是不堪設想。

亞廣是第二代的越南華人,他從小在家中,已沒有中國傳統的民間信仰,或跪拜神明的習慣。因在法國人統治的越南,有基督信仰的薫陶,所以他曾接觸過教會。他雖是無神論者,但在緊要關頭,也會向天上的神禱告;所以他心中默禱,求神幫助他,平安到達目的地。

他當然希望「天從人願」!

初升的旭日,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上,隨隨的升上來,真是漂亮極了!
可惜船上的人,沒有一人有心情,欣賞這良辰美景。

沒有睡醒的,自然看不到。
睡醒的,看是看見,但內心的擔憂,不知此行是吉是凶,遠遠蓋過欣賞大自然的榮美。

亞廣吩咐眾人,盡量少吃少飲,五十多人迫在一隻如此的運糧船,只有如此做,才能舒緩船上廁所衛生的問題。

船平安走了一天的航程。

翌日,風和日麗。亞廣心情開始沒那麼緊張,他心中盤算,再走多一天半,應可到達馬來西亞。

他只期望,到達馬來西亞後,被收容成為難民,繼而申請到美國、澳洲或加拿大等國家。

一切若如所願,錦繡前程,就在前面。
世界多美好!

船走至中午,但見遠處,黑雲凝聚,吹來的海風也開始強勁起來。

亞廣心中暗叫不妙,不動聲色,叫他的副手繼續掌舵。
他自己走去檢查船上的設施,如帳篷等物,看能否抵禦風雨。

他心想:不是大雷雨還可應付,若再加上風浪,這隻船恐怕捱不住。

亞廣望著那大片黑雲,又一次向天上的神,心中默默祈求,希望平安渡過今次的「劫」。
亞廣返回駕駛艙,小心掌舵,靜待風雨的來臨。

人到此境況,不聽天由命,人還可以做甚麼呢?

在擠滿了人的船艙,苗纓心情極差,雖然是有陽光的中午,但苗纓內心,可說是漆黑一片!

她看見遠處黑雲滿佈,倍覺自憐,更感淒涼。
她那會知道,遠處的黑雲是代表了風雨的來臨!

這天邊的一大片黑雲,愈來愈近這大海中的小船,風勢開始加強,海浪也洶湧起來。

勁風吹著苗纓傷心失落的臉,理應吹得苗纓不舒服,面上應覺有點刺痛,但苗纓卻一點也感受不到。

心痛比肉身的痛更痛。
試問:這肉身的痛,又怎會令苗纓感受痛楚呢?

苗纓站著任風吹,眼淚又掛在眼角邊。

亞廣將船的速度減慢,盡量減輕船與海浪的衝撞,好叫船能支撐得長久些。

黑雲到,暴雨也到。

船開始上下搖晃。

狂風暴雨,海浪翻騰,天地間就得這隻小船,隨時都會被風浪吞噬。
天上眾星群宿,都不放光,日頭雖出,傾刻就變黑暗。

天震動,地搖撼!
小船在波濤怒海中,有生機嗎?
整條船快裂了?

苗纓本想仍站在那裡,任讓風吹、雨打!

她也恨不得被風浪捲走,就此作個了斷,豈不痛快?

是否所有失戀的人,都想死、了結殘生?

苗鳳怎忍心看見親姊如此蹧蹋自己,何況在此暴風雨中,站在那裏,非常危險,兼且淋出病來,更是不得了,走上前,强將苗纓拉回艙裏。

苗纓回到船艙後,稍為定定神,看見整個船艙的人,神情既焦慮又擔憂,顯然是被這大自然的威嚴所攝服!

人人岌岌可危,真是怪可憐的。

苗纓帶著不是怪責自己的「自責」,心中想:「人既然算不得甚麼,人為甚麼又會狂妄自大, 說甚麼『人定勝天』的誇大、無知的話?」

難道人一定要落在大自然無窮的威力下,在無能為力,無法自救時,才知自己渺小有限?才懂向天上的神屈膝祈求?人豈能忘記鋪張諸天,立定地基,創造全人類的獨一真神?

看來,人在災難中得以存活,確是上天(神)拯救之恩。

苗纓和整船的人,能否浮過波濤怒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聖經】《以賽亞書51: 15–16》
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攪動大海,使海中的波浪砰訇,萬軍之耶和華是我的名。
我(神)將我的話傳給你,用我(神)的手影遮蔽你,為要栽定諸天,立定地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