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可伴我一世過》第十七章: 政局不穩 思量逃難

《誰可伴我一世過》第十七章: 政局不穩 思量逃難

一九七六年初春。

苗加樂見自己的生意很難再做下去,與多年老朋友兼好顆伴的戴星廣商量,決定結束中藥材生意,一方面是政府不穩定,另一方面,他也覺得,是時候退休了。

這日,戴星廣到訪苗加樂的家。

韋秀竹奉上香茶,問戴星廣:「我們的公司結束得順利嗎?」

戴星廣回答: 「一切順利!」

他隨即「唉」的一聲,嘆了口氣,說:「現時時勢真不好,不知有多少人想逃離越南。海,陸兩路,可以走的,都逃難走了。」

苗加樂和韋秀竹同時開聲問:「有門路逃離越南嗎?現時屈蛇市價要多少條金條?」

他們果然是老夫老妻,心有靈犀,問一樣的問題。

戴星廣又再「唉」的一聲:「逃走的人多,但給公安抓回的,亦有不少。有些根本不可靠,由頭到尾都是一個騙局,欺騙那些急於逃離越南的人。更有些無良的假蛇頭,他們收了一半訂金後,然後通知公安,在逃走那晚去抓人。因為公安抓了人,他們便將訂金袋袋平安。被抓到的人,自然又被敲詐一筆「遣散費」,他們少一點黑錢給公安,也休想出來!真是雙重損失。正是有人乘機發財,有人破財! 」

「唉,人心難測!所以我才要問你,有甚麼真的門路,可以逃離越南?」
苗加樂著急地問。

戴星廣回答:「屈蛇門路,我不是沒有,只是我不敢肯定那一個最可靠?我找到一個真實可靠,和認為是安全的,我必定告訴你。我自己年紀大,已不打算冒生命危險去博,我相信你也是。你是為苗纓,苗鳳,你兩個親愛的女兒打算,所以,我更加要小心行事。」

他說到這裡,又長嘆一聲:「加樂,你知嗎?現時越南這個時勢,很多人想逃離這極權統治的政府,投奔自由。可惜有很多假屈蛇集團,而最令我痛心的,是有人為了趁機賺金條,竟然出賣自己的好友、親戚,背負了人對他的信任,何等無恥。所以,我更加要小心,萬一我介紹給你的蛇頭,是欺騙人的,害了你損失金錢事少,我戴星廣蒙受不白之冤,以為我也是那種背信棄義的小人,那才事大!我年紀愈大,愈來愈認同我們小時曾經讀過的【聖經】,我依稀還記得,【聖經】好像有句如此的說話:
『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裡,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你說對嗎?」

這是因戴星廣,自小在基督教學校讀書所學到的聖經課。
戴星廣雖還沒有信耶穌,但他卻非常欣賞【聖經】的道理。

韋秀竹聽完戴星廣如此說,她不愧為女強人,她做事大半生,都是以認真、果斷、誠信和負責任為準則,她那忍得這些無恥、無良、和卑鄙的勾當。

她未待苗加樂回話,已恨恨地說:「這些人真該死!這種趁火打劫,『不熟不食』的卑鄙無恥行為,人人得而誅之;在人最沒有防範,最需要人幫助和以為他是可信的時候,竟然就是他們背信棄義、出賣人的時候,人性真的是如此醜陋、險惡和下賤?為那幾兩金,人就出賣自己的人格,真是千刀殺!」

好一句「千刀殺! 」

這不就是聖經所言:
「世人都犯了罪,罪的工價乃是死」(【聖經】《羅馬書3:23》)

苗加樂接著說:「秀竹,不用發怒,人性醜惡,本是如此。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們選擇這樣發財,確是他們的卑鄙。看!世上那有真朋友?見利忘義者多。在亂世,是否有真銀紙傍身,強過有真朋友?」

戴星廣不服:「做人豈能見利忘義?有真銀紙在手是好,但找到真朋友,更是重要。正所謂:世上難找知己良朋,找到了,豈能因錢而失去?」

苗加樂欣慰地答:「我是真心,真誠多謝上天,有你如此好的真朋友。」

他們還在閒談,苗纓下班,開門入屋。

「廣叔,你好,來找爸媽聊天?」苗纓與戴星廣打招呼。

「是啊,講的內容全都是妳兩姊妹。」

「說我們是非?」苗纓開玩笑地問。

「當然不是,是說妳何時才肯嫁?」

苗纓亦毫不示弱地回擊,說:「廣叔,做長輩的都嬉笑、欺負世侄女?」

戴星廣笑著回答:「男人千萬別與女人鬥嘴,否則自討苦吃。言歸正傳,我和妳爸正在談論,妳兩姊妹如何可以逃離越南。」

苗纓嗲著對苗加樂說:「你不要我和妹妹嗎?我才頼著不走哩!」

苗加樂滿有愛憐,對苗纓說:「我眼見時下的越南,不走真是死路一條!妳不走,我們全家沒希望。妳大媽生的那兩個哥哥,雖然一個在台灣、一個在美國,但我和妳大媽,從沒正式結婚,我怕我和他們父子的關係,被政府官員故然刁難,很難被確定和承認。但妳兩姊妹不同,所以妳們逃出生天後,再想辦法申請我們出國,那才是生路。至於偷走的費用,趁著我還有錢,若然妳兩姊妹離開,三,五十條金條我還付得起。」

苗加樂說完,望望掛在屋中角落的「雀籠」,有十個那麼多。

苗纓明白他說的是甚麼。

那些「雀籠」是真金條做的雀籠,外面塗上了木紋色而矣,目的是掩人眼目,免被越共找到,全部充公去了。
當時很多有錢的華人,將金條改裝,收藏在家中花園的水池底,牆的暗格,雀籠等等。

苗纓無可奈何地說:「我知道,我不是不想走;真的『無自由,毋寧死』。可是……」

「做爸爸的,完全明白妳的心意,妳是不是捨不得程天翔?那不成問題,妳們兩個一起走,不就成了嗎?若他肯與妳們一起走,我更加放心,因為總算有個可靠的男人,沿途照顧妳兩姊妹。至於他若沒有足夠金條走,那絕不成問題,我有!我付好了。何況他遲早都是我的『半邊仔』。啊!哈哈!誰娶得我這又乖又靚的女,是他的福氣啊!」

苗加樂滿臉笑容,繼續說:「是啊,不如妳們結了婚才走,那豈不是更好?」

苗纓聽他父親如此說,有點面紅,說:「我不睬你,我入房更衣,廣叔,你繼續跟爸爸慢慢聊。」

苗加樂搖搖頭,說:「女大女世界,真不知現時的年青人,心中想甚麼?是的,星廣,請盡量幫幫忙,探探路!」

「一定。」

戴星廣看看手錶,原來已跟苗加樂傾談了兩小時多,說:「噢!時候不早,我要回家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聖經 】《以賽亞書 59: 1–2》
耶和華的膀臂並非縮短不能拯救,耳朵並非發沉不能聽見;
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他掩面不聽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