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八章 缺愛婚盟 十八終別

《誰可伴我一世過》 第八章 缺愛婚盟 十八終別

「夜色催更,清塵收露,小曲幽坊月暗。」(取自 宋詞:周邦彥的《拜星月慢》)

這個月暗的晚上,沒有閃閃的星光。

天上的密雲,籠罩大地;十時多,下起雨來。
下雨的街道,比如常更靜。

深夜,凌晨十二時,越南廣肇醫院。

苗纓和白潔心一同當通宵班。她倆做完例行工序,見有一刻寧靜,兩人坐下閒聊。

晚上病房的燈光,暗了一點。但對於患重病的病人,燈光再暗,也暗不過纏累他們的病。
病房長走廊的暗淡燈光,仍可照出一個年過五十歲,神色緊張的男人,急步走向苗纓的護士站,他正是苗加樂的多年好友,戴星廣。

苗纓驟此時此地見他出現,心知不妙,慌忙站起來,關切地問:「廣叔,怎麼你會到這裡來?是不是發生甚麼事?」

戴星廣氣喘喘地說:「苗纓,大件事⋯⋯」

* * *

苗加樂和戴星廣在工作上顆伴很多年。這晚與大客晚讌,談妥了生意後,他們離開餐廳,與客道別。

戴星廣聽聞苗加樂太太朱美姿近來身體抱恙,見時間才九時半,便往苗加樂家坐坐,順道探望朱美姿。

戴星廣在北越已認識朱美姿,也看著苗加樂與她結婚生子,所以朱美姿亦是他的好朋友。當苗加樂在南越追求韋秀竹時,他曾勸過苗加樂,不要多心。
但可惜苗加樂把持不住,愛上了韋秀竹,沒有聽他的勸告。

感情的事,真的很難解釋,亦非理性。
人的感情付了出去,就是付了出去。
若感情的事是可以理性地處理,那就不是感情的事了。

自從苗加樂與韋秀竹離婚後,已接近十八年,但他對韋秀竹的愛,仍在心中難離。根本忘掉不了她。
但這十八年來,他每天對著這個沒有正式結婚的「妻子」朱美姿,感情仍是一樣淡淡的。對朱美姿的感情,總是培養不出來。

人是不是很奇怪?常在他身邊的妻子 —— 朱美姿,他不是不愛她,但又不是愛她!
不在他身邊的妻子 —— 韋秀竹,他不是不想愛她,但卻不能愛她!
人對人的愛,是不是很難理解?

是不是得不到的愛情,總是多纏綿,哀怨和無奈的呢?
是否人若沒有經歷過相思之苦,何來真愛情?

苗加樂對朱美姿,這沒有註冊結婚的妻子,有情有義,但對她卻缺少了朝思暮想的激情,忘形的愛。
相反,他對韋秀竹,這有註冊結婚但卻離了婚的妻子,又愛又恨。

苗加樂恨她不給他機會,二話不說,辦離婚,就那麽決絕,離開了他。
他愛韋秀竹,因為他是真心愛她,所以他一直都是牽掛這份情。
這份斬不斷的愛情,雖像已失去,但又似伸手可及。

苗加樂只要在有星光的晚上,他就不期然想起韋秀竹。正是: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歎。」
「長相思,摧心肝,日色已盡花含煙,月明欲素愁不眠。」(取自 唐詩:李白的《長相思》)

戴星廣走進苗加樂寬大的客廳,苗加樂隨意坐在沙發上,朱美姿得知戴星廣來探望她,雖已晚上十時,仍從房間出來。

戴星廣關切地慰問:「亞嫂,不好意思,這麼夜還來打擾你,聽說你身體不大舒服,你近來好一點嗎?」

朱美姿答:「人老了,怎會不生病?醫生說這是老毛病,血壓有點高,經常有點頭暈。」

「你老?真開玩笑!我們才五十歲。你多點休息吧!身體就會好了。」

「你和加樂慢慢談,我往廚房弄點小吃,給你們宵夜!」

戴星廣見朱美姿入了廚房,與苗加樂商量,今晚做完這生意後,會否計劃外出渡假?他們天南地北閒聊。

未幾,他們話題轉到家庭,戴星廣對苗加樂說:「你現在有兩個兒子,一個在台灣讀書,一個在美國讀碩士,亞嫂又賢淑,對你又千依百順,真羨慕你啊!」
「羨慕甚麼?只剩下我和她,這個家真像一個『空巢』」。

苗加樂不知何來的感觸,還長嘆了一口氣說:「自己深愛的人,不在自己身邊,自己不多愛的人,總在你左右,你說.這世界是否弄錯了甚麼?」
戴星廣深明他說的是甚麼,怕進一步撩起他對韋秀竹的痴情,故意將話題扯開,笑著說:「是啊,你愛的兩個兒子不在你身邊,一定是記掛的了,我這個你不多愛的人,日間公司見,連晚上在家,仍有我在你身旁,哈哈!」

苗加樂正想回話,廚房忽然傳來「澎」的一聲,是有人倒地的聲音。
苗加樂與戴星廣互望,老朋友確是老朋友,大家都知對方想甚麼,不約而同,一同奔向廚房。

「澎」的一聲响,是朱美姿跌倒在硬硬的、白色雲石的地板時所發出的響聲。

她的臉紅得出奇,紅紅的臉,貼著白白的地板,像一大滴血,滴在純白的襯衣上,鮮紅得令人不寒而慄。
「亞嫂暈倒了,快送她到醫院!」
戴星廣一面說,一面與苗加樂,合力抱起朱美姿。

此時,天下起雨來。

苗加樂那管雨點打在他們頭上,只急促對戴星廣說:「快快扶她上我的車,我駕車送她入醫院急症室。」

他們來到車前,苗加樂心中盤旋:「我怎可駕車?」
於是對戴星廣說:「星廣,請你代我駕車,我要抱著她坐在後面,方便照顧。」

車在靜夜的下雨街道上飛馳,直奔廣肇醫院。

苗加樂抱著自己的太太,一個他剛才還說:「他不太愛,但卻常在他身邊的女人。」軟綿綿地被苗加樂環抱著。

苗加樂雖然口說:她不是他的至愛,但苗加樂對朱美姿,以一般的男人對妻子的標準來說,他已做足九十分。算是好丈夫,好父親。
若苗加樂本身是無情無愛的人,他又怎會對韋秀竹,一個離開他多年的女人,那麼長情、痴心?

話雖如此說,他對著她,十八年來,同吃同住,焉能半點感情也沒有?
苗加樂對朱美姿雖不是很有情,但卻不能對她無義。
他可以對她沒有愛,但決不能沒有情義。

他緊緊抱著昏迷不醒的朱美姿,在她耳邊不斷地說:「很快到醫院,你要支撐下去!你不能死,你還要和我終老!」
好一句「你還要和我終老」!

昏迷不醒的朱美姿,呼吸本來慢下來,但她彷彿聽見她丈夫苗加樂情急之時,還會如此真情的對她有愛的表示,她忽然間眼睛翻兩翻,然後努力睜開雙眼,睜開了的雙眼,開始充滿淚水,口中喃喃地說:「加...樂...我..我......好...開...心。」

一滴淚水從她眼中流出來,這與外面無數滴的雨水,不斷打在車窗外,然後向下流,有分別沒有?
看來沒有多大分別,因為:
這一滴眼淚水,是快樂的淚水,也是舒鬱的淚水。因為她終於聽到苗加樂表示關心她,珍惜她,愛她的說話。
而外面無數滴的雨水,似是上天也為朱美姿灑下同情的淚。

看來人最需要的,就是愛!

只要苗加樂表示愛她,那怕是一丁點兒的愛,是短暫的,雖如流星般掠過,仍能扣動她的心弦,也能使她覺得足夠!

朱美姿深知與她生活了大半生的男人,不是一個全心全意愛自己的男人。
她如此受委屈,容忍了大半生的怨鬱,今晚總算可以得到平反,釋放了。

淚水滴了出來,朱美姿還不斷,用她僅有的氣,斷斷續續地說:「我很滿足…我很開心…」
原來人得到他很想得到的愛,是可以如此滿足、開心、安懷。

她的身體開始轉冷,再度陷入昏迷。

車外面的雨,好像愈下愈大。

苗加樂緊緊的抱著她,激情地說:「美姿,不要死!」
隨即向戴星廣,大聲嚷著說:「星廣,車可否再開快些?美姿的呼吸,愈來愈慢。」

他望望手錶,快到深夜十一時,便喃喃自語地說: 「怎麼?車開了那麼久,還沒有到醫院!怎麼雨水總是下個不停?」

當人心急要到某些生死關頭的地方,時間總是像「攪對抗」,總是遲遲未能到達要去的地方。

戴星廣繼續在大雨下以高速行車,希望可以快點到逹醫院。

車,向前飛馳。
雨,向後飛濺。
而時間,卻不會因人的焦急而加快。

當苗加樂追憶前塵往事時,時間又好像倒退,甚至停頓,供人流連;他怎樣與朱美姿沒有正式註冊的結婚、懈逅韋秀竹,盲目相信愛「沒有對錯,只有真假」、後來不顧一切與韋秀竹結婚……。

唉!若是錯的開始,不要以為把時間拖長,便能解決本身是錯的問題。
何況再對的開始,若然是時間不配合,結果也可以是錯。

人最大的錯:
是以為時間的過去,可以將昨日的錯,今日的等待,便可改變成明日的對!

苗加樂雖然緊抱著這個一生跟隨自己的女人,但心中還想著一個大半生沒有跟隨自己的女人 —— 韋秀竹。
十八年了——
時間沒有幫他去多愛這個常在他身邊的女人。
時間更沒有幫助他忘記那個不在他身邊的女人。

苗加樂終於明白這句「愛沒有對錯,只有真假」是何等的害人。

他從車窗裡往外遠眺,遙望黑雲滿佈、兼下著雨的夜空,他雖看不見神,但他默禱,他祈求上天庇佑。
假如天上有神,他求神給他⋯⋯

人不期然向上天祈求,懂得向天默禱,莫非這世間當真有神?

* * *

同一個晚上,雖黑雲滿佈,但仍未下雨。

堤岸,河邊的黎光廉街。
程天翔的那組交通警察,因為要向上司交差,這晚隨著隊長和他的三個同事,一同坐警車,來到黎光廉街,抄違例泊車。今晚似乎特別多違例泊通宵的大貨車,所以程天翔等人盡發告票,非常暢順。

隊長說:「現在已快十時半,而且開始下雨,我們今晚已發足夠告票,大家可以收隊。」

當他們回到警署,隊長竟然還建議去吃夜宵,但程天翔素來侍母至孝,他母親又剛出院,推辭說:「我不去了,你們盡情玩樂吧!」

他穿上雨衣,獨自在雨中,駕駛摩托車回家。
回家途中,剛巧遇上戴星廣駕駛苗加樂的車,飛馳而過。

程天翔心想:「這麼晚, 誰還在雨夜中,在街上飛車,那麼危險!」

他身為交通警察,雖然已下班,但仍要看個究竟。驅車向前,冒著雨,追著苗加樂的車。

* * *

當戴星廣聽見苗加樂說「朱美姿的呼吸開始慢下來」時,更是心急,把車開得更快。
他望倒後鏡,發現有人騎電單車,緊追著他。

他心一慌,見前面十字路口開始轉紅燈,急忙煞車,在雨夜高速行駛的汽車,忽然剎掣,自然很容易滑呔,車失控兼打了180度轉彎,車側碰到街邊的欄杆,只撞凹車門,停下來。

戴星廣雖然沒有受傷,但苗加樂因為緊抱朱美姿,他的頭給急促停車時的衝力,撞向前面椅背,額頭撞破了,血流出來,但苗加樂仍然緊抱朱美姿不放。
程天翔隨後追上來,知道他們不是飛車,是趕緊送病人入醫院。

他見他們車的引擎還在動,車仍可以開動,便對戴星廣說:「我在前面為你們開路!」

此時苗加樂的額頭不斷流血,他有點頭暈和想睡覺的感覺,視線開始模糊,全身開始無力。但苗加樂不理那麼多,還想勉強坐直身,囑咐戴星廣快些駛往醫院。

苗加樂只覺四周環境和全世界都靜止了,只剩下他獨自一人。心中出現了韋秀竹秀麗脫俗的面孔,依偎在他的胸懷。他們兩人一些相戀甜蜜的片段,像電影般一幕幕的重現在他眼前,兩個女兒的出世……

他口中唸唸有詞的輕輕地說:「秀竹回來我身邊啊...纓、鳳,過來和爸爸一起玩...啊...美姿不要死啊...」
跟著他也昏迷了。

戴星廣見此情況,心更亂,又想盡快送他們入醫院,又想打電話通知韋秀竹和苗纓兩姊妹。但現在是深夜,往那裡找電話呢?他真不知如何是好。

程天翔眼見戴星廣沒事,但面有難色,便對他說:「先生,我看現在情況危急,這架車還能開動,你繼續開車,送他們兩人趕快到急症室,而我...」
他指著昏迷的苗加樂,繼續說:「他未昏迷前,我依稀聽他說什麼 ..竹、纓、鳳..,她們必定是他至親的人,這樣吧,你給我地址,我開車去告訴她們今晚的意外,順道載她們往『廣肇』的急症室與你會合,好嗎?」

程天翔根本沒想起、亦不會留意,苗加樂叫「纓」,就是苗纓!一個他曾開罪過,但留給他有特別感覺的護士小姐。

戴星廣見眼前的警察,毫無架子,又如此樂於助人,放下心來,便說:「好,多謝你,就如此決定。他有個女兒現在應在家,叫苗鳳,請你去通知她吧!」

戴星廣心想:苗纓做護士,可能要上班不在家,但苗鳳則理論上一定在家,故此只說苗鳳,沒有提起苗纓。

這樣也好,免得程天翔知道,反而可能令他不自然,看來一切真有「天」意。

戴星廣直覺:「苗加樂與韋秀竹離婚這麼多年,看來留待我到醫院後,我才打電話告訴她好了。」
所以只將苗鳳的地址給了程天翔。

「我們分頭行事,一會兒見。」

* * *

晚上十一點半,雨仍落不停。

苗纓,苗鳳的家。
苗鳳一年前畢業後,真的如她所願,入了苗加樂的公司,學做買辦。

這晚她自己吃過晚飯,拿起一些中醫的醫書閱讀,因為她要學習辨別各種的中藥材,還要了解這些藥材的特性。
她讀了整晚書,眼開始倦,正準備上床睡覺,忽然門鈴響起來。

苗鳳甚覺奇怪,為什麼門鈴按得那麼急?姊姊又在醫院當通宵班,不會回來,外面又下雨,這個時間還有什麼人會造訪?
苗鳳小心翼翼,提高警覺去應門。
她從門的「防盜眼」望出去,一個年青警察在急急的按鈴。
原來程天翔按著戴星廣給他的地址,來到苗鳳家。

「你是誰?有什麼事?」

苗鳳獨自一個女孩子在家,防衛性自然高,隔著門,高聲問程天翔。

「我叫程天翔,是交通警察,剛才在街上發生交通意外,是戴星廣叫我來找你,說你父親苗加樂出了事,我來是接你趕去醫院的!」

苗鳳聽見這壞消息,急忙開門,幸好還沒有換睡衣,見自己身穿便服,還可見人,為了節省時間,只往房間取了手袋門匙,找件雨衣披上,便即時坐程天翔的電單車,趕去醫院。

* * *

廣肇醫院,苗纓當值的病房。

戴星廣送了苗加樂和朱美姿入急症室後,知道苗纓當晚正好在醫院當通宵班,即時衝上病房找苗纓。
苗纓看見戴星廣在深夜突然到訪,自然關切地問:「廣叔,怎麼你現在到這裡來?不是發生什麼事?」

戴星廣上氣不接下氣,著急地說:「大事不好,你大媽和爸爸,送進急症室來!」
戴星廣話未講完,苗纓一聽見她父親被送進急症室,呼吸加速,心跳聲大到自己也聽到,眼前幾乎一黑,逼自己定一定神,不待他說完,已打斷他的話,追問:「他們現在是否已在樓下急症室?嚴重嗎?」

載星廣迅速地回答:「我不知道嚴重不嚴重?我只知道你爸爸應沒有大礙,至於你大媽就...」

載星廣還沒說完,已給焦慮萬分的苗纓插嘴:「廣叔,一面行,一面說,我和你現在立刻下急症室去。」
隨即轉頭,面向白潔心說:「請幫忙,看看病房,我要立刻趕往急症室。」

白潔心用安慰的口吻回答苗纓:「這裡你不用擔心,我一人暫時應付得來,你速去速回。還有,你要保持鎮定,我會為你和你的家人祈禱,求神保守和看顧你一家的。」

載星廣忽然想起:「啊,差點兒忘記,我還沒有機會通知你母親韋秀竹,你可否現在打電話通知她呢?唉!不知她會不會來醫院看你父親,盡人事好了!」
苗纓急忙打電話給韋秀竹,電話接通,是韋秀竹聽電話。

「媽,我是苗纓,大事不好,爸爸交通意外,來了醫院急症室,請你快來,看看爸爸,好嗎?」

「甚麼?」

韋秀竹聽見這突如其來的不幸消息,頓時呆了。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在那一剎那,她忽然想起,她與苗加樂一起溫馨甜美的日子,一幕一幕的,再現眼前。
她雖有女強人的本色,但她對這段情,仍是難忘,可能因為如此難忘,所以她沒有選擇再結婚,她好像在等,至於她等甚麼?她也不大確知。

韋秀竹當年處理她和苗加樂的感情,處理得相當理性,乾脆俐落,但女人始終是女人。
只要你是女人,女人總是心軟的。

她 ── 何嘗不牽掛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數年夫妻,豈能情薄?

十八年來,她努力工作,她工作上的成就和滿足感,確是幫了她渡過了很多孤單和難過的日子,但深在她心中,她對苗加樂的情,從沒減退過。
但當韋秀竹一想到她要和另一個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她又實在接受不了。

她常自問:究竟她有沒有後悔,她曾作出這個離婚的選擇?
她想:愛若仍存,情若還在,只待時間來証實,是否緣已盡!
但與否緣盡,誰定?

人說:緣是天定。這個「天」又會是誰?不就是這位創天立地、獨一的真神?
(【聖經】創世記 1章1節 「起初,神創造天地。」)

她不知道!

她不信這世界有神,她自然不知道「緣是誰定」。她既沒有一個可尋問的對象(天上的神),她只能信自己的感覺,但人的感覺,隨時會變,人的感覺,又是否靠得住?

「喂!喂!媽,你還在那裡嗎?」

苗纓見電話忽然一點聲音也沒有,急急地再問:「媽,你還在聽電話嗎? 喂!喂!」

韋秀竹如夢初醒,慌忙回答:「苗纓,我在!你父親在甚麼醫院?我立刻趕來看你們,不用怕,有媽媽在! 」

「廣肇醫院急症室!」

「好,等我,一會兒見。」

韋秀竹放下電話,飛奔入房,更衣,召車,在下雨天的深夜,趕往醫院,心情加倍沉重、難過。
苗纓講完電話,為趕時間,與載星廣跑樓梯,去急症室。

* * *

今晚廣肇醫院的急症室,奇怪,比平時靜。

苗纓和載星廣到了急症室,當值的李醫生,剛診斷完苗加樂。
李醫生是苗纓所認識的。

苗纓大步走向李醫生,問:「李醫生,裡面有個新送來的病人,叫苗加樂,他是我的父親,他情況危險嗎? 」

「噢!苗加樂. . .我剛替他檢查完畢,他額頭是流了很多血,但只是皮外傷,我已為他止了血,縫了五針。他現在還昏迷未醒,我們先為他照腦部X 光,才能確知他腦裏有沒有瘀血,依我看來,理應無大礙,你們不用擔心,他遲一點應會醒過來。他現在已被推往X光室,待一會兒,你們到留院病房找他吧。」
苗纓舒了一口氣:「希望如此!」

苗纓聽見李醫生說她的父親應無大礙,心定下來,繼續追問她的大媽朱美姿的情況:「噢!還有一個一同進來的女病人,叫朱美姿,她是我的大媽,她又怎麼樣,危險嗎?」

「那個叫朱美姿的女病人,非常之嚴重,是由王醫生診斷的,你去找他問問吧。」

苗纓道謝了李醫生後,與戴星廣轉到急症室的另一邊,找著了王醫生。
王醫生告訴苗纓:「朱美姿情況危殆,入院時心跳幾乎停頓,我們已盡力而為。她是心臟病發,至於她能否大難不死,就要聽天由命。我們已將她送往手術室,你們在手術房外等消息吧!」

等!
等?等什麼?
等吉人天相?

有人認為:在等的時候,人通常都會向天哀求,求神保佑,等「天」做事!
等「天」做事?不就是人承認有一位神在天上,等神來做非人力所能為之事?
何況人到此地步,除了「等」,人還可以做什麼?

苗纓和戴星廣,只好坐在急症室裡的長椅,等韋秀竹和苗鳳來!

兩人相對無言,面上只有焦慮。
時間在這種情況,好像行得特別慢!

戴星廣對著苗纓,本想說一些安慰的說話,但又不知從何說起。

兩人無言,靜了好一會兒,戴星廣忽然間想起,他還沒有交待苗鳳將會是由一位交通警察送來醫院,正想開口提這件事,程天翔已將苗鳳送到急症室來。
程天翔本意是將苗鳳送到醫院後離去,因任務已完成。但程天翔為人重情,對人細心,因顧念苗鳳不竟是女孩子,還是陪伴她,直至她見到她的親人為止,他便可安心離去。他心想:趕時間回家,也不計較這一刻吧!

苗纓見程天翔與苗鳳同時走進急症室,心中甚覺奇怪,為甚麼會有交通警察和自己妹妹一起?而這交通警察又會偏偏是這個「瘟神」程天翔?世界真的如此細小?
程天翔見苗纓與載星廣同坐,心想:「這世界沒那麼湊巧吧?苗纓竟是她的親人?」

面上即時展露出古怪的表情,又尷尬,又侷促,全身突然緊張起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應對,又不敢正面望苗纓,更不敢與她打招呼。

他本意是送了苗鳳入內,說句:「再見」便離去,但當他意外地見苗纓在場,一時不知所措,連說聲:「我要走了」也不懂,結果儍儍地呆站在那裡。
程天翔是不懂?還是見了苗纓之後失魂落魄,令他不願離去?

此時他心裡忽然出了一個念頭:「我還是留下來,既然之前開罪了她,現在她有需要,看看我有甚麼可以幫忙,將功贖罪,不好嗎?」

程天翔有理由說服自己留下來,他就真的一聲不響,不為甚麼,只站在那裡,但眼睛像不受控制的,望著苗纓。

苗纓卻眼睜睜地瞪著程天翔,彷彿對他說:「怎麼又是你?你來這裡幹嗎?」
但苗纓不愧是大家閨秀、商家之後,她雖心亂如麻,但仍可勉強自己向程天翔打個招呼:「Hi!」了一聲。

苗鳳不知她們兩人的過節,完全沒有留意,他們兩人相見時的詑異和古怪的表情。

她一見姊姊苗纓,即快步走向前,一面向戴星廣打招呼:「廣叔! 」一面雙手執著苗纓雙手,問:「發生甚麼事?爸爸危險嗎? 」

苗纓望望身旁的戴星廣,戴星廣明白她的意思,開口告訴苗鳳發生甚麼事。
戴星廣剛交待整件事情的始末,韋秀竹也趕到急症室來。

韋秀竹一出現,兩姊妹同時奔向母親,擁抱著韋秀竹,兩姊姊此時才放聲,哭了出來。
人找到可以依靠的,才感安全,人一有安全感,內裡真感情才放心,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韋秀竹得知詳情後,她在商場工作已久,早已習慣了當有危急的事情發生,她應如何處理和應變,便說:「你大媽情況雖然比較危急,但她在手術室開刀急救,是需要時間,故此我們先去留院病房看你父親。」

她跟著對戴星廣說:「星廣,請你到手術室門外等消息,有消息便請你來告知我們,可以嗎? 」

戴星廣回答說:「可以。」

戴星廣同時心想:「韋秀竹既然即時趕來醫院,她面露關切之情,溢於言表,雖然表面上她是淡淡的說,但從她不等苗纓兩姊妹的回答,已急忙牽著她們兩人,奔向留院病房的行動,他已知道她實在還是關心苗加樂。」

韋秀竹對他的情,是否還在?
她若對苗加樂死心,再沒有愛的話,她根本不需要來看他,至少,不用即時連夜冒雨趕來。

韋秀竹等母女三人走了好幾步,程天翔還是站在那裡。

戴星廣見這交通警察還在,正想向他道謝他的幫忙,誰知程天翔竟然先開口說:「原來那個護士苗纓,我們是認識的,我今晚沒事,既然她的父親出了事,我還是多留一刻,看我可以幫到甚麼忙。」

程天翔說畢,毫不理會戴星廣是否贊同,轉身,亦快步尾隨韋秀竹等人,前往留院病房。
戴星廣見他們離去,獨自前往手術室,等候消息。

她們一群人來到留院病房。

苗加樂靜靜的睡在病床上,仍然昏迷。
蒼白的臉上,面容不單帶著像有點內咎的表情,還加上一點憂鬱,眉宇之間,仍隱隱散發出他的鐵漢柔情。他的嘴唇似閉似開,像有很多委屈要訴說,又或要將內心無奈之嘆氣歎出來,他雙手還是保持著像抱著甚麼的姿勢,看得苗纓等人心痛極了。

苗纓滿臉淚水,走近床前,輕握她父親的手:「爸爸,我是苗纓,振作點,你要醒過來,我們很愛你的。」
苖纓說到這裡,停了一停,握著她父親的手不放,凝望著這位為了她親生母親、感情失落了十八年的父親,他一生只深愛過一個女人,就是她的生母,可惜卻不能相宿相棲。

唉,情歸何處?

而那個她父親不是最愛,只有因負責任而要逼自己去愛的女人,她的大媽,現時她生死未卜...

正是:
「千古盈虧休問,歎慢磨玉斧,難補金鐘。
 太液池猶在,淒涼處,何人重賦清景?」
(節錄自宋詞──王沂孫的「眉嫵」語譯: 不要再問千古以來月的盈虧圓缺了,即使慢慢地磨銳了玉斧,也無法縫補月亮的殘缺(過去破碎歲月);太液池仍然存在,人的傷心淒涼,又會有誰能用筆墨,重新描繪這凄清的景像?)

苗鳳看著她姊姊,淚眼盈匡,望著父親,見她不再說話,便接續說:「是啊!爸爸,你快醒醒啊!」
她然後將面貼近她父親耳邊,細細聲說:「爸爸,你知誰來看你?是媽媽呀!你該開心,你不是日夜都想媽媽親自來看你的嗎?你現在等到了,快醒過來啊! 」

苗鳳雖然細聲說話,但她最後那句話:「你不是日夜都想媽媽親自來看你的嗎?你現在等到了! 」韋秀竹聽得非常清楚。
她這兩句說話,像大鐵鎚敲鐘,直鎚入她心嵌裡,她再也按耐不住,眼淚傾流而出。

過去,她眼淚只得在心裡流。
現在,她眼淚不受控制,從雙眼湧流出來。

她的手──輕微地震盪。
她的心──迅速地溶化。

苗纓和苗鳳兩姊妹,兩人分站在床的左右邊,韋秀竹則站在床尾。
此時,兩姊妹抬起頭,兩人雙眼對望無言,同時轉頭望向自己的母親。

韋秀竹本已常帶著幾份憂怨的眼神,更見憂愁。她這種獨有的憂怨眼神,不因她年紀大了而消減,反而令她更美,更迷人。
韋秀竹那種柔情似水,無限溫馨得來揉合了像少女般的含情黙黙的姿態,站在床尾,關切地望著昏迷未醒、離了婚的丈夫,美麗極了!

兩姊妹從沒見過自己母親,有如此情深的一面,實在非常之感人。
原來人將埋藏在心底深處的情,引發出來的愛,是可以如此美麗迷人!

兩姊妹都看呆了,同時明白她母親,原來還深愛著自己的父親。
兩人甚有默契,不用多言,不用商量,兩人靜悄悄地離開病房,讓她們的母親,單獨與父親苗加樂在一起。

兩姊妹退了出來,關上門,隔著玻璃,看見韋秀竹輕輕走前,坐在苗加樂的床邊,兩手握著苗加樂的右手不放,見她嘴在動,看來是對著昏迷的父親說話。
韋秀竹凝望著昏迷了的苗加樂,心情極之矛盾,複雜。

她不愛看此時的他,但她實在看到。
她看著他,愁懷滿臉,心中淒怨。
此時共對,無言。
即使有言,他不能聽見,她亦不懂說什麼。

她的心是知道:苗加樂確是十八年來,對她的愛,從沒變冷。
她亦心知肚明:她自己還是深愛著他,以前是,現在還是。

她的心經常問自己:她到現在還未確定,當年是否應該離別他?選擇一刀切離婚,是否太衝動?
唉,碰到如此痴情的男人,誰願拒人千里之外?

這世上的愛情,究竟是甚麼?

她一直都想不通, 無法明白男人的系統,他們對愛情的看法是什麼?

愛豈是「愛是沒有對錯,只有真假」?

她拒絕了這痴心妄話,所以離開了他,令他明白這「愛是沒有對錯,只有真假」,是大錯特錯。
後來苗加樂苦苦哀求與她復合,一直都不如他所願,他就對她輕嘆:「愛是沒有對錯,只有離合! 」
看似是,又是非!

她還是堅持,愛怎能不講對錯?即使愛是對,碰上時間不吻合,有緣無份,都會有離合,何況是錯?
若愛不講對錯,便不是愛,那只是情慾。
情慾只講佔有,所以其後果是早已決定 ── 離合都是孽!
所以情慾冒充愛情,只會害死人。

男人或許可以如此,但女人可以嗎?

她自己也不能理解自己,過去十八年來,確實有其他男人追求過她,只是她總是無動於衷:「有愛我的人不出奇,我不愛他們也不出奇,出奇的是:我仍愛他,但又不願留在他身邊。」

她自己問過自己很多次:愛不是施捨,不能自私!不能貪婪!
愛怎可以是施捨?

像他,苗加樂,用點點兒的愛,施捨給朱美姿,就這樣,便一直留著一個他不大愛的女人在他身邊。

愛怎可以是自私?
像他,苗加樂,以為同時愛兩個女人都沒問題,愛得那麼自私自利!說到底,他何曾想過他人會有什麼感受?

愛怎可以是貪婪?
像他,苗加樂,貪婪她自己 —— 有了朱美姿,仍要貪婪愛多一個我 —— 韋秀竹,他以為可以多愛一個女人在他身邊。

愛原是美麗。
但碰上了人的自私,摧毀了愛的美麗。

韋秀竹看著苗加樂,他那份憂鬱、滄桑樣子,他愛得真辛苦,心想:「我和他堅持了十八年,也夠我們受了!我自己何嘗不辛苦? 」

他對她愛的堅持和等待,似乎又給她看到愛的美麗。
這十八年來,她對他的莫名、沒有將來的守望,是不是也是她對他愛的堅持和等待?

這意外 —— 令她今晚趕來看他。
這意外 —— 又令她今晚不想在如此情況下來看他。

她還是定睛看著昏迷的他 —— 心亂,欲言...又止。

在這靜寂的時刻,給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

是戴星廣急促的腳步聲,他面露難過,早已忘記在醫院裡不宜大聲講話,一見到苗纓兩姊妹,還差十步才到她們面前,已大嚷:
「你大媽死了!醫生搶救不成,她心臟已停頓,返魂無術!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聖經】《傳道書 3 : 1 – 5》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